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220|回复: 25

[2017阿尼玛卿] 2017阿尼玛卿登山队个人总结----刘林枫《向之 往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5 22: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lf木风 于 2017-9-6 11:30 编辑



登协会标.jpg

2017阿尼玛卿登山队个人总结——刘林枫


《向之  往之》



       “阿尼玛卿累不累?”
      是对讲机里传来大多吉的异域腔调,是身边书睿图图学的像模像样。
      问登山累不累?这不废话嘛,可想起董鹏飞集训的时候说过的“希望集训再累一点,不然什么都记不住。”又觉得真的是这样,累是一种并不舒服的感受,一种会让你怀疑自己怀疑人生的感受,甚至有时也会是一种让人想骂街的感受。可累会带来画面感,当从经历的人变为回忆的人,不再冲刺冲到窒息,不再汗流浃背的往返于南普陀,不再用手下绝望坡,不再在大雨滂沱中穿着没有鞋底的鞋子迷失于密林中,不再顶着烈日在白城的沙滩上闭着眼睛无止境地走......而是坐在沙发里,住着空调房,抱着西瓜,喝着茶,使劲的回想。痛、热、累,不过是些形容词而已,留不下什么印记的,但那些因累而留下的画面,是难以抹去的。冲刺之后的月亮更圆瓜更甜,十几个人横七竖八的趴着、踩着,捏着,或披头散发,或光着膀子,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嚎叫,几声哼唧,画面一点也不美 ,可以说是十分狼狈了,可是不会忘;南普陀顶上的风很清凉,但更清凉的是陈老师请的冰棒,几个人满脸汗水,叼着冰棒,冲着镜头傻笑,画面一点也不美 ,甚至还有点傻,可是不会忘;长泰的雨下得很爽,但更爽的是我们不仅带了套锅没带gas,还准备好做咖喱土豆却没带咖喱,全队的人湿哒哒的围着一个小锅吃饭 ,画面一点也不美,其实有点无奈,可是不会忘.......
       其实队记和个人总结我是傻傻分不清楚的,尤其是今年登山队风靡把总结写成队记,这让两个都要写的我突然手足无措,很多记忆和感受不知该归入队记还是归入总结。好在队记终归是要有条理的,记录队伍的,有大家的。那么,便把那些忘了是何时发生的事、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片段、乱七八糟的突发奇想...统统没有顺序的,缺乏逻辑的,不用考虑别人的倒入总结中去...
IMG_6501(20170714-085515).jpg IMG_6502(20170714-085505).jpg

冰棍儿前vs冰棍儿后

                                                                                   (一本正经赞助照 vs我们是吃可爱多长大的登山队 \(^o^)/)




一.【关键词】人 · 可爱


      可爱:值得敬爱;讨人喜爱,多用来形容天真无邪的儿童或外形小巧的动物。按照字面释义,单单用可爱来形容登山队的人儿不那么合适,毕竟队里多的是汉子、女汉子,伪女汉子...可在相处的某些时刻,在不经意间发掘出某些人的另一面,在令你或开怀大笑或莫名感动的某一瞬间,脑海中浮现的只有“可爱”l两个字...可能不是人可爱,是人的变化可爱,是相处的某些时光可爱,是我们一起在做的这件事情可爱...

