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703|回复: 72

[2020阿尼玛卿] 某个小本本上的内容放送——流水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0: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也先码着
 楼主| 发表于 2021-2-28 19: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8.3  C1  该训练训练,该修路修路

1.整个上午都在滴小雨,大家受迫呆在原地休整。

IMG_20200803_083432.jpg IMG_20200803_083438.jpg

2.小海教练给我和颖琪讲当年的故事:
这是西藏登山学校开始创办时的故事。作为第一批向导其中的一位(名字忘了,就叫扎西德勒吧),面对着开始登山后的一大难题,他彻夜难眠,想啊想,想啊想……
是这么一回事,天黑以后出帐篷小解又黑又冷,大家饱受其苦。扎西德勒不愿意这样屈服,他带着一根软管上山。这样只要把管子一头伸到帐篷外,另一头放在帐篷内,就可以不用出帐篷了……
伟大的尝试,如果第一次尝试时,帐篷不在地势低的地方就好了……

关键词:倒灌。

3.颖琪出门打水,但冲锋衣是湿的,又怕冷,穿了我的羽绒服又穿了我的软壳冲锋衣……
IMG_20200804_083500.jpg

4.文丽开始日常游荡,好消息是文丽自己带着杯子和吃的,来回蹭帐。
“文丽啊!我们帐篷拉链坏了!进不来!”把两个拉链都抓住。

“哎呀!放我进去!外面还下着小雨呢!再把我淋感冒了!”

“不是我们不想让你进来,是拉链真的坏了!”两只手死死抓住拉链。

“我自己带了水,还有路餐,我不蹭你们的东西~”

文丽重新定义路餐:带着窜帐篷的干粮,叫做路餐。
IMG_20200803_111354.jpg

5.淑丽诉苦:

“琛恺一早(重音)就去找明睿了!文丽她就钻过来,昨晚很晚(重音)才回去,早上很早又(重音)过来了!小树林教练一进帐篷就听相声,也不讲故事了!相声还只听一段!”

6.中午,雨停雾散,遥华、雨笛、景鹏出发。我们在C1训练。诸如穿靴子、穿冰爪,上升下降……
在大概30~40度的坡上,我和祥元体验了第一次模拟修路。

IMG_20200803_145522.jpg

7.第六段路绳是遥华修的,修路的绳遥华背了两捆上去,第七段遥华感觉着还能修,就继续上……

我们在对讲机里听到如下对话:

“好了吗?”

“再往上走两米”这充满着磁性的声音透露着令人信服的魅力。

“收到!”

“好了吗?”

“再走一米!“这平淡的声音丝毫不顾及修路人的感受。

“收到!”

“好了吗?”

“再走一米!”垃圾戴某人压榨队友剩余价值。

“f*~ck~"有气无力。

8.我和祥元还有明睿的合照。
IMG_20200803_200021.jpg

9.下午的C1.
IMG_20200803_195737.jpg
IMG_20200803_195822.jpg
IMG_20200803_200347 - 副本.jpg
IMG_20200803_200228 - 副本.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2-23 12: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问题的不是本营的生活,我记录的是我当时的所思所想。它对我日后回忆当时的情景会有帮助,也难免存在诸多与现实不符的地方。

点评

即使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并无逻辑的想法,对我来说,将其记录下来,作为回忆也是美好的  发表于 2021-2-23 15:12
发表于 2021-2-24 01: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祥元在拍视频、淑丽在补充能量、雨笛在放水

太经典了,人物刻画一秒到位

点评

@陈思雨  发表于 2021-2-25 18:55
这里放张照片才有味道。照片上祥元拍你吃东西,照片名字就叫雨笛在放水。  发表于 2021-2-24 20:13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2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21-2-18 23:20 编辑

7.29 大武——BC

1.清早起床买肉,人员组成:买肉担当(陈老师)、砍价担当(文丽)、后勤担当(淑丽)、背夫(祥元、晓昱)。在穆斯林地区,肉市场都分了两条街,一条是牛羊肉,另一条是猪肉,同时都要喊“大肉”,搞得我总是串台到一款游戏——饥荒,里面也有一种食材叫大肉,还能做成棍棒类武器,名字就不提了。


