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外太空的鱼

[2019大峰+雀儿山] 2019四姑娘山大峰、雀儿山登山抒情队记(记事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5: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11. 我不能了解,也不想了解—本营到c1
睡一觉,思绪清晰了许多。既然来到这了,那还是努力去完成这次登山。
早上就不顺利,从本营到C1,我们的包是强制要求让背负背的。当地的藏族人拿着我们的包估计了下重量,对教练说有的包实在太重了。小冯教练大概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当场发飙“这包还重?你去背背我的包,看谁的重!”最后双方还是都妥协了,我们再次分配重量,拿下几捆绳子,背负们也不再挑刺,开始抽签,定哪个人背哪个包。
背负比我们先出发,他们走得很快。我们跟着小幺教练后面,慢慢走着。
行进途中没什么,不背包也不累,不过吃完午饭下起了雨,我的冲锋衣很薄很不防水,教练发的雨衣在登山宝里没拿出来,小黑把他的雨衣给我了。
C1在冰川和碎石坡的中间,往上看是冰川和雪山,往下看是本营的那一小片河流冲击形成的平原,雀儿山不管在哪看都是一如既往的美。
到C1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还出了太阳,雪山上的天气总是不停变换着。因为是轻装上来的,大家都不是很累,搭建好帐篷,各自活动去了。C1营地旁边有块天然的岩壁,一群精力旺盛的队友去爬了,他们玩得很是开心,我看着却很无奈。集训时就一直在强调,平时要小心不能受伤,怎么到了雪山、顶峰就在眼前时却忘记了呢?那个时候柄然和遥华已经上去了,在爬岩壁的是环宇,自己走过去提醒他们小心受伤不要去爬了,结果迎来的就是一句没关系,接着环宇就从岩壁滑了下来,好在爬得不高,没怎么受伤。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没人把我的提醒放在心上,仍然在上面开心地玩着。看到这种情况,我有些生气,更多的是难过和无奈,好像我的队友一直都在印证我昨天的判断。独自走开一个人去看冰川,再也不想理会他们。
静静看着冰川,越看越觉得眼前只有这座雪山值得去付出了。拿出个垃圾袋,四下捡捡垃圾,心情竟然好了不少。捡满一垃圾袋,回去坐着继续看冰川,景鹏雨萌晓昱过来拍照,就和他们一起去拍了,统有些高反,散步的时候遇到我们,也拉来一起摆拍。都说心里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拍照时摆着那些不习惯的姿势,然后在再看队友摆拍时傻傻的样子,心里也没什么难过了。
因为明天要负重上高C1,晚饭吃了第一顿速食米饭,把水烧开,放些昨天分配的卤肉,下米,虽然很小心控制着火候,但第一次煮这个还是糊底了。不过对于连续吃了好几天泡面和面包的我们而言,这顿饭简直太美味了。士统的那个帐篷还有下饭菜,不过玻璃罐碎了,菜里掺杂这玻璃渣,只敢让统他们帮我们夹菜。
晚上临近开会的时候,大家都集合去教练的大帐篷。帐篷里点名时发现济国不在,询问一番才知道济国没听到我们说要集合自个出去拍照了。陈老师很严肃,说在高原上怎么能一个人出去呢?掉裂缝里都没人知道。大家知道不对,开始讨论起这个问题,还和教练一起聊了一些户外发生的事故,大家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济国被喊回来后,陈老师再次提醒大家在雪山上不要独自行动。
正式开会,小幺教练第一个说的就是今天下午攀岩的事,批评我们做这些危险又浪费体力的事情。教练的话比我的就管用得多,接下来的人发言都开始反省自己。教练后来了解了我们的适应情况,说了下明天安排,会就开完了。
今天很多问题都暴露了出来。回到自个的帐篷,统拿着对讲机继续说了很多。讲自己为什么自闭,讲自己不适合当登山队队长,那些压抑很久的想法,最终还是倾泻出来。“我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管别人,有些事情我觉得说一遍就好,就像要准时一样,我觉得这是大家应该不用提醒就该做到的......有时候觉得大家做的不够好,很自闭,就不想和大家说话......”,自己听完也实在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支登山队我不喜欢,没我之前的队伍好,我觉得大家可以做的更好。讲完了,如释重负,以至于后面的人讲了什么,都不怎么记得。只是后来小黑在讲完队医的一些要求后,说了句今天是我的生日,大家听完都很沉默,气氛压抑极了。最后还是晓昱收了个尾,说这是因我们而生的故事,我们要把它完成。
那晚星空也很美,很多人还有很多话没说完,到了规定的睡觉时间,外面还是有一阵阵聊天的低语声。借出去上厕所的名义出去提醒外面的人时间到了赶紧回去睡觉,不过没什么用,外面还是吵吵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5: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天地很大,你我很小—c1到高c2
昨天晚上睡得很糟糕,被闷醒了,闷醒后还有些缺氧的感觉,辗转难眠。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起来后不累也不困,精神好到不行。
今天是最考验我们体力的一天,我们要自己背登山包从C1上到高C2。郭老板体力和适应性都相对较差,即使是没什么坡度的冰川,郭老板也走的很费劲,出发没多久,就被小魏教练收尾,远远落在队伍后面,等我们过了冰川,郭老板才走完冰川的一半。小幺教练拿着对讲机问小魏教练郭栋的情况,“那个小胖子情况怎么样?”“我看他很累,但他说他还能走”。郭老板还是想和我们一起上去。
冰川和雪地的过渡段比冰川陡得多,我们也没有一直等郭老板,休息一会就开始爬坡。等我们上去休息,郭老板才到我们开始爬坡的位置,这个时候郭老板的体力也不允许他继续登山了。小幺教练和老队员一直商量要不要让郭老板下撤,小冯教练下去看情况。教练和老队员统一认为下撤是肯定要下撤的,不过在要不要安排一个教练陪着郭老板下撤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一点分歧。这个时候小冯教练回来,说郭栋他说他自己的睡袋给我们背了,可我们马上反映,我们没帮他背睡袋,这个时候大家都有些紧张,郭老板该不是脑水肿了吧?谁也没法确定。刚好,这时有一个别的登山队的教练带着一个人下撤,我们的教练在下面沟通好,让他带着郭老板回本营。
可是萍水相逢,那个偶遇的教练对我们的嘱托明显不怎么上心。没过多久,我们高处望去,郭老板离他们已经很远了,小冯教练都忍不住骂了一句。担心郭老板的安危,最后还是决定让小魏教练赶上郭老板送他回本营,我们剩下的人继续攀登。这个决定无疑是明智的,后来据小魏教练描述,他赶上郭老板的时间郭老板路都已经走偏了。
处理好郭老板的事情,我们接着上高C2。再上一段,开始结组,随着高度的上升坚硬的冰面变成柔软的雪地,时不时有人脚陷下去。雪地上一片白茫茫,很难辨出方位。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了多远,高C2营地就出现在远处。高C2营地很简陋了,只有教练的一顶绿色小帐篷,在白色的雪地上分外明显。
