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78|回复: 9

[长泰] 长泰外出-抒情队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 10: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树树 于 2016-3-2 10:11 编辑

    长泰徒步回来后躺了一整天才开始写这次抒情队记。就像身体经过远途跋涉需要休憩,似乎心情也需要时间安抚整顿。在敲打这写字的时候,开始回忆这次徒步外出。
    对于第一次跟协会外出的我来说,体力简直耗尽了,觉得的确不轻松。对于队里的老人来说,有种千帆过境这算什么的淡然。但是依旧很感谢队里带领我们一直穿越丛林、陡坡、公路、溪涧的老人们,跟着一群新队员,走已经走过几次的路,看已经看过好几遍的风景。
出发前习惯性睡不好,五点就醒,醒来就装东西,清晨的厦门,有些清冷,食堂大妈大叔在五点半时穿越隧道去本部的食堂开始上班,我背着装得歪歪扭扭的包颤颤巍巍地骑着自行车穿隧道,隧道一个人都没有,我知道我来早了,有种临崖独立的萧瑟。
六点半陆陆续续来的一起徒步的伙伴们,素芳贴心地问我的包怎么装的,感觉很别扭,外挂的防潮垫一直倾斜,里面塞的东西瘪一处鼓一处,在白城等公交时,李余帮我调整了包,然后晕晕乎乎跟着上了公交。坦然,就在那时,也没有非常强烈的内心感受,大家把登山包塞进公交车后面,后来又上了一辆公交,据说有一个小时乘车时间,于是我迷迷糊糊睡去,中途隔壁座的学弟以为我是大一的小学妹(此处,我惊喜狂喜欣喜万分的内心 飘过),然后半睡半醒间下了车。
    晨曦、微露,天光茫茫,大脚哥帮我重新装了包,背着舒服多了。在等翔安的伙伴们到达把背包聚到一起休整时,我才似乎意识到,真的等会儿我们要出发去长泰了,是徒步。
一个人走在公路背着登山包就显得很落魄和无助,而一个队伍走在街上,似乎就带着气势和力量,从来没有背过登山包,素芳教我调整腰带,腰带勒住胯骨,然后身边是一位温暖的大长腿玮熙。
路途的开始,总是兴奋,心中小兔子雀跃欢乐,在砂石路上脚步矫健,偶尔停下来休息,就被翔宇吩咐“喝口水、卸包,休息四分钟”,雪瑛暖暖地笑着给我们发糖果,我被队伍的组织感打动,似乎上大学以来自由散漫四五年,这种集体的感觉,给我不一样的安心。那些队伍中负责逗逼、欢乐的老队员,一刻不停歇地开着玩笑骂着很合环境的粗话,摄影师跑前跑后拍照,公路两旁是农田,是清脆,是泥土和野花,小伙儿额头是汗水,姑娘们脸上沾着淡淡的灰尘,清晨我没有化妆,姑娘们也是一片美丽干净的素颜,感觉好亲切。脚踩在砂石路上,天气阴阴的并不晒,队伍成一列往前推进,看不见前路,只跟着往前,城市被我们甩在身后,那个周末化妆穿着裙子高跟鞋去实习上班的自己也被甩在身后,额前的短发汗水湿了,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像一朵花,或温柔浅笑,或呲牙大笑,或意会后抿嘴暗笑,每一种笑容都是真切,重负都在身后,将甩开烦恼,我们往前走。
    终于从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到了噤口不语喘气爬的台阶,怎么都望不到头,402个台阶,一步一步,仿佛一种身体的奔赴,等到体力耗尽,也便只剩下身体的纯净。一群人穿越藤蔓,脚底的枯枝和萎叶会倒插在路上让人不小心就刮到,带刺的干树枝不断划过外套,天气灰蒙蒙凉爽,走在我前面大我们几岁的大叔一路很顺手地开路,我爬上土坯又顺着土坯滑落下来,连续不断听见前面后面的伙伴说着“小心,这边有树枝”“小心,这边一个坑”“跟上跟上”“来这次走后面的开始走前面,不要落下”
    临近中午,我已经是憔悴的体力,包里珍藏着雪瑛发的一颗菠萝水果糖,好像好久没有这样珍惜食物和水。如果许久之后,问我这次徒步学会了什么,那就是珍惜粮食,在一个庙一样的地方停歇午休,姑娘和小伙儿们都大口啃着蘸着老干妈的馒头就着凉水,老干妈里面的油水渗到手指,在那个时候,城市似乎已经离我们非常遥远,耳边是无厘头的玩笑嘻嘻哈哈的声音,轰鸣声的建筑和立交桥摩天大楼已经成为某处不记得的场景。
一直以来从不记得路的我,现在也回忆不起来两天前我们是走怎样一条路,而记得河岸上少年互相摔跤的游戏,李余和树旺,总是给队伍带来欢笑的人。多少年后,这样互相骑着在草地上打闹的少年们会不会大腹便便无从相认,这些在河滩上靠着登山包休息发梢粘着汗水身上带着灰尘的姑娘会不会已是人妻优雅,而那会儿,我有一瞬间的失神,感觉,真好,为此时此刻,这些年轻的容颜纯粹地聚在一起。
到达后坊小学天色还早,切菜煮饭,伙伴们叮叮当当拿着自己的饭盒在窗口,我给他们打饭,我们煮了整整五锅,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泡面、白菜、饼干下咽,食物要补充体力。因为太瘦,腰带勒得髋骨磨皮,伙伴买了药,橙橙在厕所帮我涂红药水。深夜在小小的操场,围着一个圈,他们说抬头看看星星,心中明亮。我只是,喜欢大家在一起的感觉,这个队伍给我们无限的安全感,多好的团队,才会给所有人煮饭,随时照顾,感受集体的保护,顾虑周全,毫无芥蒂,深夜和衣而眠,一夜无眠,听窗外窸窸窣窣聊天的声音和同伴均匀的呼吸,感受安稳。我清晰地听到同伴呼吸、磨牙打呼的声音,什么也没有想,关机,身体下面是冰凉,我忽然想到,为何人与人之间如此信任,互相陌生却在一个空间里安静地陪伴,这是福气,生活琐事,蝇营狗苟计较太多,就会忘记与身边的人宽和相处,就会忘记付出,就会带着姿态去要求和跋扈。而那一晚,我无眠,却无比宁静,身体困倦,内心安然,一直到听到一个起床的声音,小心地收拾着睡袋,我在十分钟后轻轻地爬起来。
