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2019包头到西宁] 如果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希望它只是故事的开头(2019南强骑行队暑期骑行抒情队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1: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Day 2 7.21 南昌—包头 打牌和狼人杀的时机原来那么少啊


关于火车上硬座过夜的“恐怖传闻”听了不少,终于有机会亲身经历的时候,有点好奇,有点紧张,更多的是怀疑这种环境还能否睡着。

我刷牙回来以后,发现孙炎、邓翊、拓颖和鸿伟都不在原来座位了,内心有点小小失落,位置紧缺,不得不暂时分开的一晚。成了彼此的队友之后,数人头成了习惯性动作,做什么事都会觉得有趣因为大家可以一起,所以有一天因为很多商家要卖瓜旅店暂时定不到一起的时候,我们会陷入纠结。

拎了一天的地席终于被摊开来,看似空间狭窄的座位下方竟然“别有洞天”,看上去打地铺是最vip的选择。男生都很绅士,除了雪晴巨早在座位上睡去,我、诗琦和晓卿都得到了vip的地铺席。

这里有个小插曲,其实小龙一定也很想睡地铺,他铺好席子,转过头问我“要不要睡这里?”的时候,我一时没有消化,迟疑了几秒钟,但还是点点头。对于我这种身高的人,顺利躺下还蛮曲折的,当时的感受就是哇这底下空间还蛮宽敞的,只要不要太介意空气质量,其实非常舒服,缓解了腰酸,哦也不能介意自己的大长脚老是碰到隔壁位子不知谁的脚or whatever.是相当新奇的体验。我刚躺好,听到小龙问晓卿需不需要睡地铺,然后晓卿开心答应了,晓卿很快躺到了身边。

躺好之后,感觉车厢又冷又安静,一转头可以看到左对面的诗琦。

我闭着眼睛待了一会,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当时的心情就是总觉得自己睡得这么好于心不安。我爬了起来看了看大家怎么睡的,陆瑶和小龙在左对面的位子上坐着睡,皓祎在我们这边的另一排座位上睡。我看了下又躺下了。舍不得vip位子,虽然不安我也没再说啥,又躺下,突然想起这个温度没披点什么睡觉可能会着凉。这时已经零点多了,火车里真的蛮冷的,我挺后悔没有考虑到这点,外套大家应该带了,但我们应该早点预估到晚上睡觉会需要才对。想到这里,刚好听到上面有点动静,我鼓起了点勇气,翻开驮包把五颜六色的骑行服和多带的那些臭美用的裙子啦裤子啦都“毫不羞涩”地一把扯出来,笑死我了,当我把一条裙子硬丢过去给小龙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写着“这世界上有种冷叫做你的队友觉得你冷”以及“算了我还是不挣扎了”。对我来说,这个举措算是鼓了点勇气吧,因为我也担心队友们会不会不适应我的这种关心,也担心会不会没有必要和作用,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突破了什么分寸,不过,他们是知道我是“陈二岁”的队友啊,所以我就没作太多思考直接行动了。让我比较欣慰的是,我的衣服们各得其所,陆瑶套上了我的长袖骑行服还嘴甜地夸了一句衣服很香,给雪晴轻轻披了衣服,另一条裙子皓祎拿着盖住了脚也夸了句什么,所以我觉得还是值得婆婆妈妈一次的,后来他们说我偶尔会变身“陈妈妈”。

再次躺下,心安了不少,很快睡着了。晓卿应该也睡得蛮顺利的。

睡到半夜差不多两点的时候,列车到了某个站,一大波乘客上车,拖拽行李箱和找位子的声音吵醒了我,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人买半夜的火车票。这一醒,我去上了个洗手间。回来之后看到小龙两只脚架在对面座位,坐着睡,似乎也没睡着。其他人睡得貌似还行。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睡得蛮饱了,似乎应该换人去地铺睡,但是我又陷入了纠结,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奇怪的效果,大半夜的不想推推搡搡很尴尬。纠结了一小会,还是决定得换人,所以就拍了拍小龙想让他换个地方睡,小龙估计是被我拍醒(orz这点我一直很后悔),他摇头没有要换位置,看到他表情的一刻我感觉我做了很蠢的事情,干嘛要吵到好不容易睡着的人呢。缓解尴尬的是,鸿伟这时候回来了,赶紧让他躺下休息,他说原本的空位子这时候有乘客了被叫回来了。

很快邓大哥也回来了,他坐着歇了会很快又走了,走之前还让我坐下来睡吧。坐在地上一会的我当时的心情?蛮沮丧蛮懊恼的,感觉做了于事无补的事情,还把小龙吵醒了。小龙应该不希望再听到我说什么废话,所以我也没敢说啥。当时让我纠结的事就是,出于好心但可能还是会让局面变得尴尬,还要不要去做,以及是不是乖乖睡着不要吵到别人是更好的,难受了一会,很快想通是因为我想到了这个局面实在是因为资源太艰难了,总要有人多承担一些,别人会心疼一些。怎么做都是这样的,可能轮流睡倒是蛮好的策略,可惜又没有提前开个小会安排一下。