2.文丽尤为活跃,大放光彩。先是在买鸡的时候和小哥软磨硬泡,帅哥长帅哥短,18岁的小哥哥根本顶不住,去隔壁切了肉,回来还多给两个袋子,最后还抹个零。回酒店的路上还磨卖面包的穆斯林小姐姐,可叹小姐姐到底是底子不错,平时夸奖听的多,坚守价格底线不动摇。


3.面包是真的好吃,铺面里面就是烤面包的机器,浓郁的香味飘出来诱惑我们过去,车上的午餐就这么有了。不敢说这面包是最好吃的面包,这趟青海之旅总共就记住两样吃的,一是青海的酸奶,二就是大武这家面包店的面包。我单方面宣布,这面包绝了,只比娅婷做的面包差一点,其他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回酒店后,降温后变得很淡的香味还刺激着思雨对面包蠢蠢欲动。


4.酒店内的众人。从左至右——景鹏-思雨-雨笛-颖琪-思雨-大刚。思雨在第一张照片里总给我一种错觉:不是衣服拉紧后,刚好兜住那堆脸,反而是脸刚好满满当当填充所有的空隙。另外很抱歉大刚首次在这篇故事中亮相和这第二次亮相的选图,对不起我错了,下次还敢。

mmexport1595990794134.jpg mmexport1595990804663.jpg mmexport1595990809246.jpg


5.女生们涂口红,部分人就遭了殃。雨笛一把按住我,给我嘴唇上了色。好嘛有仇必报,我这不给他脸都涂成猴屁股那样红。涂了好久未果,抓不住,抓住了涂不到,最后在酒店外合照时打他个出其不意,那叫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是个⑨的速度,啪唧一口就怼在雨笛脸上。有照片为证。

mmexport1595990835172.jpg

6.人太多,后车厢要坐俩人,我和郭老板当仁不让,一马当先二下三作五除二四脚发力攒(cuan)到上面。那叫一个谢邀,人在后车厢,刚躺下,无事请勿扰,有事也别提,爽翻,巴适的板。

IMG_20200729_141059.jpg IMG_20200729_141052.jpg


7.补一条,出发前有辆洒水车经过,躲开后听另一侧发出雄厚的尖叫声,跑去一看,琛恺大刚遭重了——没地方躲,水连地上的泥全刷新在裤子上了,琛恺站得还近一些,秒变泥腿子。图片不明显,实际情况就像掉沼泽里再爬出来一样。

IMG_20200729_101905.jpg IMG_20200729_101706.jpg IMG_20200729_101701.jpg


8.回到叙述时间线,雨笛放水。

IMG_20200729_141407.jpg

9.路上停了一下,一半人在路上挂机,另一半人上山煨桑。煨桑是藏族传统上山前的敬山活动,大人小孩绕方台而行,撒着或是祈祷平安的纸、或是酒水,嘴里念着诚挚的话语,伴着号角声。前面的人下车跟着一起转台了,我倒是没下去,但我还蛮喜欢这种活动的,就好像狄奥尼索斯的庆典一样,人们在醉中脱离了自我,所有人融为一体,变成集体的欢乐,且歌且行,就合并入最古老、最强大的酒神精神中。
贴一段,《帕哈萨帕之歌》里的,我很喜欢的句子:
西方,梦境升华和白昼憩息之处,请倾听我的声音,我把这个献给您