       图图爱哭,众人皆知。有时可爱,有时可笑,有时可烦...有人不解——“我就不懂了,有什么可哭的?” 有人说的对——“哭是因为知道队里总有人会哄她,会等她,不会没人管她。” 有人笑称——“图图你可太逗了,没有你登山得少了多少乐趣啊~”  哭,是表达不适不满的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可能不够成熟 ,可能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可要那么成熟干嘛呢?想哭就哭呗,别撑着,又不是雨伞~再说上碎石坡时不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啊,难受的要死,既不能让别人来替你爬,又明知不能下去,还要气自己干嘛来登山呢?要遭这份罪!除了边哭边爬好像没有其他能让自己略微舒服一点的办法了┑( ̄Д  ̄)┍不过就是个女孩纸啊~高兴时就笑,“哈哈”大笑,“嘿嘿”傻笑,笑弯了眉眼;难受时就哭,哼哼唧唧的啜泣,委委屈屈的抹泪,像只没人要的小狗 。拼命的想对队里的人都好,拼命的想把每件事都做好。每每想起你在本营手舞足蹈的,叫山坡上的我回来吃饭都觉得莫名搞笑,某(多 )次做饭时我都急得火烧眉毛了还非要切菜不可简直气得人牙痒,最后一天下山淋得湿哒哒的,一进帐篷就接到红糖姜茶有点暖呵....忘了第几次爬碎石坡时和园儿的对话
      “你说咱两要哭了,他们会怎么办?会吓到么?(偷笑)”
      “咱两不会。(冷漠脸)”
      。。。
      图图的可爱,在于许多不加考虑的表达,在于简单,在于我们之间的大不同吧。不过,图图虽好,可不要贪杯噢~每支队伍限量一只就够了,不然,一起哭?哭的此起彼伏?妈呀,那场面 ......登山队估计要变修山队了...

IMG_7125.JPG

(不仅不会高反,还能跳跳跳?)

大老板学图图.JPG

(没有图图哭的照片,可是有大老板学图图哭的照片~)


      田园儿冷漠,常如此评价。可不知什么时候有些感觉渐渐变了,可能是她第一次叫我“林枫枫”的时候;可能是她越来越爱傻笑漏出酒窝藏起眉毛的时候;可能是她用“人家羞羞啦”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的时候;可能是在厨房帐一起卖力揉面的时候;可能是穿着情侣款羽绒服给豌豆射手帽打广告的时候;可能是冒着冰雹大雨瑟瑟发抖回本营的时候;可能是在临时营地晒太阳嗑瓜子聊天的时候;可能是在雪线之上,因为胃痛越来越慢,一边想让后面的人都走在我的前面,一边想:园儿会等我吗?她好像不怎么等人吧~哎呀,可还是想让她等我呀(极丰富的心理活动),然后慢慢发现眼前一片雪白只有一抹蓝,再没有了花花绿绿,视线里的小蓝包不会走远,时而说句话,时而递杯水...我只能仰着头,可她会转过身,我想让她看天上的云,她想让我看身后的山,她不愿仰头,我无力转身,我们走着相同的路,看着不同的景,最后却一起看到了blingbling的尖曾,一起在c1弯着腰喘粗气,一起“天老爷呀、妈呀......”的叫个不停的时候,想到了可爱。园儿的可爱在于变化,在于我们之间的相似与差异。蜜汁契合却原本独立的两个个体因登山而有了交集,各自有了变化却仍旧本性难移,清淡的喜爱却执着,某时疏离却不会远离。自己都想不到这件事能做这么久,却还没结束就期待着下一次冬训和雪山,不一定还会在一起,可能会有新的故事,会有新的队友 ,会有新的情谊,可未来不重要,过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记忆,重要的是那些被漏过的时光中,有不谋而合,有会心一笑,有异口同声。可能登山结束又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不显亲密,无事不联系,一切如旧,可心里知道是有变化的,不一样了...园儿若看到这儿可能会说
      “不,我是真的冷漠。(冷漠)”
      “好吧~你冷漠你冷漠,你最冷漠~(无奈脸 )”
      就像几天前引诱她进部长会,
      “每周来开部长会多好,还能见到我(星星眼)”
      “对见到你没多大兴趣 。(冷漠)”            可我对见到你有兴趣(*^__^*)
      。。。

       园儿.jpg

(快和电线杆儿一样修长的园儿&论拍照角度的重要性)