到高C2,大家体力都消耗了很多,5200m的海拔高度,氧气变得更稀薄,平时轻轻松松搭的帐篷此时却成了一项苦力活,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卧槽和休息了几次,我们才搭好帐篷。整理好内务,遥华用帐篷袋子去离营地稍远的地方装雪,而我找了块地方坐在登山包上准备好炉头gas,等遥华回来,我们一个帐篷的坐在一块,开始烧水。这么高的海拔,阳光也很毒辣,大家都呆在外面,不敢躲在闷热的帐篷里。在这里烧水很需要耐心,煮一锅开水大概要等二十几分钟,不过在山上也无事可做,我们也要到点才能睡觉,烧水倒成了消磨时光的消遣了。
相比于其他帐篷,我们帐篷算是最和谐的,除了欣怡有些不舒服,其他都非常顺利,其他帐篷还没开始烧水,我们都已经烧开好几锅了。后来晓昱也过来坐,不得不说我们这里真的惬意。环宇柄然还有陈老师的那个帐篷比较惨,因为营地位置不够,他们搭在了我们上面的位置,那里有点坡度,需要平整一下,他们搭了很久才勉强搭好。搭完了,一开始也不见他们烧水。后来环宇情绪很低落,坐到我们这边也开始煮水,手还一直抓雪,问她怎么了,只是说手被烫伤了,大家都看了一下,然后处理安慰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情绪稍微好了些环宇才说柄然和陈老师就呆在帐篷里,什么都不做,让她去烧水,她不小心烫到了,陈老师反而说她不小心。大家听完,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时候我们帐篷保温杯都灌满水了,开始做晚饭,吃的是特意留下来的速食米饭。让环宇吃,她也只吃一点点。吃完晚饭,帐篷里终于可以呆人了,欣怡不舒服,早早进去休息。稍晚一些外面开始有些冷,大家都窝了进里,在里面和济国欣怡聊七聊八,外面遥华和柄然还在和教练讨论明天修路的事情。之后环宇来我们帐篷,吐槽她们帐篷坡太陡了,睡着都能滑下去。这个时候虽然晚上八点多,但外面亮得像是下午五六点。教练和老队员通知完我们明天零点起床冲顶已经是九点,大家也各回帐篷睡觉了。

点评

优秀队记👏🏻  发表于 2019-10-8 20:36
直到后来才意识到c2营地一直是柄然,陈老师在整理,行进了一天还要整理营地真的太辛苦了。我当时却光顾着自己心情不好了,怪不懂事的。以前听老队员说雪山会放大情绪还不怎么相信,坚信自己足够乐观 。现在想来确...   发表于 2019-10-8 20:3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6: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13. 失温—冲顶下撤
如果说在C1睡觉是难受的话,那在C2睡觉简直就是折磨。在C1,虽然头闷缺氧,但起码还能睡一会儿,而在高C2,我根本没法休息,帐篷比在C1还要闷。比这更糟的是我还止不住地咳嗽,躺在帐篷里,只觉得无比难受,难为和我同一个帐篷的帐友了。当时手里戴着赞助的手表,自己一遍遍去看时间。但和C1一样,虽然没休息好,但自己还是非常有精神。柄然感觉自己状态不能冲顶,留在了高C2,所以后来路也没修了,教练直接带着我们冲顶。
我们队伍分成两组,小幺教练和小冯教练各带一组,一起出发。漆黑的夜,看不清前方的路,只是跟着教练,一点点往上爬。冲顶雀儿山要过两面冰壁,我们很快遇到第一面冰壁,拿出上升器,装上往上爬。训练的时候这部分是不累的,然而在坡度七八十的冰壁实际操作,它比我想象中累得多。一手拿冰镐,一手抓上升器,脚下还要踢冰,没一会儿我就开始大口喘气。陈老师在我后面让我不要那么急,可是吊在冰壁上休息,也还是难受,还不如往上走。虽然爬的累,但我们这组很顺利,坚持下也就上去了,而另外一组,却比我们难受多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另一组总有人冰爪掉了,吊在在坡度七八十的冰壁多次等队友穿冰爪,任谁都会受不了。第二组的人上来,个个都累的不行,小冯教练累的直接坐在雪地上,一言不发,大刚上来,情绪也很激动,几乎都要骂人,其余人都很沉默。看到这种情况,为了确保登顶,教练让体力好的来到第一组。
本以为过了冰壁,前面应该会轻松不少,但前面的雪坡,很无情地告诉我们不可能轻松。雪坡没冰壁陡,却比冰壁长了不知道多少。用来保障我们安全的结组,也成为了束缚,你走快了,后面的人跟不上你,走慢了,前面的人比你快又拉着你。那个时候我就处于这种状态,我前面的是教练和环宇,后面是陈老师雨萌。我跟着教练和环宇的速度走,后面就拉住了我,我放慢走,前面就拽着我,自己没办法,只好先走快来,再停下来等下后面的人。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也不管用了,因为我一停下来,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那个时候自己简直绝望,好几次对着后面的人吼我停下来你们不要停下来啊!走啊!不过后来我看到晓昱,我才知道我这算好的了。晓昱在另外一组,爬雪坡的时候他们也跟住了第一组,晓昱就在我旁边。晓昱下面是奇龙。奇龙的体力不行,爬雪坡的时候手拽着结组绳往上拉,这可苦了前面的晓昱。后来晓昱顶不住了,后面的人也让奇龙别拉结组绳,奇龙才知道自己杵着冰镐自己爬。
纵然无比煎熬,我们终究还是登顶了,准确地说,是离顶峰只剩下一个冰壁的距离,这里海拔大概6100m,教练说到这也能算是登顶了。今天有三支登山队来登顶,因为时间上没协调好,导致我们到达冰壁下面的时候,还有两支登山队在这里等着登顶。去顶峰的通道狭隘,教练说如果要上去,得在这等起码两个小时。这个时候天微亮,山上雾气很浓,能见度不过三四米。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还是先等一等,等到天亮雾散了再说。但我们运气不好,没等到雾散去,反而等来了下雪。没办法,我们只能决定下撤。
在山顶我们还能呆一会儿。教练问我们有什么感受,大家都说不出什么。没到顶峰就要下撤,我们的故事跳过了高潮,直接走向结尾。拥抱教练,合影拍照,然后一点都不停留地下撤。
回高C2,天还在下雪,在帐篷等了一会儿,收拾东西的时候烧了锅水,结果气罐气不够,没烧开,这个时候自己保温杯里已经没有水了。后来忙着下撤,也没继续烧水,其他帐篷情况也差不多。结果就是从高C2到C1的这段路,我们基本没有喝水。过冰川的时候我渴到了极致,盯着冰川流水,想着这水能不能喝呢?(后来听说景鹏也是和我一样啊哈哈哈)更恐怖的是,到了C1,C1也没有水,只能自己烧,好在动作迅速,好歹是在离开前烧开了一锅水。
C1到本营,我们的包还是和上来一样给背负背。这段路天一直在下雨,冲锋衣防雨性能不是很好,没多久冲锋衣里面的抓绒有些湿了,即使在徒步,全身还是发冷,下了山,手已经冷得发麻。回到本营,一群人都躲在厨房帐里,脱下湿了的衣服,在这里留守的老人给我们开水暖身子。郭老板也从帐篷里出来,在山下呆了两天,郭老板已经完全没事了。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行程顺利,语气都轻松了很多。
因为我们下午回来得有些晚,运物资的马夫用已经下班了,如果要今天把我们的包运出去,我们就得加钱。于是教练和老队员决定先人回甘孜,明天再回本营拿物资。
坐车离开雀儿山,心里没多大波澜,曾以为离开这里,定然会怅然若失,原来我并不留恋她。当晚就回到了甘孜,去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红绳不见了,倒为这个有些烦恼。

点评

湿,冷。好想抱抱你们。  发表于 2019-10-7 19:04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6: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14. 当我们一起走过—队伍解散
回到甘孜,自己反而平静了,那些心事像是留在了雪山,随我回到甘孜的是深深的疲惫。登山,就这样结束了,再去想再去评价这次雪山之行也改变不了什么,心里只是暗暗想,顺其自然吧!时间会告诉我,这次登山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