东方,日出之处,燃起希望的圣地,新的一天由您开始,我把这个献给您

北方,您是我的精神寄托,您代表着谨慎和无尽的黑暗,您赐予人间寒冬、虚幻和风雪,我把这个献给您

南方,您是赐予温暖的方向,供人休憩,也是万物生长、充满活力、五彩缤纷的方向,我把这个献给您

天空,瓦卡唐卡,上帝,造物主,先父,我不知道怎样称呼您,也不知道您到底是不是我的神。

请倾听我的声音,烟雾上升,我把它献给您

大地,您是我们的母亲,是一切生命的发源地和归属地,我把这个献给您。请聆听我


10.放一些队友的照片。

mmexport1613653951390.jpg
mmexport1613653947759.jpg

江珊

mmexport1613653953334.jpg


颖琪

mmexport1613653959646.jpg

嘉舜&景鹏

mmexport1613653965667.jpg


遥华&棒棒糖【不是


遥华&文丽

mmexport1613653973774.jpg


沉睡的水桶,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不好,雨声淅沥。


11.路上谈,司机师傅怂恿文丽找一个扎西。山上一群牛就是一家人的,牛也分群。遥华:”文丽你不用那么麻烦,就看山上,哪个牛群多,就找哪个扎西。“


12.雨笛放水。


13.谈及对象的后续。”遥华你当初是怎么追你女朋友的啊?“
”我需要追吗?“好活,就是有点烂。
“““好贱啊”””异口同声的马思琪组合。(马文丽、陈思雨、严颖琪三人名字各取其一)


14.快到本营路上,雨笛再放水。放很久。


15.到阿尼玛卿山脚下要绕到另一侧,雨笛所在车辆上不去,要人下来推车。当所有人推完后,师傅直接走了——全车人适应性徒步。永不言弃的雨笛跳上来扒住我们的后车厢,有视频截图留念。烂活,就是有点好。

Screenshot_20210218_210622_com.huawei.himovie.jpg

16.BC的帐篷搭得相当吃力,最大的帐篷拿出来之后有些无从下手,天上还开始飘雨,最后勉强搭好,其他东西用另一个帐篷的帐篷布盖上。郭老板先是在帐篷里面接电线,又在外面搞发电机。嘉舜全程没停下来,男生来回搬东西,女生把物资放到一起盖上,雨淋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手忙脚乱。


17.帐篷起来后,我软壳湿透了,感觉自己体温越来越高,脸越来越烫。等我再感到越来越冷的时候,大概就要感冒了,迅速冲进帐篷,脱下外裤和软壳挂起来,换上羽绒裤和羽绒服保暖,裹得像只熊一样。几分钟后遥华进来了,看了看觉得帐篷里人有点多,又看见一只身强力壮的熊居然在休息。好家伙大家都在干活你这里都歇了,换谁这忍得住。互相交换两句带点脾气的话,遥华收收:“外面嘉舜在带着人挖厕所,我反正是要歇了,我干的够多了,但我承认嘉舜比我干的多……”大意如上云云,躺在了自己的睡袋上。琢磨琢磨遥华视角下熊确实像在偷懒,好不容易人家修养好没继续出声,我也没吱声,这档子算是平稳度过,世界照常和平。又过了五分钟我感受着身上干了,体温差不多正常了,换衣服跑出去挖坑。


18.这坑不能随便乱挖,要挑地方,土地都是人家大仙的,不能动,就石头下面可以,算是人家闭只眼当看不见。要搬石头,挖下面,土留着,走的时候埋上石头压回去。一不能破坏外表环境,而不能伤到花花草草。我们把厕所帐边用土压住,风绳敲自带的地钉固定。然后把另一顶厕所帐固定,找文丽要刚才来帮忙时,揣兜里顺便带回去的帐钉。挖坑留念。

mmexport1597816195016.jpg

19.晚饭是煮泡面。我是最后一个吃的,结果是教练来了还没吃完,所有人坐在一起开会的时候我偷偷摸摸坐在最外侧嘬溜面。


20.睡后逸炜状态不好,血氧40,十一点专门把教练从他们帐篷麻烦过来瞅瞅,没有肺水肿。休息。


点评

那我想办法写矮小一点  发表于 2021-2-23 15:08
靠,我的形象好高大  发表于 2021-2-23 11:59
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21-2-21 00:57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21: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天和出发前才赶ddl的世界


