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8|回复: 61

[雪山岩] 2021.12.25-26罗田拉练随队总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27 23: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加大码 于 2022-1-12 21:39 编辑

X93MR~EL6GLA`NTV62_QCG8.jpg

2021.12.25-26罗田拉练随队总结







     毫无意外地在出发前一天晚上失眠了,只睡了三个多小时,本以为能在车上补一会儿觉,当然也没能睡着。好像每次身体缺乏睡眠的时候大脑总会和身体作对,难道它不知道它们是一体的吗,人如果能控制自己睡眠,想睡的时候就秒睡,该多好。
     下车,上包,出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天气非常好,微风拂面,清清爽爽,“我们像是出来郊游的,好开心啊”我感叹道,“你背的这个包当然是郊游啦”墨萱回道。我不禁哑然,想起了去年仙灵旗拉练时的场景,可怜的娃们,负重拉练真不是人干的事。
     突然看到逸炜的包,明明没有背沙却还是装的满满的,甚至还外挂了一把斧子,我们都知道逸炜是个军迷,每次外出总喜欢带一堆花里胡哨的东西,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次居然搞了把斧子,我们笑道:“你这是要砍树吗?”却万万没想到被我们调侃的这把斧子后面竟成了这次外出的一大功臣。
     路过田边,惊讶于现在还能看到黄牛拉犁耕田,想起小时候在乡下经常能看到水牛耕田,水牛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温顺,明明是人好多倍的体积和重量,它站在面前时却一点也不令人害怕,不过后来政府全面禁止了牲畜耕田,好像是寄生虫之类的原因,之后就很少看见水牛了。
997d4f35451b168d0a2692aef756834.jpg

     第一天的上午平淡而悠闲,一路和路华在后面收尾,边走边聊着天,慢悠悠的,也不着急,没多久就到了雪山岩庙。哦,冬训队要开始考试了,好戏开始,我们几个编外拿了张防潮垫坐在一旁看着。一开始还在看他们考试,聊着聊着就变成了冬训回忆,西则和我们不是同一年冬训的,说了好多我们不知道的,冬训的故事一说起来就感觉能说很久(插入晚上的一段情节,我、逸炜、路华三人突然说到冬训,发觉我们仨在康师傅家是睡一个房间的,上次去云顶的冬训队的也是我们仨,这次罗田又是我们仨,冥冥之中还真有那么些缘分)。
     这时突然一阵风过来,只见一个人开心地向我们炫耀“我结组66分,耶!”我们纳闷地问道:“结组满分不是100吗,怎么66都这么开心?”小曾无比骄傲地说到“因为我是最高分。”这个66分一直到下山还会被她多次提起,在此我建议把‘我是祖国的花朵’改为‘我的结组六十六分’。

......
     吃过午饭,考试继续。正午的太阳暖洋洋的,不像夏天那样暴晒,又不像严冬那样无感,晒在身上刚好暖和,西则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真是好天气啊。”我一万个赞同,真的是最最最适合外出的天气了——不冷不热,温度刚好,天气晴朗,视野开阔,景色尽收眼底,最关键的是降雨概率为0%,简直像是天空中写了一句话——“快出来玩呀”。
5761394ff236fb10f0f55990193b5d8.jpg
    考核结束,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山还是要继续爬的。
    除了刚从雪山岩庙出发的一点路程是不太好走的密林小路,之后都是被人踩的很明显的宽敞的土路,一路上我几乎都是在队伍的最后面,走到一处林子里时,忽然发现前不见人后也不见人,只听见我一个人踩在枯枝落叶上的声音。往前随着自己的节奏走着,好像突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霎那间平静了,上次去云顶山在瀑布边跳石头、湖边打水漂,更像是一个过客,而这次就仿佛融入了四周,真有了物我合一、沉浸其中的感觉,好像进入了动态的禅定,脑海里没有任何想法,身体自发向前走着。经常在各种视频里看到各个大神被问“你为什么要去登山/攀岩/极限运动等等?”当然答案也是各不相同,对我来说,可能那许许多多的片刻的天人合一的感觉,是我最为珍贵和难忘的。