邓大哥走后,我坐在陆瑶旁边,睡意退了很多,小龙为了让我坐得舒服些还坐到了地上。我第三次陷入了纠结,肯定应该叫他回到座位以及披好“很不搭的裙子”吧?这种想法挥之不去,但我害怕再弄小龙生气后果会很严重,于是纠结了几分钟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这么做了,看到小龙坐好披好,愧疚感终于减轻了许多。

火车“况且况且”地向前开去,车厢里又恢复了平静。我的思绪也渐渐平复,反正天总会亮的,这样的夜晚虽然难熬,其实也很难再遇上了。

过了一会,陆瑶同学醒了,发现我坐他旁边好像很吃惊,貌似还很搞笑地像大白天遇到那样和我打招呼“诶,书英,你怎么在这里啊?”睡眼惺忪。我们也没法聊很多是不是,彼此意会。火车又停了下来,雪晴,皓祎和晓卿都醒了,晓卿强势喊陆瑶去地上睡,陆瑶摇了几次头晓卿不为所动,二话不说陆瑶被迷迷糊糊地“安排”下去了,非常好笑,晓卿的操作很强。雪晴也开始腾位子,坐起来睡了。我忘记具体细节,反正就是大家轮流换了一下睡觉的地方。

陆瑶走后,雪晴让我躺着睡一下,我本来不好意思,但是想着待会再叫她来睡吧,很快就躺下了。躺下发现我的腿太长无处安放只好直挺挺地伸在外头。就在这段时间里,我非常感动的事情就是,来往的人不是没有,竟然没有一个人碰到我的脚,皓祎同学躺着的时候好像就被碰醒过,只能感慨乘客们是不是对我花了些温柔的善心。

迷迷糊糊了一会,一直很担心的事发生了。我们占了其他乘客的三个位子,那三个人终于在差不多三四点的时候上了车。我躺着没有坐起来,只听到皓祎,雪晴在和他们三个沟通,解释换位子的理由,希望他们可以同意。当时我看到三个大汉子的背影异常高大,应该是北方人。怎么说呢,我一个二十四的成年人了,这时候的心情完全像个小孩,心酸,害怕,以及怂得很,傻呆着话都没敢说,一点都不像后来表现的那样“social 一姐”。我紧张地听着后续,特别想祈祷他们同意我们的请求,不要再需要多做变动,因为这一晚上折腾得我们已经蛮辛苦了。感恩的是,果然,他们很谅解,非常快地去找原本属于我们的三个位子了。这是骑行路上第一件让我感动到哭的事。可能他们不答应的话也不会哭,反而是这些温柔和谅解,在那个特定的情况下,叫人无比感慨,为陌生人之间的温情而流眼泪了。

又有个插曲,小龙同学忘记在哪一段的时候,“离厢出走”,有种找个旮旯角抽烟的既视感,不知道他溜达去了哪里,蛮久没有回来,我们手机上叫他,他还是很快就回复了我们,说睡不着走走马上就回来。回来之后,他的表情这次写着“一言难尽,这种状态要到什么时候”。嗯,看得出来,这个同学是很看重生活质量的选手,就像我姐夫,如果哪一顿一不小心吃得不爽他会骂几句一样。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发表于 2019-12-6 23: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二牛牛 发表于 2019-12-6 21:52
Day 2 7.21 南昌—包头 打牌和狼人杀的时机原来那么少啊
关于火车上硬座过夜的“恐怖传闻”听了不少,终 ...

叫小龙这么纠结啊哈哈哈哈  也不用愧疚啦  心情还是能理解的hh
发表于 2019-12-7 00: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个渣男……

点评

渣  发表于 2019-12-7 09:33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2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喝茶也喝奶 发表于 2019-12-6 23:13
叫小龙这么纠结啊哈哈哈哈  也不用愧疚啦  心情还是能理解的hh

是 我有时候内心戏过多  不是因为对方是谁  mua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20: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hhhh被评论笑到了,你是我们最好的队长没有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22: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的二牛牛 于 2019-12-8 22:03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Day 2 7.21 南昌—包头 打牌和狼人杀的时机原来那么少啊

我睡了第二觉之后,又精神了不少,把雪晴叫来躺着睡下。记得诗琦也醒啦,小龙睡到地铺了。

四五点钟的样子,非常安静。这个晚上,冷,安静,偶尔也吵,非常考验睡功。如果要评选感受深刻的片段,这个晚上可以在整个骑行之旅我的排行榜里有位置,因为迷迷糊糊和昏昏沉沉间我和自己对话了很多,想了换做平时不太会面对的问题。