1.前略,总之时间重新开始流动,快进到出发前一天,可以叫七月二十四日,也可以称之为七月倒数第二个星期五。这个以前不重要、以后也同样大概率不重要的日子,在今年,有了些许不同。对我而言是在七月下半撞上了九局下半。



2.具体来说,你看那个不停在赶ddl的人嘿,他好像一条狗哦~



3.睁开眼就投入到制造学术垃圾的我,成功地脑补完长达五个星期杰出校友的风华绝代,以及与爬楼时间冲突故没有听到的滔滔不绝,最后在个人才智以及场外援助的扶持下,共计4000余字的报告在两小时内成功实现无中生有。



4.队员互评的推送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是套去年的模板,脑海里过了一遍需要改的东西,想着刚好十一点开始,十二点发预览,发完吃饭,回来一改一发。实际上,哪怕有昨日花去近百分钟的素材整理,今天把初稿做完发出也在两点了。本来午餐计划奖励自己的豪客来在一点降级成康师傅,在两点又变成士力架。活都做不完的人不配吃饭。



5.关键宿舍里还没有士力架,又修改了一下推送,抿了一口水就出发去黄厝了,成功在三点半前两分钟抵达咖啡厅,和厦门日报的小姐姐见了面。小姐姐还请我喝了一杯西瓜汁,这个就是我整个白天最大的能量摄入。



6.五点半在南门汇合,五点了还在黄厝,瞅着实在是太晚了,我就假装看表,两分钟看了三回表,小姐姐果然读懂了我的意思,五点钟勉强从黄厝返航。



7.五点半小黑打电话,对于思明只有三个人出发,却有两个人迟到表示了衷心的祝贺。小黑、兴婷还有袁畅前来送行,并且带了我们三个人完全拿不下的后勤。事后总结了一下,后勤数量其实差不多,但就三个人俩女生,根本没法搬。我和袁畅去超市买了两个那种纸质的塑料袋子,放进袋子,颖琪再抱一个箱子,我们勉勉强强地出发了。迈步上公交时,我和袁畅讲: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六点半还没出发。以这个效率去登山,怕不是别人都冲顶了我们还在C1搭帐篷了。


8.公交上碰见一个很热情的大姐姐,和她聊了些关于厦大、关于登山的事情,凑巧我们还是一个站下车。大姐姐一听,“欸我刚从那个地铁站出来,我带你们去,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厦门,带错路了你们别怪我啊”。



9.多走了一个来回,小一公里,关键那两个袋子都很重,也不好提,回想估计一下可能有20斤,我一个,文丽一个提得都很费劲。文丽后面没有力气了在地上拖着袋子走,我时不时停下来换手。一天没怎么好好补充能量和水分,尤其是我本着那么一丢丢认真的态度带着口罩,两分钟就湿透了,比爬楼湿的还快,一吸气没吸上来,直接搞得人缺氧了。后来袋子还破掉了,只能收拾一下抱着走,更加难受。这里专门感谢一下文丽,那时可能是整个登山期心态最差的时候,对文丽说的话比较过分,还好文丽 大人有大量没和我计较。



10.好像少说了点什么,介绍一下今年情况。前站三个人周四出发了,颖琪早就和思雨说好住在她家,陈老师从家里出发,思明剩下我和文丽马,周四文丽还在说我俩再去麦当劳,周五就告诉我她也去思雨家了,下午,她们拉上了我,至此,思明全员没人从校区走了,提前一天送行,我们几个去了思雨家。



11.回到当晚,我们三个嘿嘿笑着看思雨装不明白包“这个包怎么装下这么多东西啊!”。等思雨装好包了,我眉飞色舞地告诉思雨:这防潮垫可以不用带,我们用其他的。本想着是看思雨装两回包,没曾想这是整个登山队唯一一个带防潮垫的人,就这么被我一搅合,也没有带,火车上的日子一下子难过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6: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本本的故事告一段落,后面的故事也许会另开一贴留在这里。只是把本子上有记录的事情搬了下来,大部分也都是好笑的事情,或者希望是好笑的事情。而我写出来的、以后会想起来的,也都是当时的一些想法和感受:本着即使吃糖是快乐的,也要把撕糖纸时的不愉快留在这里。这样的想法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脱离背景写故事就是回忆。即使是自己不同时期的想法,也不应该否定过去的自己。
希望后面的故事会早日留在这里记录,但会多一些斟酌考量,终究和当时的情况不再一样。
做推送时,我改了一首很喜欢的诗放在推送里。