      九曲八弯之后,前方一阵欣喜的声音传来,卸沙啦。我站在烈烈风中,黄沙随风而去,卸下负重后,感觉我要起飞了,啊,原来我没有负重,起飞是因为风太大了~
      卸完沙后的下坡路不太好走,队伍拉成长长一条,我依然还是在队伍后面走着,经过一处平坦地方时,路华往对讲机里喊到“你们走超过了,我们已经到露营地了。”我们后面几人狂喜,本来我们离最前面已经很远了,结果相隔的这段路不用走了,反而他们走在前面的还得掉头再走回来。在露营地周围转了转,找了块平坦的大石头掏出防潮垫坐了下来,美滋滋地准备等着干饭,过了会儿没等到前面的队伍回头,只等到路华回头说“还得往前走,他们说今天再多走点,明天可以少走点。”等我塞回防潮垫装好包时,只剩我跟路华俩人了,小路前方远远传来一句,“后面的快点走!”华子听了笑到“居然还让我们走快点,别说走快了,我们都可以直接跑,马上就能追上。”毕竟做收尾可不是因为体力不好才走在最后面,恰恰是体力好才能收的游刃有余。
      我俩往前小跑着追了一段,还没尽兴,就见前面一人正缓缓爬坡,原来是刘洋,前面的路程里负重消耗了太多体力,导致现在爬坡有点爬不动,于是两人的收尾小队又添一名队员。
      我看了下手表,五点已过,今天日落大概在五点半左右,考虑到我们与大部队的距离,接下来走一段夜路怕是难免了,于是掏出头灯挂脖子上,并提醒了下注意速度,能不走夜路尽量别走。路华看刘洋走的有些艰难,让我走刘洋前面去教她走休息步,我一脸懵逼,虽然在讲座上听过休息步,但我也不会用,我都是嗯走的,路华便跑到她前面说,你跟着我的节奏,这样走一步顿一下,会好很多。

      再翻过一座山头,天完全黑了,之前偶尔还听到路华在对讲机里问小黑他们到哪儿了,好像是他们也还没到露营的地方,出了点问题什么的,再往后,对讲机里就没有什么声音了。起初我没有关注,因为小路就一条,顺着路走就行了,我以为,后面也会是如此。直到我们来到那个地如其名的“纠结处”,路华带我们走进一条小路,没下多远,回头说路不对,那时我才知道他上次来探路,在纠结处这儿是直接切到高仑头那儿的,而前面大部队走的是哪条路、怎么走,根本不知道。
      好在还有对讲机,掏出对讲机准备联系前面的人,然而......完全联系不上。“纠结处”在一个比较高而开阔的山头,视野很好,但由于天黑,啥也看不见,往下望去只有无边的密林和大石头。大部队戴着头灯聚集的光亮,我们站在山头是能够看见的,我目测估计就离我们几百米,但是这对讲机却不起作用。上午时我恰好问到逸炜我们用的对讲机有效范围是多少,逸炜说不是很清楚,大概两三千米吧,而我们现在这种开阔地方,和大部队也不到一千米,中间几乎没有什么植被遮挡(我们所在海拔高他们几十米),怎么对讲机这就不行了呢?(心中一万匹羊驼奔腾而过)
那就尝试手机联系吧,然而......打了半天也没一个能联系上的。 在路华继续尝试打电话的时候,我想试着拿头灯往他们那边照,说不定他们能看见,但感觉我们这点亮度估计也照不到那么远,忽然想起我的头灯有SOS模式,那个应该要比白光好用,于是切到了红光闪烁模式,站在那儿闪了一会儿。
     现在情况是啥样呢?首先,后面的路我们都没走过,只能通过光亮知道他们的大概方位,但直接穿密林过去那是不可能的;其次,对讲机和手机都指望不上了;最后,这地方又冷风又大,绝对不宜久留。
      我找路华要来手机,拿着转了几圈,对准大部队的所在位置,确认了我们的朝向。看见地图上有一条路绕过去后是往大部队那个方向去的,大概估算了一下距离,发现哪怕最后这条路不能直达大部队在的地方,至少也能走到他们附近几十米,到那个时候,看见光亮喊几声、穿个林子也能汇合了。于是跟路华商量了一下,决定走这条路,我去前面带路,他在后面收尾。这时心里已经有了七八成的确定,走这条路不会错。路华把路线发到群里问他们走的哪条路,期望有人能看见。
      遇到意外情况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稳住心态,千万不能慌,冷静下来才能解决问题。那时我有些担心刘洋的状态,看她一直没说话,怕她心态出问题,于是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喝水,冷不冷之类的,看起来她还比较镇定,我也放心了一些。毕竟她应该是第一次外出过夜,这直接就留下阴影了就不好了。路华经历过上次雪山岩,而我甚至做好了最坏情况的心里准备,所以大家也都没有慌乱什么的。
      走着走着,我问路华大部队是不是走的19年的罗田线路?路华说好像是的,我一震,早知道这个不就完了吗!我出发前正好找小黑要了份19年的轨迹,打开手机一看,我们走的就是这条路。虽然没有通过对讲机确定他们走的是哪条路,但这个方向是不会错的,这时我心里已经99.9%确定我们走的是对的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信号接通电话了,路华说让他们去看群里消息,然后就挂了(他在群里问他们走的是不是这条路线。但坑爹的是路华发的是部长会的群,接电话的左琨并不在那个群里)。
      接完电话路华说大部队来了几个人回头接我们。我想,如果我们走的路是错的,那他们回头根本不能碰到我们,如果是对的,那也不太需要接。(但与接应的人相遇,看到他们头灯发出来的光亮时,确实很让人安心。旭东说看到山头闪红光还以为别的队伍出事了在求救,还有人说是不是我们谁被蛇咬了还是摔下去了之类的。)
       总之我们终于是和大部队会合了,但一路上心里有个疑问一直没被解答......