果真,厨房的灯已经亮着,雪瑛黑色的小棉衣裹成一团,小虎牙笑得尖尖的,真好看。她说,这么早起来干嘛。我是真睡不着,而她是起来帮大家煮粥的,那是黎明清冷,雾气铺满校园,寒露深重,笑着配合煮粥,因为红枣该最后放还是前面放而笑成一团。
    第二天幸福的、难受的情绪、感受全部依赖于身体,一个接一个陡坡,陡坡继续陡坡,我拄着棍子艰难地往前爬,简直手脚并用,为了能争取多休息会儿,我觉得我的腿已经不是我的腿了,卸包、上包、卸包、上包,在爬完所有的砂石遍地的陡坡,面临一个石阶锁链的绝望坡时,情绪到达了谷底,负重让身子站不稳,体力也耗尽,勉强维持着斜着走的姿势,素芳在路上一直鼓励我说树树加油小心哦,身后也是贴心的队友跟我说没关系你慢慢往下走,这边大家距离要放缓一点不着急。然后一脚踩空,滑下去,一只手抓住锁链,成为了那个扭伤了脚的学姐= =
还有大半的绝望坡没有走完,左脚着地时就感觉脚筋止不住地疼,忍着走下山脚,队友贴心问候,嚷嚷着帮我背包,其实大家已经很累,多一些负重,真的很辛苦,况且我的包不重,所以我还是自己背包。梦竹把“珍藏版”的弹性绷带裹在脚上,树旺看见一个学弟就说“学姐脚伤了,想让你背,你背不背”。之后就是一路欢声笑语。学姐我勉强背着包,又开始下台阶上台阶继续不断走。终于落在了最后,走过了公园,走到了公路,前面的队伍已经缩成一点一闪的影子,诚毅陪着我一路说说家乡特产说说专业方向,就在那条望不到头的公路上继续往前挪动。腿脚是机械运动,在爬上天桥时,坐在地上,喝到一口可乐,感觉人间美味。
    又听到了公交声音喇叭按动,摩的穿越道路,远处的霓虹灯闪烁,他们说,这根木棍该扔了,我把木棍立在了垃圾箱旁边。又呼吸到了城市的空气,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和行色匆匆的路人,以及驻足的惊奇的大眼睛的小孩子一路打量我们,我的脑袋一片放空,只感受着这一路两天的欢欣和辛苦。
我们在城市的尾气里度过童年和少年,然后成年后,用两天的时间远离城市尾气,听欲静止而不逐声色,心欲静止。
   去东北饺子馆的路上,我和雪瑛说起这件事,一个周末选择窝在宿舍睡觉看剧的人是无法理解周末负重徒步的人的,但是互相尊重互不干涉生活方式,这种事情,只有同类人会彼此懂得,同样的,周末选择这样和大家出行在山水之间的伙伴们,也会是值得关怀温暖的人,就如同我回来后收到很多问候,“学姐,你的脚伤怎么样了”。在一个能感受到纯碎的快乐和爱的团队,身心平和欢悦,一秒变回小女孩,即使我明晓,我是研一的老学姐了,而平日里那些稳重矜持沉默寡言的状态已经不见了,我只愿毫无芥蒂地笑着,然后看着伙伴们笑,山水之性,天性。
    就这样吧,故事以后会继续,假如还有长泰徒步,我可能还会去,即使这酸爽已经够深刻。
    感恩所有的照顾,这个美好的周末。
发表于 2016-3-2 15: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4 09: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啦啦啦 你该骂我写得太矫情,嘻嘻嘻。
发表于 2016-3-4 16: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有些疲乏的时候,就来协会论坛里面兜兜逛逛,总有新收获,重拾好心情~
 楼主| 发表于 2016-3-7 16: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谁同坐轩 发表于 2016-3-4 16:59
工作有些疲乏的时候,就来协会论坛里面兜兜逛逛,总有新收获,重拾好心情~

祝福开春顺利
发表于 2016-3-10 14: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 祝学业精进
发表于 2016-3-23 19: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参加几次外出就不觉得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6: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Being 发表于 2016-3-23 19:12
多参加几次外出就不觉得累了

好的呢 好的呢 好的呢
发表于 2016-3-28 17: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妹好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23: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姐你也好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3-3-26 05:28 , Processed in 0.15938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