连绵的雪山上
早有关于我们的故事
可你还不停地问
这是否值得
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
冰川也会在黎明融化
融进奔流不息的河
倒悬的冰挂
将在成熟时坠落
此时此地
只要有你们在我身边
随之而来的一切
又算得了什么
那漫长的雪坡
辗转而彷徨的时刻


改自《传说的继续》作者:北岛


报告会的推送时,我重新更改这首诗,再次放出。

仁慈的玛积雪山
早有关于我们的故事
可你仍不停在问
这是否值得
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
冰川也会在午后融化
融进奔流不息的河
皑皑的白雪
将在成熟时跌落
此时此地
只要有你们在我身边
随之而来的一切
又算得了什么
那漫长的雪坡
辗转而彷徨的时刻


改自《传说的继续》作者:北岛



我不喜欢把事情说明白,把情绪说明白,说出来,味道就不见了。或许是我太笨拙,无法恰当地表达出来。而像这样能把浓厚的情绪藏在几个字的变动中,对我来说真是一种恩赐。


一切尽在不言中。


发表于 2020-8-14 13: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骗我进来刷阅读量
 楼主| 发表于 2020-8-15 21: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略,总之本来是没有的东西,但因出发前一晚突如其来的冲动,所以还是搞了个小本本记东西,但相对随缘了一些,而且正式开始记录是出发去本营那天的车上。较之去年的记录,本次有些不同:


一是有趣的对话占比偏低,因为今年听见以后没有及时记录,回头只记得有好玩的事情需要记,但已经忘记了。


二是废话可能比较多,准确说很可能偏向于流水账,这要取决于我是不是很闲得改稿。


三是多半没去年有趣,但应该会比较写实风格,还会有很多只对我来说有记录价值的事情。当然因人而异也许有人觉得反而这个有趣我也不保证。


言归正传,咱们慢慢来过。

 楼主| 发表于 2020-8-26 11: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发前纪实:作为ddl和五周合集的世界
1

时间倒退回两年前,我在看完比赛后十点半(早上)入睡。

那时年幼的我肯定想不到一年后海拔6000米的地方会留下我的足迹。

但一年前的我也猜不到,我又跑去登山了。

话说回来,我觉得山也想不到我还会来,就勉为其难算个平手吧。


2   

就这样,我轻松愉快的第二个小学期宣告结束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



3

但我想有一次。

真的想。



4

本来脑海里是去年的模板,第一周周一爬完楼我还在想:这阿萌不在没人带队去吃饭啊,吃啥啊,这咋办啊。

我至少想了两趟楼的时间,也琢磨不出来吃啥,果然是人生三大思辨问题之一。



5

另外两个问题是什么等我想到了再补充。



6

回到爬楼,准确地说是按完腿后。我趴在草皮上发呆,突然听到淑丽说:“哎呀怎么结束的这么晚啊,我等一下还要家教呢,晚饭要吃不上了。”

!发现异常。

紧跟着是思雨接话:“我打算买一点在路上吃了。“

!!什么情况。

郭老板跳出来:”我都不打算吃了,骑着电驴直接过去家教。”

!!!七个人训练,三个人要去家教。

再一回神,颖琪都走掉了,剩下文丽问我和琛恺:你们两个要去食堂吗?”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独自前往海韵二期。

我和琛恺俩人大眼瞪小眼。

最后选择了传统小吃:煎饼。

一人一个就带回去吃了。



7

我是真没想到。



8

不过没想到的事情多了,不差这一件,比如说两年第二周的集训我都牙疼、买了箱早餐奶结果买一送一、火车上没人带防潮垫……

最重要的是前站的出发,第五周周二训练完才又提出来,周三就改完票,周四早上就跑了。

有前站固然是好事,不过剩下的思明人并不知道他们面临着什么挑战。

发表于 2020-8-27 11: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个人训练,三个人要去家教。