可是,再怎么自我安慰,心里还是有股淡淡的忧伤。我讨厌对自己在意的事情说顺其自然。
吃完晚饭开始开会,我拿出手机在一旁录音,一边听大家说自己的感想,一边却在想自己该怎么说。看到雨萌欣怡哭,想着我还是平静点说吧。可是轮到自己,情感在开口的一瞬间就突然爆发,本来只想说登山队和登山的问题,说出来却是对这次登山、对登山队满满的失望,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也许真的是期盼太多,加入登山队,其实最希望的不是去雪山,所以换山的时候我并不担心,因为去哪都无所谓,我真正想要的,是和一群人用心去做一件浪漫的事,想付出与被付出,想和大家一起,成为一个独一无二、令人羡慕的团队。可现在,登山队不要说达到我的期望,甚至达不到我心里登山队的基础标准。那时我真的无法接受,无法接受两个半月的努力坚持,换来的是如此的一个结果,我怨,我不甘,可是我也知道,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后面的人再讲了些什么,已经完全记不住了。
回到旅馆,很累很快睡着。
还是凌晨醒来,终于要回成都。坐上小幺教练的车,这次确切地感受到这趟旅程真的要结束了,怅然若失,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不想让队友看见,低头装作没事。后面开始低声抽泣,尽管自己尽量控制,小黑还是听见了,在后面默默安慰我。
一切还是就这样结束了啊。
回到成都已经是晚上六七点了。洗澡吃晚饭,然后再开会。说了很多但其实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在甘孜和在C1说的话再阐述了一遍。开完会,队伍算是解散了。
在成都多呆了几天,队友陆陆续续离开。没事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呆在梦之旅四楼,偶尔回想登山时的一些事情。我想我的确是个很不成熟的男孩,我还是无法去释怀,时间再怎么去洗涤那些不好的回忆,它尝起来也还是苦涩的。每回忆一次登山,就觉得有些东西在离我远去,那大概是对生活的热情吧。
但好在记忆里也有一丝丝的甜。雀儿山的湖泊星空冰川,四姑娘山本营的那个晚上,每次我们自主训练时都在的士统……如果不曾来雪山,我也遇不见他们。我想,我不会后悔。
陈老师说,登山对男孩子来说是一次心灵上的成长,对女孩子来说是一次身体上的成长。开会哭的时候,忘记谁说成长都是痛苦的。是啊,成长大多都痛苦,可是,总有些成长是温柔的。我很幸运,除父母外能碰到过那么一群愿意彼此付出的人,带给我这种温柔。可是我实在太贪心,一厢情愿地想把这种温柔也带进登山队,未曾想过别人是否愿意。原来希望登山队能如《当我们一起走过》里唱的一样,可以一起承受,一起感动,可惜没有如愿。但好在,我们还是一起走过了。那些伤痛的时候和那些开心的时候,也足以去回答为什么要去登山。
是时候说再见了,对我那个期待中的登山队,对我一直梦寐以求的雪山。
再见吧,再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6: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太空的鱼 发表于 2019-10-5 16:38
14. 当我们一起走过—队伍解散回到甘孜,自己反而平静了,那些心事像是留在了雪山,随我回到甘孜的是深深的 ...

在甘孜开会的录音还没整理出来,晚些时候再发咯,想大概看一下的可以去康康流水队记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7: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外太空的鱼 于 2019-10-5 17:18 编辑

15.写在后面
关于标题:标题是很早就想好的,每个标题都比较符合当时自己登山的心情。但自己写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很多篇没有扣题,因为写的时候感情和登山时的心情有很多不同。后来也懒得改了,标题真的很难想啊。。。
关于队记:写队记的时候想分两块写,一块主记事(就是现在的这篇),一块主记人(给每一个人写详细的一些事情),结果工作量太大惹,顶不住写不完,之后看看能不能更完。另外队记都是以我的视角写的,我自己也有很多东西选择性没写,可能很多事情没写,大伙可以补充补充。
关于记事和抒情:其实登四姑娘山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木的感情,所以记事比较多,登雀儿山的时候自己心事比较多,无心记事。。。所以可能前后俩段会有些突兀,中后半段有些事情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概就那样),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指出。
关于登山队:登山队还是棒的,至少顺利完成了登山。抒情队记里自己主要写的是自己当时的想法,可能很多部分都写登山队怎么怎么不好。不过去登山不用因为我的队记纠结啦,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我当时感觉不好,但欣怡雨萌环宇济国他们感觉都和我完全不同,可以去康康流水队记或者我不知道啥时候更的甘孜详细会议记录。另外提个建议,登山期间(包括集训期预选期)可以多开会,或者说开会的时候可以多让队友说说自己的感受,感觉今年开会,除了工作就没啥了,交流交流感情也很重要嘛。关于这次登山:登山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幼稚的小孩,感情都很纯粹。现在回一下登山时的自己,觉得自己怪傻的啊哈哈哈哈。自己现在对这次登山的看法可能之后会写,现在写不动了。
其他:文笔有限,凑合着看吧。想写队记的赶紧更呀,比如那个全世界屁股最翘的男人。

点评

今天更!  发表于 2019-10-12 08:03
这就是你这么久没更的原因?😒  发表于 2019-10-11 11:00
感情要慢慢酝酿,故事要慢慢去讲,路那么长,要有光亮  发表于 2019-10-6 13:11
发表于 2019-10-7 19: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数一下,其实听过很多次你讲雪山的故事。从最初的海南群直播,到海南队夜聊,到操场和景鹏一起,再到单杠场夜宵局……不过感觉它们和这次看队记最大的区别就是,之前每次述说时,情绪都会被一些话题岔开,即使是伤感,也会很快被愉快的氛围冲淡。不知道平儿你怎么想,会不会生气每次我们插科打诨用各种八卦干扰你,不过只要有我们在,悲伤就不会成为你生活的主旋律哈哈哈~
发表于 2019-10-8 22: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一百遍
梁东平,一个手绳永远带不到活动结束的男人

点评

因为总是忍不住回头啊 等到哪天不说再见了,那就真的再见了  发表于 3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1: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Jane 发表于 2019-10-7 19:23
数一下,其实听过很多次你讲雪山的故事。从最初的海南群直播,到海南队夜聊,到操场和景鹏一起,再到单杠场 ...