      “神奇的陈老师”简直百变,相处起来会忘了他老师的身份,越来越觉得像可亲的长辈,像同伴。第一次印象深刻是宣讲会时放出一张藏族姑娘的照片,那姑娘的眼睛美得很,忘都忘不了,甚至一度成为我想去登山的一个原因。后来, 南普陀训练,手舞足蹈的和我们讲他上山时遇到一个小孩子——“妈妈,你看!这个人是个卖水的!”,那时的陈老师汗水淋漓,笑声畅快,包上挂着几个空瓶子,手里还拿着一桶1.5升的农夫山泉,把孩子的天真无邪演的像模像样,逗翻了众人。再接下来就是进山,爱捡石头爱拍照,得了块儿石头便像是小孩儿得了糖般的一个个向我们“炫耀”,不知何时开始叫园儿“园园”,又突然有一种父亲的亲昵。因为天气原因不能上雪线的那晚,陈老师的歌声带走了不少不安与无奈...
      “在我的怀里 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
       ... ...
       多少年以后 往事随云走
       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
       ... ...
       你清澈又神秘 像贝加尔湖畔”
      
       我们在阿尼玛卿山下,在冰凉清澈的未知名湖畔,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在等待因高反而不得不下撤的队友的担忧中,歌声响起...唱者陶醉,闻者沉醉,哪还管帐外风雨...陈老师就是这样,全能且百变,会耐心的教我们做饭;会和我们一起八卦历届登山队;会在西宁夜晚的街道上扭起腰来 ,跳起舞来;会斩钉截铁的说“每年登山都来!”我想, 陈老师的可爱在于能把生活过成我想像中的样子,在于羡慕,在于敬爱吧。
       “林枫啊,膝盖不好下山要用杖,要这样这样这样......”
       “林枫啊,教人做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夸!诶?你做这道菜要这样这样这样......”
       “林枫啊,你知道雪山上照相的技巧么?露脸!”(唯一一个让我照相“主动”露脸的人儿)      
      “林枫啊,去雪山要穿的好看一点,越好看越不累。我知道一个女孩登山带了五套冲锋衣,一天换一套。”(鹏飞此时正执着于一条大红冲锋裤...陈老师:“鹏飞啊,不能放过那条裤子么”)
      。。。

IMG_7121.JPG

(千里迢迢背回来的石头,这叫情怀!“看得出是一幅山水画么”)


        “书睿很可爱的”晓银说过,“像个孩子”许多人说过,嗯,有点可爱的孩子。开始的开始几乎算是队里最为不熟悉最为不了解的一个,但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 ,相处起来也更有趣,从陌生到略微熟悉,从一面到许多面,和人相处的乐趣不就在此么,像发掘一个宝藏。每个人都是如此,只不过和其他人从冬训到平时混迹一起,可能到了见怪不怪或是有宝挖不出的瓶颈期,远不如这个轻松有趣...对,就是有趣。在早市买后勤好奇宝宝般的问个不停有趣——“桃子十块钱五斤?这么便宜的么?!”;在超市买纸为了便宜几块钱而认真演算的样子有趣;一本正经的和文具店老板强调——“要有毛绒!”的神情有趣;努力劝服我喜欢上不知道是个啥的吱吱(冲动娃娃)有趣——“相信我,我一定能认出来它是某种动物!”“.......┑( ̄Д  ̄)┍”;天真的告诉我酸奶放书包里不会洒出来有趣(关键是我竟然天真的信了...进山前一晚的书包惨不忍睹/(ㄒoㄒ)/~~);坚持的认为带有“马”字的羊肉店最好吃有趣;在车上莫名嗨的摇头晃脑大声哼唱有趣;黏人黏的有趣 ,士统在跟着士统,遥华在拉着遥华,几乎寸步不离;卖萌撒娇打滚求人时有趣——“漂亮姐姐,我想吃这个,你买嘛”,就问你,我和纳除了投降还能怎么样~不止一次的想,这娃的脑回路真的......神奇,也真的简单,喜怒哀乐,易于言表。
       “你担心鹏飞么?”辰祥问
       “担心!”毫不犹豫,表露无疑。

webwxgetmsgimg.jpg

(这是要和图图抢统妈的节奏?)