那不是前两周嘛,后来都是东北饺子馆约起啊~每次吃完饭我都觉得摄入得比消耗多…

点评

还没写腐败生活了,没按时间线  发表于 2020-8-28 09:29
发表于 2020-8-27 11: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重要的是前站的出发,第五周周二训练完才又提出来,周三就改完票,周四早上就跑了

前站本人也表示很懵逼,虽然是我做的决定,我改的票…周三还疯狂地收拾东西,直到周四坐到火车上才算缓过神来

点评

哈哈哈,所有人都懵掉了  发表于 2020-8-28 09:30
发表于 2020-9-7 16: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梨筱彧 发表于 2020-9-4 21:41
又是一天和出发前才赶ddl的世界

1.前略,总之时间重新开始流动,快进到出发前一天,可以叫七月二十四 ...

好羡慕有那么多后勤,袁畅来给我们前站送行的时候带了一袋吃的,而琛恺居然以我们拿不动为由拒绝了,在我的极力争取下,才拿了一包奥利奥。

点评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就后悔当时没有全拿上了  发表于 2020-9-8 08:44
后来全是我们拿上了呜呜呜  发表于 2020-9-7 23:12
 楼主| 发表于 2021-2-15 22: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7.25~7.26 厦门——西宁 我与火车与难忘之夜



1.其名为《抱着我的登山包瑟瑟发抖》,和冬训考核时,娅婷的神态形成了联动。不愧是祥元,还原度真高。




2.出发前的合照,在这之前,我和颖琪还展开院旗进行留念。



3.人是向前走的,也无法踏上回头路:汽车的使用造成环境污染,人们对此的反应并不是”那我们就不用汽车了“,而是”来个好兄弟发明没有污染的发动机“,这样。就是说,在满足自己欲望的时候,人永远是诚实的,如下述情形:




4.车上盛况。没有防潮垫,万幸祥元带了一个充气沙发,重享赤脚乐趣。顺便一提,颖琪戴的小电视其实是我的。




5.第二天的微博,感谢某位不知名女士的友情演出。




6.为表示谢意,给某女士多一条,内容就是一年前和一年后吧,猜猜哪个是一年前。





7.第二天早上,我开始还以为地上是个登山包——无论当时还是挑图片放上来。





8.住的青旅,名字不详,很有特色,纸条上是西宁打卡景点/店铺,配有精致小句。第二张是淑丽拍的。




9.“现在是2020年7月25日晚10:30,我们即将与今天告别,在甜蜜的睡梦中迎接新的一天。我、文丽、祥元三人坐在一起。愿世界和平,晚安。”
30分钟后,祥元屁股离开座椅,躺倒地上,即7中出现的“登山包”。文丽躺下,脚对向思雨的头,后枕到我的大腿上。
11:40,腿麻,将马头置于椅上,蹲着休息。
11:42,“欸怎么还有地方啊我再往上挪挪~”,本人事后坚持没醒,梦话。
坐下。
1:10,又醒,麻。愤而起身,取书于储物架。
1:40,战略转移至旁边的座椅,再见了座椅。文丽一统三国。
4:30嘉舜上车。
“现在是2020年7月26日早8:00,走出甜蜜的梦乡,我们迎接美好的一天,我在旁边的座位,祥元躺在地上,文丽躺在座位上。”
“欸怎么早上我醒来,晓昱你和祥元都不见了呢?”
对吖,好奇怪吖,这是为什么呢?