不会生气啊,这有啥气的
啊哈哈哈悲伤当然不会是生活的主旋律啦,因为你长在我的笑点上啊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6.此情可待成追忆-甘孜会议记录(上)
小幺教练:当时是雾天,就算你登顶,然后,就是在上面和下面它都是一样的(都算登顶),因为差不了多少(高度差不了多少),如果说天气好那么我们不去冲顶,那肯定就是有点可惜了,但是因为天气原因,我们还要为大家的安全着想,不是说我们光为了冲顶,我们是可以冲顶,那么出现其他症状的话,那我们就不敢说百分之百地保证不出现其他问题,都明白吧?
大家:嗯。
大刚:额,先说下职务吧,是这样的,我是今年到最后一个月临时加进来的......
小幺教练打断:额,我有个要求,就是,嗯,这个职务的话你们回去以后自己慢慢开会,我们现在总结的是你们在登山过程中,你的感受,你学到了什么,然后以后要怎么改进,我们现在讨论的是登山方面不是说工作方面,你们工作方面可以自己开小会,我们现在聊的是在这次登山你感受到了什么,你领悟到了什么,以后要怎么做,我们现在聊的是这个ok?(没错,人类的本质是台复读机)
统:那还是说。
大刚:(笑)我就是临时一个月加进来的,还是同样的。然后我比教练,嗯,我和三位教练他们接触也就多接触30几天,在我来之前,额,我在成都呆了两天,之前我跟大家好像都完全没有接触,加进来之后会出现个个问题,就是大家对我都不熟悉,我对大家也不熟悉,和大家真正有互动的时候是在这个登山过程中。那这个登山,我的总体感受,就从整体来看,就两个字形容,哦四个字,还算可以,为什么?就起码他是个完整顺利的下撤,没有出现一些大问题,也没有出现一些大纠纷,不管是队员之间还是整个活动当中,整个活动还算顺利,这在我们学生活动中来讲都是比较好的一点。那感受方面,和大家接触完,对大家脾气啊各方面都有些了解,总体,呃,就是,怎么形容呢?五味杂陈(笑),不好说,各种东西都会存在,既有在活动过程中对大家的失望时候,也会有很欣喜的时候,因为我明天晚上十点就要飞走,以后可能和大家见面会很少,很多东西可能过段时间才能酝酿出来,然后我就简单说一些这两天总结出来的一些东西。
总结出什么呢?就是我们队伍的整体实力太弱,这个我跟教练也坦诚说过,我们前期的准备,锻炼包括技术方面其实都很不成熟,这个可能是我们学生社团的共同问题,就是我们太不懂。不懂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就是会造成混乱。如果我们是一个成熟的队伍,我们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那我们登雀儿山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状况,什么状况呢?就是我们比教练还清楚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们能达到什么目的。因为教练和我们并没有很多接触,实际上我也是在成都去甘孜的前一天才和教练取得联系,这和我们前期很多工作是有关的。就比如不断换山,从四川换到西藏,这个可能大家都知道,从西藏又跑道青海,一直找不到我们想要申请的山,最后才转道四川。而且转到四川我们的教练也换了,这个教练也知道,就是我们之前的教练他们临时不来了。(教练:对对对)我们都到了成都他们才告诉我们:我们不来了,我们找到另外一个教练。那这样我们几乎是没有前期沟通。这就造成很大问题,我们想要什么教练是不清楚的,我们哪些方面不足需要调整需要改进,教练也是不清楚的。等教练完全了解我们之后,我们都要下撤了。那这种情况我们要怎么做呢?那肯定是加强自己的能力。如果我们自己有充分的资金有足够的实力的话,教练很开心带着我们走就行了,中间会很愉快,不会出现太多的生气。我其实很理解教练在山上的决策,因为作为一支登山队伍,首先得安全,面临危险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抉择,这是很难做决定的。如果确认不了情况,那我们做决定都是保守的做,我们自己做决定也是这样的,没有办法的事。
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并不是很好,如果我们做的很好,整个队伍的实力都更上一层楼,我们自己对山峰的把握度大一点,我相信我们的结果肯定比现在好。
小幺教练:其实这是顶峰堵车的原因,哈吧那边出了点问题,就云南那边。因为我们之前和他们沟通好了。我们说:他们在c3营地一点钟出发,我们c2营地一点半出发,所以说我们在时间方面是和他们沟通好的,只是我们到了c3营地,他们才出发,当时已经很晚了,已经避免不了了,我们不可能说不上,所以我们也得上。就时间这方面,小冯教练已经和他们说了很多次。
小冯教练:我们是跟哈巴商量的,没有和川藏队商量,川藏队只和哈巴商量,没有和我们这些高c2的协作商量,导致哈巴三点出发,川藏队一点半出发,就时间搞混了,所以我们到了c3,他们才出发。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这里可以提前出发,他们也可以调整下时间,就我们只和哈巴商量了,但川藏队和哈巴商量的时间和我们不一样。
小幺教练:对对对。
大刚:其实登山就是会面对很多不确定性,这就是有时候我们为什么喜欢登山的原因。因为如果你做确定性的事情,不会有那么多意义。只有有很多不确定的因子,需要你去改变,才是你想要追求的自己,这也是登山的一个魅力所在。
我们出现了这个状况,除了教练说的因素以外,我们还是要更多地关注下自己在准备中的不足,包括自己能力方面的一个情况,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因为我们还是一个有追求的队伍,我们还是又去尝试的觉悟。前天晚上柄然和遥华一直在和教练说自主修路的事情,我们也争取了,这个事情教练也是支持的,对我们来讲这就是登山的精神所在。所以说后面结果怎么样我们无法把握,登山本来就面对很多无法把握色因子,从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从中找到乐趣,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应有的一种东西。
另外再说两点。一点是登山我们不是来旅游的,我们还是希望说认真地去准备它,把它做到极致。如果你把登山当做旅游来对待,实在是太浪费了。另一点就是大家也不要把它看得太沉重。就是现在协会的一个方向,大家会觉得登山太过辛苦还是怎么回事,把登山看得太远太沉重。太沉重之后就是这个事情变得不那么好玩,不那么有乐趣,也没有持久的兴趣去做这些事情。其实这个事情还是蛮有趣的,我们来也是要带着一个玩的心态,既要把它做得好,也要把它做的爽嘛,不然我们来干嘛呢?就是不要把它看得太沉重,虽然这件事看起来比较艰辛,但是做下来,也还好吧,登山还是挺有趣的。大概就说这么多吧,有时间再详细说其他的。