      明明地图上标着露营点,为什么大部队没在这儿露营呢?
      原来路线上标的露营点,现在已经长满植被,没有地方露营了,大部队就继续往前走了。
      循着光亮爬上山坡,小别重逢的喜悦刚起,才发现露营点居然是在山顶。风实在是太大了,山顶全是乱石头,几乎找不到什么平坦的地方,这要搭起足够所有人睡下的帐篷显然是不太行的。大家正忙着搞营建,又是一阵大风刮来,身旁的小帐篷直接被吹的帐篷布与帐杆分离了,我的人都有被吹动的感觉,甚至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可怖的画面——晚上睡觉一个翻身,连人带帐篷全被吹下悬崖。越想越觉得这真不是一个能露营的地方,于是找到宇卿说了一下,要不要考虑回去之前错过的露营点,但是考虑到天黑路远,大家都很累了,再回去可能不太行。我说那我去附近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吧,于是喊上逸炜往四周探去。
      向前全是大石头、悬崖,完全不是人待的地方。我想起我们来路虽然都是小路,但有些地方还比较宽敞,说不定可以试试。
      沿坡而下,最初是非常狭窄的小路,继续往前,路有些变宽,但仍有坡度,显然搭不了帐篷。终于在一个拐弯后路的宽度和坡度都到了可以接受的程度,于是回到山顶,喊来路华,准备先拿一顶帐篷过去试试能不能睡人。
      勉强搭好后发现地上有些树桩很碍事,又清理不掉,想起这次有带刀和斧子,立刻又回到山顶拿来斧子、刀和其他两顶还没搭的帐篷。先是尝试用那把“尼泊尔军刀”砍,并不好使,砍好多刀那小树桩都没啥变化,于是掏出斧子,只一斧,效果立竿见影,小树桩裂开一个大口子,再来一斧子,树桩四分五裂,果然大重量才是王道。
      既然有了目标和工具,剩下的事就是开干了。一斧接一斧,清理掉一堆小树桩、藤蔓、树枝后又搭起两顶帐篷,这次好多了,进去试着躺了下几乎和平地一样。于是用对讲机联系了一下让山顶的人把帐篷全带下来,我继续用斧子清理道路,路华拿着刀去旁边准备清出一块儿能放下地席吃饭的地方。陆陆续续地,鑫恋、文波等等都下来帮忙了。鑫恋一如既往地精力无限,说斧子看上去很好玩,想要拿着劈几下,让她试了几下,还挺有力,就是对的不太准,效果没那么明显。
      又忙活了一会儿,差不多搭起四顶帐篷时,西则、琨琨端着一锅面下来,让我们一人吃两口补充下体力,快速吃了两筷子面后,虽然肚子远还没饱,但胃里垫了点东西之后舒服多了,继续干活。(说实话,当时看见他们端着面过来,还以为在山顶的已经吃完了,我们是最后吃上的,还有点伤心,后面才知道他们都没吃上就先给我们下面的端过来了,真是又羞愧又感动。)
      终于,搭好了所有帐篷,一旁地席也已铺好,我们亲爱的后勤妈妈纳纳坐在炉子旁做饭,大伙儿拿着碗盯着锅,双眼放光。由于干饭速度太快,需要慢放十倍才能看清,此处就不做解说了。辣锅是真滴香!我现在都仿佛能闻到那味道,太好吃了,还有切成小块儿的火腿和土豆,呜呜呜,有后勤妈妈真幸福!
     狼吞虎咽吃了个五成饱后,我看纳纳一直坐那儿做饭,好像还没见她动过,于是问她吃过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又问了宇卿,肚子也是空的,气色好像还不太好,看的我心里不太好受。这一晚经历了太多,每个人都在尽着自己的一份力,感谢大家的共同付出。
      第二日早上吃完饭已经比较晚了,好在接下来的路都挺好走,一路走到高仑头。在附近吃过午饭后,路华在前面带路。他好像很兴奋,看见好走的路突然就跑起来了,鑫恋也跟在后面跑,我也被带着跑起来了,跑一小会儿,停下来等一会儿后面的人,看着他们在前面跑跑停停,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我们像一阵风,从野地里呼啸而过,我们像一条溪,在山间肆意流淌,我们像那天上的云,自由来去。”在山野里释放着我们的兴奋与热情,精力旺盛地好像用不完,翻山越岭也不觉累,这才是年轻该有的样子啊。所以,朋友,多出去走走吧,置身山野里,去感受那最原始纯真的快乐。