        简单的人可爱,有趣的人可爱,令我感动的人可爱,令我敬佩的人可爱,其实,每一个一起经历这座雪山,完成这件事情的人,都可爱。


二.【关键词】伴·生命


      “我一回头,身后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好像谁说了一个笑话,把一滩草惹笑了......”
       边走边时不时的想事情,进山时在想,出山时在想 , 只要我不说,身边的人不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可能就算我说了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偏偏脚下的这些,远处的那些,花花草草,随着风摇头晃脑。我竟也生出了这样的离奇想法——是不是我头脑中的奇怪念头把他们逗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竟被些花草嘲笑了?╭(╯^╰)╮不过,笑就笑吧,我给他们逗乐儿,他们给我治高反。划算,不亏~

      四肢并用的扒在碎石坡上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只蝴蝶,以为出现了幻觉,吓得我一机灵,别是什么这肿那肿的吧,可我现在活蹦乱跳美滋滋的呀,除了有点累~定睛一看 ,真的是蝴蝶!黑黢黢的,翅膀大而有力,飞的却不高也不快,就在你跟前儿蹦跶,忍不住跟着他爬,也忍不住的想这高原上的蝴蝶是不是连都肌肉都有?翅膀好粗壮,心里偷叫他“肌肉蝶”(除我之外还有看到这只大黑的小宝贝们在评论区里举个爪可以么(诚挚脸),我现在又不确定是不是幻觉了......)
      蝴蝶是不是真的不肯定,雪线之上却真的有只“大鸟”,一样的乌漆墨黑,不同的是“更高,更快,更强”,可以说是很奥运了。看到这只“奥运鸟”的时候我整个人基本处于“濒死”状态,看到他如此肆意轻松的翱翔,哼!又一个有翅膀的,有翅膀了不起噢!没过三秒,一脚踩进大雪坑,几乎没过大腿根...寸!步!难!移!呜呜呜,好像是很了不起诶,我也想要翅膀翅膀翅膀......

      在本营无事可做的时候,只要天气好,便常出来逛逛,翻过山头打电话也好,躺在山坡上嚼草根也好,坐在湖边扔石头也好,当时也不觉得无聊,现在更觉美好。草坡上东西可多了,除了牛粪,还有鼠洞。只要你站在某处静静的看,就会时不时地有几只“土肥圆”蹿来蹿去,不那么肥不那么圆的顺利进洞,然而...我竟有幸看到一只仿佛是被卡住过?看着他一会儿撅着臀部用头钻,一会儿倒着身子往后顶的,着实废了番功夫,不过 ,也帮我消磨了小半个下午~

      咦~现在想想,物皆有灵,都是伴儿啊...
IMG_7127.JPG



三.【关键词】暖·厨房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阿尼玛卿是一片雪白,可关于阿尼玛卿的记忆却绝不单调,若说本营帐是灯光的昏黄,厨房帐就可以说是五彩缤纷了。一地的蔬菜瓜果头挨头脚碰脚,躺的整齐;鸡蛋性命无忧的待在他的小房子里;门口一地瓶瓶罐罐:醋、酱、油、盐、糖,还有太太乐......常常只是看着就心生欢喜,墙上还挂着两双少女粉的橡胶手套,士统儿带着他们在湖边洗洗涮涮时很有反差萌~该是从那时就“俘获”了图图的心。两位老师常在这里指点江山,我们是手下的虾兵蟹将,负责切菜的同时还能聊个天 ,帮忙递东西也能顺便学个艺。所以厨房帐总是热热闹闹,吵吵嚷嚷,有多少故事都是在“笃笃笃”的切菜声中传出来的啊。除了我之外应该有很多人都喜欢厨房帐吧,毕竟有美味、有八卦、有满满的干货,有暖暖的味道...