小黑:其实当初为什么想来雪山,怎么说,现在已经想不起了。想了很多,到我讲就突然全忘了。我来雪山是以一个新队员的身份,其实还有很多没做好,比如说冰裂缝,我应该是唯一一个两只脚都陷下去的……吧。从结组不久,教练在前面说沿着脚印走,就前面的雪坡有两排脚印,一排比较深,一排比较浅,然后我就往比较深的那边走,然后就踩进去了,只陷到了大腿,自己上来了,当时小幺教练在前面喊,我没听清。
小幺教练:不是,就是你陷得不够深(大家笑)其实还要让你掉深点你才长记性(大家笑)
小黑:之后的话,就是整体过程还是比较开心的,就压抑了两天,之后就是想着跟大家一起上山顶。学了一些东西,和我们平时训练的不一样,就是教练教的那些东西。然后感受方面,脑子里想得很好,但想表达出来的时候表达不出来,就还是比较开心的吧。到山顶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哭,最后还是没有。其他的暂时想了又忘了,就先这样吧。
郭老板:先和大家道个歉,就是很让大家担心。从c1到c2的时候,自己确实走困了,最后考虑到不拖累队伍,还是先下来了,没能和大家一起冲顶。
总的来说,这次和大家出来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从集训到现在结束,有几个让我很不开心的地方。一个就是开会的时候总有人玩手机。还有就是吃饭等饭菜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够把手机放下来,多和大家聊聊天。还有四姑娘山冲顶那天,那天早上让我很生气,为什么生气?因为冲顶前天士统说了,三点起床四点出发,我认为的四点出发,就是三点五十多快到四点的时候,大家都从帐篷里出来,所有衣物装备都穿戴好,结果那天四点钟还有很多人在帐篷里出不来,最后我们是四点十五出发的。你们在协会呆这么久,进了登山队这件事都发生了,这是不应该的。外出说几点走就是几点走,你为什么到了雪山反而做不到了?那天早上四点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骂人,就是骂那些还在帐篷里的人,但作为一个老会员来讲,我应该骂你们,但作为一个新队员来讲,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合不合适。登山队算我们厦大登协的一个核心队伍了,我真的希望大家把记录这一点做好,就是时间观念和登山队纪律,其实士统在c1那天说了那些话之后我真的很想说,但是为了大家后面两天的冲顶,所以我就没有说,我想等下来之后再说。就是我们协会肯定要往下传承,今年队伍的很多人明年肯定会再来,我希望就是我们真的不要把登山队的纪律搞得还没外出好,嗯,就先这样吧,总之和大家一起出来还是很开心的。
陈老师:我觉得我们是学生登山队,和外面的商业登山队的形式肯定是不一样的。其实两位教练,小幺教练和小冯教练,一比七的比例是比较大的,如果昨天早上一定要在那等的话,那条山脊只能过一个人,你们没有到过山脊,你们是不知道这个把握有多少,所以天气好不好,我们能不能上,这都是老天爷的安排,我们不必过于纠结。作为一个学生登山队,最重要的有两点,第一个是在攀登过程中修炼自己的心性,这是一个,为什么别人总说你去爬一次你有什么感受,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我们在坐的二十个人,每个人的脾气秉性都不一样,每个人的体验也是不一样的,我自己体验过六次雪山,我每一次的心情都不一样,但是每次我下到雪山之后,我都会对自己讲,我只要自己还爬的动,明年我一定还会再来爬,原因是我每爬一座山,我自己感悟的东西会多一层,所以这个过程,因为现在你们和我的小孩子差不多大,所以长辈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说教我的时候,我也是不爱听的,但是当我到了这个年纪,我去爬山我去感悟的时候,会觉得说,一件事情值得我去坚持,其实今年我感觉我的背负能力比往年差一些,确实是的,往年说什么带一个相机头他妈的我带三个相机头上去也没问题,今年我就完全没这个概念,哎我不要带我不要背,因为什么呢,我要把我的体能好好的分配,这就是我的一种感悟,我做不到的事情我不做了,我不勉强自己也不拖累队友,这很重要。所以说我们学生队伍,一个是你要体验感悟,其次在这个过程你要学会互敬互助,什么叫互敬互助,就是要把自己在这个队伍的价值体现出来,我的职务是摄像摄影,我起码要把我们的整个过程保留出来,并且美好的把它呈现出来,其次当我看到很多新的队员,他有很多地方做不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去帮助他,让我们这个队伍更加完整,这也是我在做的。为什么我和大家谈到说我们这次有点像是借助厦门大学登山队这个躯壳之外的雪山旅游呢?我觉得我们的凝聚力不够,这个凝聚力不表现在别的地方,一定表现在你个人对这个活动你能够主动去付出了多少,我想这才是凝聚力。在坐的同学中一定有明年的雪山队长,协会的会员,是不是?你要记住陈老师今天讲的话,一个队伍一定要有凝聚力,没有凝聚力带出来,千疮百孔,我们这样下来了,坐在这里喝喝茶,吃吃饭,回忆起过去都是美好的,可是我告诉你们,只要出一个意外,这所有的气氛绝对不复存在。我那天在C2(C1啦),士统那天其实是有感而发的,我只想说是简短的,我不希望我们马上要去登顶的队伍显得过于悲观,我不要讲太多,原因就是我们在大本营到C1再到C2的过程中出现太多的问题了,有一个积累,情绪上有一个反弹,是吧?这就让我想起了去年我们在甲冈,嘉舜在日喀则我们要进山了,嘉舜在那边失踪了一个半小时,他是队长,原因很简单,他觉得他提出来的要求,很多队员都没有做到,他自己很自责,他觉得他这个队长做的不够,他很自责自己出去转了一个半小时,我看他快回来了,我就特意去门口等他,我告诉他,你是队长,如果这个时候你的情绪太负面,真个队伍都不需要进山了。一个队长就应该怎样,哪怕痛苦也要表现得坚强一点,轻松一点,就是这样子。所以学生登山时这几点要注意,我觉得今年队伍在凝聚力方面是不够的,原因很简单,前期准备不充分。你看我们同学单节不会打,雪爪不会穿,这要命啊!往年谁敢把这样的队友带上上去啊!