5IW]W8TH73O42N[8H718_0Z.jpg


发表于 2021-12-28 15:5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懂了,下次去罗田先占座

点评

为什么还有两个人点了  发表于 2022-1-5 20:17
卧槽我鼠标又抽了,点到反对了  发表于 2021-12-28 16:47
发表于 2022-1-5 22: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郑逸炜 于 2022-1-5 22:34 编辑
熊佩瑶 发表于 2022-1-4 14:59
不止是领队和收尾应该事前对路线进行仔细的确认,其实所有参加外出的人都最好下载一份地图,并对路线 ...

我也比较赞同这种方案

对于拉练性质的外出,其实不确定性会比外出大一些,当然队伍素质也会更高。这也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有能力去了解路线,对路线提出自己的意见。
而且其实宽泛来说,所有的冬训登山队员包括骑行队员都是可以作为协会未来的领队进行培养的,对于这样一群人,我们不需要再三强调所谓队伍纪律。
进一步地,做一个简报性的外出会议可以告诉大家我们的目的,计划,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到达什么样的一个地方(路点),在这个地方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在什么地方会可能遇上什么样的麻烦,我们该怎么应对这些麻烦;如果偏离计划了我们该怎么办,什么样的情况算紧急情况,甚至需要向外界求助。这应该是每一名队员都可以去掌握的技能。

事实上,这么多次的探路,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大家共同去发现问题,效果也都非常好。
 楼主| 发表于 2021-12-30 21: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加大码 于 2022-1-12 21:28 编辑

总结




收尾断联
      站在一个亲历者的角度总结一下,欢迎讨论。有些事情经过二次转述,如果存在描述差异还请补充修改。
第一,出发前的计划与沟通。此次找不到路的一大因素在于收尾和领队认为的露营点不同,上次探路和这次走的不是同一条路,这是沟通存在的双方信息差异(小黑和路华肯定是交流过的,但是对后面这一小段路可能互相并不清楚)。建议外出前对于行进路线至少收尾和领队要互相完全确认清楚。
3c5b97652640c191a3a0cc22de98a02.jpg
(在下面的黄线从左到右的方向是这次走的路线,绿线是路华上次探路的线。最开始下包准备扎营的地方是左边标记的露营点,“第一晚宿营地”已经没了,大部队扎营的地方在“罗田卸沙处”)
   