 楼主| 发表于 2021-2-15 22: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7.25~7.26 厦门——西宁 我与火车与难忘之夜



1.其名为《抱着我的登山包瑟瑟发抖》,和冬训考核时,娅婷的神态形成了联动。不愧是祥元,还原度真高。


-44b75a8f081cf220.jpg P91228-162801.jpg

2.出发前的合照,在这之前,我和颖琪还展开院旗进行留念。

-292c42aa221e74f9.jpg

3.人是向前走的,也无法踏上回头路:汽车的使用造成环境污染,人们对此的反应并不是”那我们就不用汽车了“,而是”来个好兄弟发明没有污染的发动机“,这样。就是说,在满足自己欲望的时候,人永远是诚实的,如下述情形:

IMG_20200725_075441.jpg IMG_20200725_075443.jpg
IMG_20200725_075824.jpg

4.车上盛况。没有防潮垫,万幸祥元带了一个充气沙发,重享赤脚乐趣。顺便一提,颖琪戴的小电视其实是我的。


IMG_20200725_170931.jpg

5.第二天的微博,感谢某位不知名女士的友情演出。


Screenshot_20200726_080709.jpg

6.为表示谢意,给某女士多一条,内容就是一年前和一年后吧,猜猜哪个是一年前。


mmexport1613393302778.jpg
mmexport1613393305064.jpg

7.第二天早上,我开始还以为地上是个登山包——无论当时还是挑图片放上来。


IMG_20200726_063425.jpg


8.住的青旅,名字不详,很有特色,纸条上是西宁打卡景点/店铺,配有精致小句。第二张是淑丽拍的。


IMG_20200726_193018.jpg mmexport1595831268573.jpg

9.“现在是2020年7月25日晚10:30,我们即将与今天告别,在甜蜜的睡梦中迎接新的一天。我、文丽、祥元三人坐在一起。愿世界和平,晚安。”
30分钟后,祥元屁股离开座椅,躺倒地上,即7中出现的“登山包”。文丽躺下,脚对向思雨的头,后枕到我的大腿上。
11:40,腿麻,将马头置于椅上,蹲着休息。
11:42,“欸怎么还有地方啊我再往上挪挪~”,本人事后坚持没醒,梦话。
坐下。
1:10,又醒,麻。愤而起身,取书于储物架。
1:40,战略转移至旁边的座椅,再见了座椅。文丽一统三国。
4:30嘉舜上车。
“现在是2020年7月26日早8:00,走出甜蜜的梦乡,我们迎接美好的一天,我在旁边的座位,祥元躺在地上,文丽躺在座位上。”
“欸怎么早上我醒来,晓昱你和祥元都不见了呢?”
对吖,好奇怪吖,这是为什么呢?




点评

淑丽拍的那张好像我  发表于 2021-2-23 11:56
当时还在想这个抱包是什么梗233  发表于 2021-2-16 14:27
发表于 2021-2-16 02: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21: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梨筱彧 发表于 2021-2-15 22:12
7.25~7.26 厦门——西宁 我与火车与难忘之夜

mmexport1613482493246.jpg

点评

找到祥元当时的朋友圈了  发表于 2021-2-16 21:39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23: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7.27 西宁休整



1.“总之,上午收拾后勤,下午搭营地帐,晚上吃饭后简单开会。这样,因为记事本上只有短短15个字,其中包括了题目(西宁修整)、上午、下午等字样,所以今天的记录就只有这样了。”


2.一边想着会不会有人看到这里会说:”这个人怎么这么狗啊“”拉跨““属实拉跨”……想到这里感觉写下去的动力又减弱了不少。翻翻手机还有微信群,并没有找到照片, 本想到QQ群的照片应该有很多,毕竟当时主要还是用QQ群。打开QQ,果然不只有图片,连视频都有——


3.如果我能打开就更好了,可恶,为什么QQ的图片无法加载!完全找不到动力写队记岂可修。


4.大致情况如上述,我会挑一些事情讲讲,如果有记错的地方还麻烦队友纠正,同时希望各位有照片的队友能补上这一天的关键照片。如果有黑照就更好了,当然,如果主角是我请务必不要发在论坛上并删除,再点进回收站内删除。以上,个人的一些小小心愿。