你们昨天下山是很开心地滑下来的对不对,你想想看,凌晨两三点,黑漆麻五的,你滑下去试试看,你滑到那里去我都不知道,人对自然要有敬畏之心,对自己的能力要有个底线,我第一次去雪山的时候是四十二岁,我就对自己讲,第一,体能上我不要输给我的学生们,我是体育老师,我们自己的修炼手段多一些嘛,第二,我不要给我的队友添麻烦,这是我第一次上雪山时对自己定的两个最基本的要求,这其实还是回到刚才的例题来说,我要为这支队伍做贡献,而不是等队伍来关照我,那你这样去参加商业攀登就好了,一对一,一对二这样都可以,不要说六千两百米,八千两百米都能把你抬上去,这是真话。所以在这个里面你再回头想一想,你在学习这些技能,运用这些技能的时候,其实也是你个人的成长,我们这里没有一个是职业登山的,是吧,像济国,本科毕业,马上要去北大读博士,你说他是职业登山队员吗,他不是,他愿意来,愿意用这样一个独特的经历来感受一下自身的成长,这是非常好的,我们厦大登协这么多年来,一个是安全,第二个是传承地非常好,真的,我觉得这次的话,从西则开始准备,确实是有点浮躁,换山换四次,我春季过后就和西则说你赶紧把山定下来,因为早点定好山,定好我们地教练队伍,提前沟通下,大家哪怕不见面,提前沟通下,很多东西我们都能知道对方要什么,我们可以很好的配合,我们这个是不够的。不过还好,几位教练和你们年龄都差不多,一路上都是欢歌笑语的,这非常好,这是一个攀登队伍应该有的情绪,但是回归到本源上,攀爬的过程中,第一是风险把控,第二是自我管理,第三是情感升华,我们现在总结的过程就是情感升华的过程,我自己感觉是这样子的,学生队伍都很可爱,但是不能跨越那条安全线,你无知就是无畏,无畏就是自我伤害,假如你自我伤害了,我们讲的难听点,你死就死了吧,可是有时候你会拖累你的队友,想想在大冰壁的时候,你一个失足,队伍哒哒哒一串就下去了,这个在登山界是很常见的。李宗利在哪里滑坠了三百米啊?小冯:日本啥啥啥。他滑坠了那么长,头盔都摔烂了,浑身骨头都成渣了,讲个笑话,骨头都摔断了很多地方,我们西藏的两个教练把他背了下来,你看现在人家是不是很牛逼的人,原因是什么?就是他活下来了,雪山那个地方真的不是和大家想的那样,青春冬日一日游的感觉啊,出去走一趟回来啊你看我有一张登顶证,不是的,一张登顶证这个有什么,你有六千米的,人家七千米的八千米的个个都很牛逼,是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所以对于我们雪山登山队,第一,我们这次安全的完成,这是非常好的,第二,同学们在其中要有成长的过程,这个东西别人没办法给你灌输,只能你自己反思,这点很重要,还有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青春是你的资本,但是你能比人家早意识到这一点,你用命去博了一次,那么在未来的人生路中,你会在未来的人生路中比人家早走一点,但是相对要给同学们传承的就是这些东西。你们在回忆一下,我们过去那么多毕业的同学,我们的首届会长叫张宏宇对吧,他现在目前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还关注着这个协会,晓银你们都认识吧,晓银已经毕业那么多年了,只要协会一有活动,义无反顾出力,找人,出钱,拉赞助,什么都做,原因很简单,对这个协会有感情,比如说士统,登山队以前的工作都是西则在做,做的好不好我们不管,后来西则说不来就不来了。你看士统一个人默默地就把登山队撑起来了,你说难不难得?我告诉你这是很难得的,假设别人有个烂摊子丢给我,我肯定要考虑下我要不要接是不是,可是他很愿意地承担了起来,并把这么多水平参差不齐的同学带了上来,他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这点所有同学都要有感恩之心。那最后一个,我觉得说人嘛,就是在这种磨练中不断成熟,下一届会长会在我们之中产生,我希望这次总结登山的问题也好,得到的快乐也好,你自己心里要有数,到明年,你要列个计划,几月到几月是冬训,而且我还有个建议,没有参加冬训的同学不准来雪山,这个是我们之前就有的规定,不是说今年就没有了,是以前就有连续了很多年的,我15年格拉丹东,16年卡鲁雄17年阿尼玛卿18年甲岗,从甲岗开始有点松了(郭老板:16年就开始松了)但是说实在的,这种没有去冬训的,对冰雪环境完全没有概念,还是我们刚才说的:有时候把自己伤了你都不知道什么把你伤了。所以到时候新的部长要注意,冬训要抓好点。冬训在双桥沟嘛,小幺教练都是大家的好朋友了,去找他,去他家吃喝就住他家(大家笑)。而且大家这样和教练相处得很融洽,很难得的,我们和每一届高上教练关系都很好,我的手机里面每一个教练的微信我都有,我们有空还会聊聊天。所以冬训这个东西,一定记住要抓得扎实一点。第二,作为未来队长的话,你要有计划地安排,比如说核心的技术,打比方,小刚和大黑他们两个在冬训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好,你这个时候就要主动和他们两个说:你表现得非常好,假设有机会的话,你应该在夏季来参加我们的暑期登山活动。这些东西的话一定要考平时的日积月累,到时你一提到雪山报名,人家就回蜂拥而至,而不是在那犹豫我要不要去啊?好像我也不那么喜欢登山。想法会很多。一个队伍的建设它一定有个周期,我预计半年是必不可少的,是吧,这是一个,第二个,你在找登山队员的时候,其实一个完美的团队他应该是互相协作的,他的性格上面有那么一个互补,所以你在主持你的团队的时候,比如说,景鹏太吵,不行(大家笑),但景鹏有一个很大的优点,他吃苦耐劳,他很愿意帮助其他的队员,这个权衡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很多。真的是我们登协的每一任会长都是很优秀的,是不是?到我们最后选山,(队长)你也要尽量在春节前后选定,为什么呢,你要有一个周期去观察山周围气候变化的规律,还有教练也尽量早点找好,还有最后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每一步你一定要有个节点,我三月份之前一定要把什么完成,我四月份之前一定要把什么完成,这个一定要做到,事情一拖,就拖到别的地方去了。像那天我逼着奇龙去写那个队记,那是什么事!我告诉你你这种表现还想来雪山?妈的全部把你踢开,到谁写谁就写,写完了你写的好坏是另外一回事,你贴张照片写个五六十字,是不是你的总结?是,这个东西数这样子的。所以我希望下一任会长组织队伍的时候,多回忆一下雀儿山我们经历的这些东西,那么你自己也会有一个清晰的脉络,做的时候你就会比较轻松,对吧。今天就登山这方面讲这些,回成都的话个人表现我们再说。
欣怡:我觉得陈老师讲的非常好,非常经常买和全面,所以我就从我个体来说,不说那么宏观。首先,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不后悔在这个夏天有这些经历,然后我先哭为敬了……
陈老师:先哭为敬了,教练都夸你,说没想到欣怡不声不响地就这样摸上去了,是吧!