     第二,临时决策。到达第一个露营点后,天色还大亮,但看表其实已经离日落不久,是否应该在有走夜路的可能时继续往前。(我个人是对走夜路有很大的担心和不适的,不管去哪都是能不走夜路就不走。)
      第三,对讲机问题。我不知道对讲机在几百米(不到一千米,遮挡也少)的距离内不能联系,是对讲机的问题还是说本就超过它的有效范围?如果是对讲机的问题,建议换掉。
露营地选择
      山顶是着实难顶,在那个地方睡的话不太现实,但是林子里扎营有哪些注意事项,我不是特别懂。当天考虑的一是冬天了林子里的蛇应该也冬眠了,然后其他虫子之类的只要把内帐拉链拉上它们也进不来,再就是厦门这边山里头也没有啥大型动物。做饭是清出来了一大片空地,周围的可燃物都清走了,用火的时候也很小心,也没有太大的起火风险。至于其他还有哪些没考虑的东西,建议路过的大神来指点一下。

领队及路线

本次路线:
第一日沿大路上至雪山岩庙,然后从雪山岩庙旁的亭子那儿上去,沿往年轨迹(即下图黄线)一直走到纠结处,在纠结处往“罗田卸沙处”走,当晚在“罗田卸沙处”附近露营。第二日从露营处出发,切入“越野跑路线”(下图绿线),沿越野跑路线经高仑头到造水村。(下图红线即为此次路线
66bd95fa45c6b29c00e41fecd31cbd5.jpg


细节补充:
1.第一日从雪山岩庙亭子那儿上小路穿了一小段密林,看往年说不好走,可能是近些年走的人多了,这次其实还比较好走。
2.越野跑线路是某个户外组织举办的比赛线路(上次探路小队发现了他们挂在树上的二维码,于是决定后半段走这条路),路线为一个环线,路程40km,全程都是很明显且好走的小路,有几处可能走错的岔路口,他们在那儿拉了警戒线,但是如果下次再去那警戒线肯定是没了的,领队需注意多看地图,觉得路不好走的时候看看有没有走错。
3.从罗田卸沙处到插入越野线时,接下来的路和地图轨迹会有一点偏差,顺着路走就对了,往后面走几百米就和轨迹重叠了。这可能是画轨迹的人没有画准确导致的。
4.路线终点是造水村,实际上到三甲那儿就可以了,包车可以直接开到三甲。
    这次外出总体行程很慢,一是拉练负重原因,走的要比正常外出慢,二是在雪山岩庙考核用了很长时间。如果是正常外出,在天黑前应该能比这次多出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
往年路线总结:
    1.雪山岩走到营地,再从北辰山下。(即往年经典路线。可走一天,也可走两天。注意往年露营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了,可以考虑在下图中标记点露营
图源: 2014雪山岩领队路线总结
http://www.xuma.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33&fromuid=62218
屏幕截图 2022-01-05 160206.jpg

    2.第一天路线不变,第二天走罗田峡谷下山。(即今年登山队拉练走的路线,聪颖的这篇流水非常详细:雪山岩拉练流水队记
http://www.xuma.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920&fromuid=62218

实际行程图.png
    3.2015年路线,前面路线不变,在铁砧(zhen第一声)山直接切到造水村,也是今年登山队拉练原本计划的路线。看总结,穿密林很多,不推荐走这条路。
2015雪山队雪山岩拉练队长、领队总结
http://www.xuma.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11&fromuid=62218

未来可能的路线规划:
      反穿:从造水村三甲出发,沿越野赛路线到高仑头附近露营,第二天往北辰山下山或往罗田峡谷下山都可以。(高仑头附近有一处大路拐角,我们经过的时候发现正好是个避风口,地势平坦宽敞,在那露营应该是没问题的。)第一天都是好走的路线,如果要作为登山/冬训队考核的路线,在三甲进山前也有一块空地很适合考核。第二天路线的后半段我没走过,但看往年总结,还比较好走,至少不穿密林。
ac6d8387d0ebfcf984f4bb91f6d16f9.jpg
53723e9d4ad8d423c965a8751b793e6.jpg
482f1264b51c7301fb3c21872293099.jpg

