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65|回复: 0

[2004唐拉昂曲峰] 放弃是为了重新开始——2004攀登唐拉昂曲峰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9 13: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弃是为了重新开始
                  ——2004攀登唐拉昂曲峰记

“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山在那里”
马洛里虽然长埋雪山,然而他这句话却成为激励身后无数登山者前赴后继的格言。是,登山是不需要理由的。在这整个的过程中:放弃与失败带来的痛苦远超过了成功带来的快乐,但由此引发的对生活和生命的思考与感悟却是你非经历而不能得到的。我想这才是登山的真正魅力所在吧。
登山是一件令人无限向往的事,而前期的准备工作体能训练却是具体而琐碎的甚至有些单调: 10000米的长跑是每晚的必修课,不止这些,俯卧撑、引体向上、悬臂屈身、蹲起、蛙跳……。尽管回到宿舍常常是十一点多,洗澡、睡觉,还要面对明天的功课。但是日子既简单又充实。每个周六你还会看到一群登山队员背着平均30公斤重的登山包在厦门岛上的群山之中穿梭,近30公里路程的拉链让我们接近自然也增进彼此的了解和信任,青山绿水之间撒下了我们的汗水和足迹,也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对于学生登山团体来说,资金是个很大的问题,也是我们面临最大的困难。虽然时间紧迫,不过我们还是得到了一些单位和公司的帮助,特别是厦门医药站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使我们在医药保障方面无后顾之忧。接下来还有后勤筹备、装备托运,然后放假、远赴西藏……。
由于我们今年是第三次在西藏登山,所以和西藏登山队、西藏登山协会以及西藏登山学校都有很好的关系。他们都很支持和鼓励我们的活动并且也很关心我们的安全问题,西藏登山队给我们派了最好的教练。在进山手续上,西藏登协也给我们开了绿灯。登山学校给我们提供了主要的装备并只是象征性的收点费用。这一切的准备和各方面的帮助给我们安全登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也使得我们每一个队员充满了信心。
七月三十日我们终于站在了唐拉昂曲峰的山脚下,远眺那在云层中忽隐忽现、圣洁而神秘的顶峰心潮不禁跌宕起伏!此前一切的辛苦与劳顿、一切的曲折、一切的付出都已无足轻重。由于前面的一场大雪我们不得不在大本营休整,直到八月二号我们才得以有机会上山。任务是运送物资到C1营地,所以每个人都得背很多的东西:帐篷、食品、雪锥、绳子……。我想每一个登山者对于第一次登山多少都带有一点浪漫的想法吧,至少我是这样的。可是到了雪线以上就找不到一丝浪漫的痕迹了,你所面对的只有氧气的稀薄、强烈紫外线的辐射、饥饿寒冷与体能的急速下降、举步维艰!看着前面漫漫的雪坡你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耳边不时传来的雪崩的巨响使你心惊胆战。
终于,终于我们翻过了两个陡峭的山坡,我看到两个教练啦!当我躺在教练身边的雪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的时候,教练却幽幽的告诉我:路断了。“啊!”我虽已无力,但仍爬了起来。顺着教练的手指,我看到就在我们前面十几米的地方一条长长的裂缝截断了去路。教练丹曾老师说,凭我的经验,这个裂缝没有雪桥是过不去的。如果从边上绕过,必须走边锋的山脚,如果那样一旦发生雪崩,将无一人能幸免。当年北大登山队的山难就和现在的情形差不多,我不能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这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开始还在想:一定有办法。这时吴琪和吕老师也上来了。当大家都知道这个情况时,都沉默了。短暂而让人窒息的沉默!吴琪问:实在没有办法了吗?丹曾老师说:没有。又是一阵沉默。最后吴琪说:好吧,我们放弃!我知道,这句话虽简单,而下这样一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经过短暂的商量我们决定把帐篷留在山上,明天上来建了C1拍照就下撤。下山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沉沉的,再加之体能消耗的很严重,我的双脚走起路来都是软的。如果绳子的那一头不是拴在加拉老师的身上,我想我肯定要滚下山了。回到大本营的时候已是下午七点多。留在本营的队友都赶过来问我情况如何,看着她们的笑脸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夺眶而出。难道我们前面所付出的一切就这样的前功尽弃吗?从东海之滨来到这世界屋脊,穿越了整个中国,行程一万多里,只是为这样一个结果吗?!一股悲壮的情绪充满我的心胸……