      斌哥说的对
      “想登山?回去好好学做饭吧”
IMG_6925.JPG

(世外桃源,仿若仙境)


IMG_7123.JPG

(厨房帐永远待不腻)



四.【关键词】乱·瞎想


      “我的阿姐从小不会说话
       在我记事的那年离开了家
       从此我就天天天天天天的想阿阿姐呀
       一直想到阿姐那样大耶
       我突然间懂得了她
       从此我就天天天天天天的找啊阿姐啊
       玛尼堆前坐着一位老人
       反反覆覆念着一句话
       唔嘛唵嘛呢嘛呢叭咪吽
       ......”
      这首歌叫《阿姐鼓》,曾经用它伴奏排过一支不地道的藏舞。忘了是哪个无所事事的下午,坐在有经幡的那个湖边扔石头,风吹动经幡作响,听说那是唱诵经文的声音,脑海中的歌曲却挥之不去,说的是一个小女孩丢了她的姐姐,长大后才明白姐姐被做成了人皮鼓,传说中只有圣洁的少女才有资格被做成鼓......并不美好的一首歌,甚至有点阴森可怕。不由地瞎想,宗教的力量神秘而强大,可纯洁与邪恶的界限并不分明,向来不知道该以何态度去对待它,却又总是被这种未知吸引,可怕?敬佩?信仰?当不是虔诚信徒的我们听到这样的歌曲,听到这样的故事会极不理解,甚至毛骨悚然。可当我们看到影片中或真实的朝圣者在公路上朝拜、扑进河中朝拜,甚至山体崩塌还坚持一步一叩首的朝拜时,又忍不住敬佩起来,当然也疑惑,这种方式的朝圣能让他们改变什么,得到什么,而心中向往的拉萨又是纯洁还是落后......想起几天前进山的经历,上碎石坡的经历,发现登山除去本营生活其实就是单调的重复,而朝圣又何尝不是一种重复,不过更为艰辛罢了。我想,真实的朝圣路肯定没有影片那些激动人心的起承转合,只是重复而已,重复是种苦行,可这种苦行本身就是种力量——“人们认为吃苦能产生一些特殊的力量,这种信仰不是没有依据的。吃苦象征着他切断了与世俗世界的某种关系,因而证明他部分地摆脱了世俗世界,因此吃苦被合理地认为是解脱的手段。”可能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对于我们来说是疑问,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信仰,我们认为艰难,他们却很淡定...而登山在某种意义上可否也算做一种解脱......

       晃过神儿来的时候突然有点冷,原来是太阳快落山了,果然我的脑子不适合思考,只适合玩儿三国杀,遂起身冲回本营...

IMG_7029.JPG

(湖边扔石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五.【关键词】山·开始

      
       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雪山。
       一度以为雪山再美,景色都不足以成为吸引我来登山的理由。可当我真正走到雪线上开始,感受到冰爪“嚓嚓”插入雪中,一步一步艰难的移动,直至到达c1,所见的景色用苍白的语言根本无法描述......只知道手脚冻的僵直,胃里像放了一台绞肉机,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睛贪婪的看,头脑清明,第一次身体的痛苦和心理的愉悦完美的融合,清楚的听到自己心里在说“不够,不够,可以继续......”尖曾在旁却随口说出了我们当时都不相信的消息......

     在帐篷里没等来侯老师却等来了斌哥,是谁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相信的由不得你不信了,一切戛然而至。

     出山那天的天好的出奇。清楚明白队长做出的决定多么不容易,又多么正确合理,可天知道我有多不想走,秉持着能赖几秒多赖几秒的原则在后面慢慢的挪,可离本营越来越远的时候,离正常的生活越来越近,需要做的一件件事情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实习报告要交、雅思要怎么复习、大三了要定未来方向了、其他想做的事情没有时间怎么办......不能说是烦恼,只是控制自己冷静理智的想出解决方案,说服自己该放弃的要放弃。突然发现,外出登山的意义,不是逃避,不是解脱,不是躲藏,不是获取,而是改变,改变自己心中真正觉得重要的东西。就算过几天就得回来,上课依旧,琐事依旧,吵闹依旧,仿佛一切依旧,可清楚的知道自己变了,仿佛有锚,定住了自己。

     进山是阿尼玛卿攀登的开始,出山又是冬训的开始,年年如此,循环往复,多想不假思索的跳进这个协会的轮回中。可不管能走完多少个轮回,却只有一次作为新队员的机会,真的宝贵。更少的责任,更少的决断,更多的体验,更多的新奇,更畅快的享受雪山带来的,或美好或不适的一切...经历过才真的明白,每一个徐妈的孩子,不管结果如何,都是要向往雪山的,因为这真的是徐妈能带给我们最为奇妙、最为幸福的经历,感恩。