记得出征那天的下午,小龙、诗琦、嘉唯和我四个在麦当劳吃比甜筒高级一丢丢的冰激凌,吃完了以后,还聊了蛮久的天。我当时觉得这对于我印象中的小龙好像是有点颠覆的事,我总觉得高效自律如他不太会忍受得了花大段时间闲聊,于是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出征仪式结束后没有和大家坐一起聚餐所以现在是来补上少了的陪伴。我这个问题得到他们同款吃惊,小龙说我这么敏感自己会过得很辛苦,不用去猜测别人做什么是因为什么比较好。

他说得没有错,不过内心戏很多我也是很难控制,辛不辛苦呢,我没有比较过,让自己去减少内心戏这个操作有没有可能对我这种人来讲,更辛苦?而这个晚上,我也想了很多,想有限的资源下很难权衡到每个人都得到很好的照顾,想在做选择的时候冒出的种种念头,想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比较好一点。我不想去判定自己容易想很多这个属性的应该与否,反正于事无补。我参加骑行的目标之一,是想通过相处去解决点“想太多”时没想通的困惑,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夜晚的我进步是蛮大的,因为我克服了内心的纠结,去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把对可能会遭遇的尴尬的担心有力地甩到了后头。

终于,我们来到了可爱的清晨。跳戏一下,12月8日的今天,廷江同学从广州回来参加厦门的半马和协会的百团纳新。他刚才坐在炎哥的自行车后座,和峻吉三个人要去聚餐,想必各自都有一箩筐的故事可以分享。和我告别的时候,廷江说明天约南登,我说好啊明天见。回去的路上,我回想着“明天”两个字,觉得这两个字非常美好,不管那个明天会发生什么,当你知道你还拥有明天,总感觉像有机会拥有很多很多。所以,我们等来了非常逗比的“火车上的明天”。

孙炎,邓大哥和拓颖早上回到了大本营,邓大哥面容疲倦,应该睡得很差,后来他们四个被我们称为“出去闯天下的男人”。说说他们不在的时候我的感受,那种感受是类似担心家人的感受,挂念他们的处境。而当早上大家都聚到一起后,那种哪里缺了什么的感受就消失了。

早上火车到了山东。

打算先只把我的队记笔记里的内容写出来,会是一些碎片式的记忆,以下。

我和队友们感慨:“昨天那三个大人超好,都没有为难我们诶。”皓祎说:“三个大人?你也是大人啊。”语言啊,不经意间暴露很多东西,我也很吃惊我自己的措辞,大概当时我的心态果真是小孩子的状态吧,不太清醒。

小龙帮邓大哥拧开水杯,邓大哥说“还是你有lan you li。”

到了北方,几乎看不到山了,皓祎:“看吧!都没有山了,根本不用爬坡。”

这个早上,是轮流到地铺补觉度过的,没补觉的选手打牌聊天吃东西。我记得我们还轮流找不到拖鞋。

下午我顶不住也开始回到地铺的美好怀抱,不能说秒睡,但蛮快入睡的,是那种耳边的谈话声和各种杂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浅睡眠。我快醒来的时候,听到他们在玩“我是卧底”,两个词是捷安特和美利达。听到隔壁地铺的炎哥在呼唤晓卿给他递个枕头,晓卿没听到,是我靠大嗓门最后让他们听到了。地铺的位子就那几个,除了雪晴,好像大家都睡了至少一次,所以我们可以负责任地宣布说“大家是一起睡过同一个地铺的交情啦。”

午睡得很舒服,上完卫生间之后,不经意地瞅一眼窗外,挪不开脚步,平原广阔,绿意葱茏,风和日丽,熠熠生辉,叫人忍不住嘴角上扬。我给姐姐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一切好美。这里的坐标是河北。

炎哥喜欢喝超级烫的开水。我看到我的笔记里的这句话,觉得好好笑。

下一句是“我看风景,他们在干瞪眼。”这句也很好笑。当时我觉得牌嘛,后面有的是机会一起打,眼前的风景才不容错过,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刚好是反了。

那我看到了什么风景呢?“烟囱的烟和云一样白。”

邓大哥精神了的标志就是对着窗外拍拍拍,我夸他拍得好看,小龙说滤镜效果好看,雪晴:“垃圾,他们都是骗你的,只有我是说真话。”邓大哥:“这很像那个‘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发表于 2020-1-29 18: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

点评

催  发表于 2020-2-29 17:04
催  发表于 2020-2-11 09:29
催  发表于 2020-1-29 18: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30 17: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烂尾了?

点评

烂……头?  发表于 2020-2-7 17: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23: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停在火车上的队记hhh

点评

哈哈哈我评价完才看到这里的点评,原来淑丽已经真相了  发表于 2020-3-3 15:26
哈哈哈哈哈哈哈点评真相了?!  发表于 2020-2-7 15:42
“如果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希望它只是故事的开头”所以只有开头???  发表于 2020-2-5 20:24
发表于 2020-3-3 15: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它“只是故事的开头”
发表于 2020-3-16 23: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听陈老师讲接下来的故事xixi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哈哈哈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 闽ICP备17017633|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3-30 05:15 , Processed in 0.16583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