5.上午的后勤想了半天没想起来是什么,幸好在QQ群里看见如下消息:东西我都放在这里了,下午来搬就好。原来这一上午我、景鹏、祥元、文丽、淑丽和陈老师去买后勤了。


6.人员介绍:陈老师——采购顾问,淑丽——后勤总管,文丽——采购人员,剩下的分别是路人A、路人B还有路人C——总之就是背夫。


7.买菜队伍加上文丽是很明智的决定,那一声声帅哥换我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不,甚至说,我都想象不到自己会以如何的神态完成砍价这个行为。但在文丽的活跃下,除了折扣我们还拿到了一点点赠菜,具体是什么菜忘记了真是非常抱歉。


8.祥元并没有老老实实做一个路人C,拍着延时的他想到了一个点子。啊,就是那个“6、6、6、……”按着计算器的视频。
“男人说到底只是一个大孩子”,再没有比这更高情商的话了。


9.陈老师找了个凳子坐在外面。“晓昱呐,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吧!”
“哪有,晓昱他可是有过女朋友的人!”“就是,不要以外观看人啊陈老师!”林林总总,搞得我对自己的记忆都弱了一点。
“哦?晓昱啊,让我看看你和你前女友的合照!”陈老师兴致起来了。
几番寻觅,“额,合照没有找到,我给陈老师您看看她长什么样吧!”递过照片——从前女友空间找到的。
“……”
“……”
“晓昱呐,喜欢人家就要直说,藏着掖着不好。”
“……”仿佛对往事又多几番认识,又多些许检讨。揭过不提。


10.说起来现在输入法简拼还能打出名字这一点着实让人…


11.营地帐在别人的仓库搭的,仓库着实大,大概是U型分布的,一个U型有大约12间仓库,每间仓库都足以停下两辆卡车还富裕,U中间是空地,我们就在空地边上搭的帐篷。


12.第一件事就是把帐篷从仓库里拿到空地上。唔~我们有三顶帐篷,一顶比一顶大,最小的那个是六个人勉强能抬离地面但无法移动的,我们有不到十个人,所以我们需要——


13.所以说有小推车真是太幸福了,只要想办法把帐篷无论是抬还是推还是踹还是拱,搞到小推车上就足以搬运出很远很远。


14.考虑着时间,我们只完整地搭了小帐篷,比划了一下中等的帐篷,大帐篷都没有拆,这也给本营生活埋下了伏笔。(中、大帐篷距嘉舜讲是同一款,小帐篷另一款)


15.想着高山帐不也随便搭,营地帐应该也不会很麻烦,这样。拆开包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猜测哪根金属杆是用在哪里的……


16.还有把放地上的杆子当成支架杆、帐篷顶上的杆顺序放错之类的……就像新队员第一次搭帐篷一样,但帐篷难度变大了……


17.现在想想,主要问题还是在指挥开始比较乱,“听谁的好呢”这样的问题还是在出现。


18.开始飘小雨,收摊带帐篷准备跑路。为少走一段路,我们躺在卡车后车厢上,这一段尤其希望各位能提供一点照片。


19.嘉舜突然发现自己帽子忘在仓库了,怪叫着下车(车没开)10秒钟冲向仓库,一阵时间后又花6秒钟冲了回来。


20.雨笛乘飞机来到西宁,落地后就继续开始写论文,晚饭都是从饭店给雨笛打包的……


21.额外提一下论文的事,雨笛出发前讲:我要赶紧写这篇论文,要是出发前投不出去就不能登山;到西宁,写论文;到大武,写论文……九月开学回学校继续改,直到12月份有一回碰面,雨笛兴奋地和我讲:我论文投出去了!
“……”
Screenshot_20210216_225829_com.tencent.mm.jpg

点评

以后还有机会  发表于 2021-2-18 21:28
快发出来!  发表于 2021-2-17 09:40
8、9有笑到,搁着我在那认真地买菜还错过了看你前女友的照片的机会  发表于 2021-2-17 00:37
发表于 2021-2-17 09: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21-2-17 23: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2-8-9 10:02 , Processed in 0.15661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