     我想,阿尼玛卿对我来说是开始。
     如果明年再来的话,可能不需要其他理由,“因山而来”就足够。

IMG_6970.JPG


“白云无心若有意,时与白雪相吞吐”


IMG_7128.JPG





六.【关键词】家·矛盾


     常在论坛里“挖坟”,老人们的帖子帮我构建了最初对登山队、对雪山的印象,可发现好像很少提及家里,不禁好奇,难道父母们都那么支持登山吗?想来必不全是,斗争的过程定也激烈,少有人提怕是因为私事不便,又或是还有更重要的情感表达,无暇顾及。我原先也认为登山是我自己的事情,我都成年了,我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而且这么美好的体验绝对值得去经历,父母的不赞成完全不能成为阻碍,我要做的只有坚持而已。可当我结束回到家里,通过交谈,通过表情,通过一些小细节,才发现他们的担心和恐惧,发生一些事情的瞬间,会怀疑当初自己的坚持是不是一种自私.....

      哎~这就是矛盾吧,可能以后还会继续坚持,但也会多点理解,解释多一点,语气恭顺一点,多打个电话,多考虑一点。毕竟我们熟悉的这一切对他们来说全然陌生,我们认为风险是可控的,可他们却是,只要你不在身边就会担心。

       都说登山队像家,徐妈像家,的确如此,在厦门的家。

      不过登山真的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感恩徐妈,也感恩父母吧。


合照.JPG
(最后来张全家福~)


       “阿尼玛卿累不累?”

       累

       可向之,往之。


2017.08.28~09.04

by快要精分的队记

登协结尾.png






发表于 2017-9-5 23:0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如既往地喜欢林枫的文字
发表于 2017-9-5 23:0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如既往地喜欢林枫的文字
发表于 2017-9-5 23: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扔石头是登山队和骑行队遥相呼应的乐趣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23: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夏 发表于 2017-9-5 23:04
一如既往地喜欢林枫的文字

一如既往地喜欢你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23: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 发表于 2017-9-5 23:09
看来扔石头是登山队和骑行队遥相呼应的乐趣

骑行队也有喜欢扔石头的吗?
发表于 2017-9-5 23:5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要贪杯哦
发表于 2017-9-6 05: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喜欢。一点也不感动。我没有哭。
发表于 2017-9-6 08: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llf木风 发表于 2017-9-5 23:45
骑行队也有喜欢扔石头的吗?

我们喜欢用石头修长城

点评

hhhh体液标记么  发表于 2017-9-6 09:21
图图还是别去了吧,味道太大  发表于 2017-9-6 08:42
我希望管图图真的有能耐哭倒我们的长城,特别是翔宇的!  发表于 2017-9-6 08:40
修什么长城,把图图带上分分钟哭倒它......(*^__^*)  发表于 2017-9-6 08:34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08: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队限量一只 (⊙x⊙;)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08: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公主的老酒馆 发表于 2017-9-6 05:17
不喜欢。一点也不感动。我没有哭。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超喜欢  超感动   我哭了  
发表于 2017-9-6 09: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很棒。
个人总结更了,但是队记还没更呢不能让我白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0: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永远 发表于 2017-9-6 09:08
很棒很棒。
个人总结更了,但是队记还没更呢不能让我白期待

不能体谅一下一边写队记一边写总结的快要精分的我吗
发表于 2017-9-6 10: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llf木风 发表于 2017-9-6 10:28
不能体谅一下一边写队记一边写总结的快要精分的我吗

体谅体谅,还有4天呢,不急,我慢慢等

点评

队记也是10号之前?/(ㄒoㄒ)/~~  发表于 2017-9-6 11:39
发表于 2017-9-6 21: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头就是妥妥的林枫卷在口述的感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4-6-15 13:11 , Processed in 0.14037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