三号早晨,教练还没起床。吴琪就和教练商量着现在去拉萨借雪桥是否可行。我猛的抬起头看着两个教练,虽然他们有些勉强,但最终还是决定了。吕老师和吴琪回拉萨,其他人留守大本营。八月四号下午吴琪和吕老师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大本营,而他们身上却背着能给我们带来希望的雪桥。顿时,沉闷了好几天的营地有了轻松和欢快的气氛。
六号又是一个好天气,看来我们终于迎来了光明。教练要求我们所有队员全上,主要是运送物资,要把C1建好。七号运送食品和睡袋到C1,这一天是最累的一天,那个接近65度的雪坡是如何爬上去的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每一脚踩下去都是齐腰深的雪真让人绝望。即使这样,当我们建好C1的时候天色仍然很早,天空很晴朗,站在这海拔5900米的营地前面极目远眺,那些苍茫而连绵的群山此时不过是一大片尖尖的小山丘,青藏公路像是一根细细的带子在山谷间穿梭。回顾身后海拔6330米的唐拉昂曲的主峰,不禁心潮起伏,“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的!一定要,一定要!我正独自出出神,在我们前面先去修路的教练回来了,丹曾老师走到我身边平静的告诉我:前面又有一个更大的裂缝把主峰和次峰断开了,这是整个的山体开裂,无法知道有多深,宽度至少有三四米。我心理咯噔一下,似乎在睡梦中被人浇了一盆凉水,终于回到了现实。“那就是说不能登顶了?”“有可能,不过先不要告诉大家,我们明天上去再看看。”我明知这是教练的安慰,因为作为一个专业的登山者,没有充分的把握是不会随便下这样的结论的,可是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经历了上一次的裂缝事件,我已不会像前几天那样过于激动,也不会把最终的登顶看的过于重要。经历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次成长。
第二天我们起的很早,加拉老师要带我们冲次峰,也许他们昨天晚上已做了其他人的思想工作了,大家似乎都没多问,早饭也没吃就冲了上去。到了次峰我终于看到了那条深深的冰裂缝,它已完全的把主峰和次峰割裂成两个山体。教练在裂缝的边缘用雪锥划了一条不能接近的警戒线,我就站在警戒线上默默的看着,我知道我们此次的登山行程就到此为止了。主峰虽近在咫尺却是不能企及,我仅存的最后一丝幻想也沉入了这深不见底的裂缝之中。转过身迎着那一轮刚刚升起的朝阳,我不禁想:那些抱着征服自然的心态而去登山的人多少是有些肤浅的,就这样一个对整个雪山来讲微不足道的裂痕,你就无法超越,何谈征服!你能征服的最多是你自己,而大自然将永远以她自己的个性存在。莫不说我们没有登顶,就是登顶了并不是我们征服了雪山,而是雪山宽容了我们。既然我们已蒙雪山如此的宽容,便当心存感恩,了无遗憾。那么我们如何轻轻的来,也当如何轻轻的走,留给雪山一片清净与纯洁……
坐在回拉萨的中巴上,我忍不住将头伸出窗外,最后再看一眼半为云层掩映的唐拉的身影。如果从整个登山的计划来说,我们失败了,然而从我们自身的角度来讲我们成功了!在山里度过的十一个昼夜注定将成为我们此生中最难忘的一段记忆,同时也是我们一笔宝贵的财富。它使我学会尊重和爱惜自己的生命;它使我知道在得到大自然给予的同时要回赠以感恩的心;它使我明白放弃不是一无所有而失败也不是世界末日,至少今天我还活着!这也许是上苍赐予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朱良才
04.8.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2-12-10 09:39 , Processed in 0.1623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