小幺教练:因为平时像这种女孩的话,就是……(陈老师:比较柔弱是不是)对,是比较柔弱的,但在这次登山中,确实很厉害。
陈老师:其实登山过程中就可以看到欣怡性格里坚韧的一面。
小幺:因为在登山过程中,不是说你有多强你就能爬着个山,你看欣怡,她就默默地走,在那埋头苦干。
欣怡:然后其实我是那种,就是,反正就是我不后悔夏天有这个经历,其实我总体上还行,然后从集训期到现在有两次是特别沮丧的。其实我是一个内心比较平静的人,但是有两次比较沮丧。一次就是一直换山,然后之前没那么多(换那么多次),但是就是换了很多次之后,青旅那边都已经定好了 马上就要交定金了,突然说要换山。那时一直换山,西则中途退出,就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哽咽,哭)然后那一周冲刺,俊铭来看我们,雨萌先是抱着俊铭大腿哭(大家笑,一阵调侃)然后后来我跑完之后,我也坐下开始哭,刚好你们男生跑过来我也哭完了,所以就还好,没有被你们发现。那是第一次沮丧,而且那次很慌,不知道自己这么辛苦到底为了什么,终点在哪都不知道,前期那么准备,就像,没有方向,你只是在努力,而不知道为什么努力那种感觉,第二次很沮丧的时候就是在c1的时候,大家在互相抨击的时候,就说我很失望,我对这个队伍很失望,这是第二次我觉得特别沮丧的时候自己。然后,嗯,团队方面的话,我个人的性格的话,其实我很少融入这种特别多人的队伍,冬训队算是第一次,然后雪山队是第二次,然后这也算一种特殊的体验吧,因为我不是那种很习惯和不认识的人接触和交往的人,我一般只跟自己关系很好的人接触,其他人几乎是零接触的那种,然后这个对我来说还蛮新奇的,其实我对团队没什么预期,但也不是失望,就是这种多人的团队大家性格各异,我觉得很正常,有矛盾,或者冲突,或者失望或者其他什么的。对团队我还是挺满意的,就是对我来说,这是给我一个了解跟我性格很不同的人的一个渠道,可能一些人在我之前是完全不会接触、去靠近的,但是就是这种团队让我去了解,见识到更多性格的人,让我发现大家都很可爱的点,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体验,如果是我要加入一个团队的话,我肯定是要和这个团队接触的,然后团队方面说完了。
个人方面的话,就是技术和感受两方面,技术的话我还是很抱歉,在冰壁的时候冰爪掉了两次,济国和陈老师在上面吊着,还在后面帮我穿鞋,我当时特别想哭,觉得自己太差劲了。感受方面的话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单线条的人,我来登山也没有太大的责任感,也没有太大的成就感,我就是把它当做一次我没经历过的体验,所以我想体验一下,不管是这种人际关系还是这种生活方式,或者是这里的风景,反正就是我没体验过的东西,我很好奇我想试一下,我也没想很多,可能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任,来雪山我并没有想过协会的传承,我就是,我可能并不是很适合团队,我就是比较关注个人感受。然后我爬完山后我和我妈说:我爬完一座雀儿山了,我已经下撤了,我说算是登顶了就还有一段冰壁没爬,然后我妈说你登顶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可能不了解的人都会这么问,然后我说没有什么感受,我说我追求的从来都不是登顶的那一瞬间,可能不了解的人都会这么问,回想雀儿山登山不是说就冲顶那一下,而是整个过程给我的感受,对我来说,不止说攀登雀儿山吧,就是加入登协整个的感受,对我来说。冲顶那天我哭了好多回,但因为带着墨镜和口罩,所以看不出来,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受,它不是简单地开心或者伤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我当时就是会哭。但我以前会觉得这是软弱的表现,但这改变了我对哭的时候见解吧。然后我觉得最大的改变,也不是改变吧,就是一种心态长的变化,就是不管是登山还是其他普通的外出,它都让我更加坚韧,其实我性格不是很坚韧的人,我是那种很容易放弃的人,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感觉到一点不行我就会和别人说我不行了,然后让自己不要那么狼狈,让自己保持姿态上貌似的那种好看,来雪山最大的感受就是就算你心里说我真的不行了,还是要一边哭一边说我可以,我能上去,因为你不上去你就只能下去,可你下去也很累,那么还不如上呢。然后对我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可以一边哭一边说我可以,继续往上爬。然后,另外一点,就是那种真实的感觉,对我来说,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很大地坦诚给很多人,其实有一种卸掉盔甲的那种感受,其实这需要一定的勇气,把自己的狼狈呈现给别人看。但这种真是真实的感受也会给予你非常多,你会去不畏惧很多东西,因为你都敢于把自己的狼狈给别人看了,这就是我的感受,对登山其实我兴趣没那么大,但是我觉得它真的给予了我很多,我也不确定我还会不会去冬训和雪山,但是我觉得就随以后的心情,现在不为未来的自己想,我想我还是会留下来。(完毕大家鼓掌)
雨萌:其实欣怡想表达的东西很多都是我也想表达的。我记得在雪山分享会的时候,西则就问大家,为什么想去雪山,问道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说我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西则就说那你们派个代表说吧,反正你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虽然说我们都不擅长交流,但确实我们想表达的东西都很像,比如说沮丧的时候,开心的时候。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单线条或者说很复杂的人,我不会说去想很多,或者说让我感觉到……对,我开心的时候就是开心,我来了就是来了,然后我也觉得,好像也不必强求,可能用遥华的话来说就是得过且过,但我觉得更是一种随性而为,登山的过程中的话,我这次的感觉就和上次的不太一样,上次是等大峰,也是被拉崩了,那次被拉崩,也是蒙着口罩在那哭,然后到了峰顶,情绪还特别激动,那时候激动的感觉和现在是不一样的。那时我哭得比较大声,就是有一种冲顶的喜悦,峰顶的风景很好看,(上去)又很难,就有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很庆幸自己能上来的那种感觉,这次的话我原来以为我对登顶会有很大的执念,但是冬训是因为自己得到了,有些人没有得到,然后就是想,万一我没上去会是怎样,所以我觉得我对登顶会有很大的执念。然后这次上去了,我其实挺平静的,但是我又不平静,我其实也哭了,就是蒙着眼镜带着面罩一直哭,但是我是,就是一种完全的情绪上的发泄,我觉得我那时就是难受。到了顶峰其实我其实还是平静的,但是我这次不是自我的感动,我就是有一种,嗯,挺感谢很多人的,比如说拉我上去的人,给予我很多帮助的人,还有一路上默默陪伴我的人,这些我都是非常感动的,就是有一种活着的感觉,其实我觉得我现在没有执念的一点就是我自己没有实力上去了,到那里我就很圆满了,因为可能就以我当时的实力我就是上不去了,所以我觉得很圆满了。然后下山的时候是我比较开心的时候,反而登顶的时候就被钝化,就感觉自己一直在爬,不知道怎么表达当时的心情,就是可能被拉崩了,只能一直往上,然后因为如果我选择下撤的话,就会有一个向导带我下去,那可能就会带下一队的人,而且后面的风险又很大,我清楚自己不是很严重的高反,只是体力透支,然后我只要咬着牙坚持我就上去了,就是和欣怡讲的很像,你只能选择坚持,你只能往前走,你知道自己被拉崩,你也只能往前走,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知道自己是能活着的,虽然当时我以为我自己要死了,当时我已经开始自言自语了。(一段时间)还有一点想表达,我们都是比较独立个体的人,我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坚持,我其实是个性比较自我的人,我有时不会很去关注一个大团队每一个人的想法,感受不到那种温暖,但是我又很不希望看到大家不开心,就是,我觉得,嗯对,我不知道怎么表达。
欣怡:我想补充一点就是,大家一起在c1开会的时候,然后就说,我很沮丧,我觉得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我对这个团队很失望,它没有我之前是我团队好,然后我有很多不满意的点,然后好像很多沮丧都是在指责别人,但是大家都是一样的啊,而且团队是由大家每一个人组成的,不是说我对这个团队失望怎么样,如果你对这个团队失望的话,那你有问过自己你对这个团队又付出了多少,让别人有减少那么一点失望吗,为什么都把归因归结到别人身上,没有往自己身上想一想呢?为什么一直在说这个团队不好,却没想过自己也是团队的一员,自己又在做什么呢?
雨萌:对,其实我也知道我们团队不是完美的,没有那种家庭式的感觉,但是都是大家一起选择的地方,都是大家一起想做的事情,都是大家互相认可的人,然后有时候我觉得真正精彩的地方就是大家磨合的过程,人性最美的地方就在于他的复杂性,没必要去,嗯去.......就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因为很多东西陈老师也说了,感情方面欣怡也说了,我就是一个发泄情绪的工具人,那结束了,谢谢。
奇龙: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首先就是我很感谢每一位帮助我的人,因为我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太好,靠着大家才活到了现在,主要是两件比较大的事,首先就是刚到四姑娘大峰的那天,就是那天我高反一直吐,那天特别难受,就很感谢雨萌陪我走一会儿,东平晓昱在那烧饭煮水什么的,那很感谢他们,才能坚持度过那天晚上,然后第二天就是冲顶那天,在冰壁的时候我的那个冰爪脱了,然后很感谢大刚绑我绑,感觉很对不起大家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在冰壁上带了些时间,消耗了大家的体力,觉得自己不该。但是当时就是自己挺绝望的,自己想下去又没办法,就那种。其次就是说下个人感受,我觉得登山带给我很多,我就一点点说吧,就改变了我的性格,对我来说就是性格改变了一些,我原来性格有些急躁,遇到一些事情就会崩,然后就是会嫌麻烦,然后这次攀登经历了很多事,觉得遇到事要冷静一下,就是要古井无波。然后就很多事学会去坚持吧,主要是集训期吧,我觉得集训爬楼梯冲刺就带给我挺多的,对一件事就不会那么嫌麻烦,做一下就想着放弃,就是你要坚持把它做完,包括登山也是,在冰壁那会儿,我冰爪掉了之后我就觉得我有点爬不上去了,感觉脚往上蹬,整个身子就往后仰,感觉快掉下去了,后来感觉就是使劲使劲睁眼闭眼睁眼闭眼循环了好几次吧,爬到后来就有一种把我拽上去的感觉。
后来拿着冰镐好了一点,其实我开始去登山就是和人有类似的约定,还看得很重要,但是当我那天真正到达了顶峰,以前想的是要实现约定,打电话什么的,但是到了顶峰又感觉没那么重要了,当时自己心情也比较平静,也没有哭出来之类的,就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个心愿吧,然后之前想的那些很激动要打电话之类的也没去做,就觉得这件事完成了,那些事情也没那么重要,自己在过程中收获了得到了,就够了。登山的初衷,一方面是为了实现心愿,另一方面就是打磨一下心性吧,然后自己技术方面自己还有很大不成熟的,就是那个绑爪一直绑不紧,然后就是觉得来过冬训可能会好一点,但自己错过报名时间了,冬训也没来成。然后再说一下感受,我说的比较杂,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大家刚才发言都有提到C1晚上的那件事,有时候我心比较大,就没考虑到那么多,我觉得有一天晚上我情绪没调整好,其他集体都挺快乐的,在本营有一天晚上,就情绪没调整好,把很多事情都联系在一起,然后还但电话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现在就觉得当时脑袋烧坏了,就高原可能让我情绪变得不那么稳定,但我第二天晚上就想通了,发生的事情就那样了,现在想起来也不会去太纠结什么,这也是经历的一部分吧,也有值得去学习的地方。其实我是一个比较没心没肺的人,可能前一天我不管高兴也好失落也好,我就基本上第二天就忘掉了,又开始新的一天,所以我就不会去感觉这个团队怎么怎么样,可能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之前也没参加过这么多人的活动,所以我每天都是挺快乐的,就比较乐观,看的比较开,很多事情都觉得没什么,举一个很小的例子,就我跟别人起了口角,当时会比较郁闷,也没有说,第二天也就好了。额,嗯,我想一下,我也觉得我是比较随性,我是因为之前的约定也好,然后想让自己的人生多一些经历,所以我才来雪山,然后以后就随自己心情,如果还有那种感受还会来的(晓昱:下次你一定要自己爬上去。大家笑)。
陈老师让晓昱发言。
小幺教练:大家把重点的讲了就行,我们明天不是还要赶时间吗(啊哈哈哈,小幺教练也受不了我们了)。
奇龙:然后我就先说到这里,反正到时候还要休息,说这些就差不多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0-21 20:08 , Processed in 0.12997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