    写在总结之后的总结:
在翻往年帖子的时候发现大家对雪山岩的态度大多是害怕、不喜欢,并且好像在雪山岩“迷路”是常有的事,穿密林导致的身心俱疲再加上看不到什么风景,确实是让人痛苦。但是这次走完整条路线后,我完全不这样想。加了这次的“越野赛”路线,不管是正穿还是反穿,一天还是两天,都是完全可以的。路线非常清楚,也不会穿什么密林,全程都是比较好走的路,从高仑头到造水村的路上经过一个个山头,风景还是挺不错的(甚至还有好多看起来就适合野抱的大石头和一块适合开线的大岩壁)。只要把露营地选好,出发前再去探探路,我认为完全可以变成一条不那么累人的外出风景线,天气好的话,应该会是很愉快的体验。

附上线路:

造水40K谷歌终版kmz.kml (178.47 KB, 下载次数: 0)

点评

亮亮真棒,这个总结很细致了!  发表于 2022-1-5 19:00
传截图吧反正别传高清原图  发表于 2022-1-4 13:41
芽儿喽 怎么啥图片都传不上去啊  发表于 2022-1-4 12:26
催更  发表于 2022-1-4 11:43
发表于 2022-1-4 14: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熊佩瑶 于 2022-1-4 15:04 编辑
出发前的计划与沟通。此次找不到路的一大因素在于收尾和领队认为的露营点不同,上次探路和这次走的不是同一条路,这是沟通存在的双方信息差异(小黑和路华肯定是交流过的,但是对后面这一小段路可能互相并不清楚)。建议外出前对于行进路线至少收尾和领队要互相完全确认清楚。

   不止是领队和收尾应该事前对路线进行仔细的确认,其实所有参加外出的人都最好下载一份地图,并对路线和各个节点提前有大致的了解。(建议每次外出前领队都提前与队员开一个路线分析会议,既是多一层安全保障,也便于大家在行进过程中做到心中有数,合理分配体能)
    在这次拉练中,队伍因为行进速度不一致,被分成了零零散散的几个小队(之前的外出/拉练也存在类似问题),这种情况下中间的队员掉队迷路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特别是在天色暗下来之后,未知的潜在的危险亦是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与队员们擦肩了许多次。
    这一次是比较幸运,那么下一次呢?

点评

牛  发表于 2022-1-4 19:51
哈哈 这个我准备写在领队总结里的 你先说了 所见略同!!  发表于 2022-1-4 15:33
发表于 2022-1-4 14: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对讲机问题。我不知道对讲机在几百米(不到一千米,遮挡也少)的距离内不能联系,是对讲机的问题还是说本就超过它的有效范围?如果是对讲机的问题,建议换掉。

对讲机在我为数不多参加的几次外出中似乎都出现了问题,或许是该重视一下,不能每次都心存侥幸了。

点评

是这样的,野外如果分成几个小队,队伍之间断联,加上路线不明确,真的很危险。  发表于 2022-1-6 16:33
发表于 2021-12-28 19: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激动地点开,失望地留下评论
发表于 2021-12-27 23: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啥玩意儿

点评

不懂  发表于 2021-12-30 15:00
我看不懂,但我大为震撼  发表于 2021-12-28 19:39
不懂  发表于 2021-12-28 17:21
这是催自己写完的决心,立帖为证,懂不懂  发表于 2021-12-27 23: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27 23: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了学到了

点评

孩子 想要个痛快点的死法  发表于 2021-12-30 15:00
直接打掉吧  发表于 2021-12-30 15:00
头给你打歪  发表于 2021-12-28 19:40
下次看你这么发头给你打歪┗|`O′|┛  发表于 2021-12-28 12:35
发表于 2021-12-29 11: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66分一直到下山还会被她多次提起,在此我建议把‘我是祖国的花朵’改为‘我的结组六十六分’。

附议,@我是祖国的花朵

点评

现在是“我结组九十分”了  发表于 2022-1-6 16:34
复议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22-1-4 18:23
改名改不了诶  发表于 2021-12-30 15:01
唉  发表于 2021-12-29 15:02
发表于 2021-12-29 15: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亮亮更新的——好——快——哦——

点评

嘤嘤嘤  发表于 2021-12-29 19:26
发表于 2021-12-29 18: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了,有点喜欢这种文风。感觉很舒服。

斧头是因为雪山岩拉练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接近性很差,第一天的营地无论从哪条路走下去都要半天。所以带着的,万一走错路了或者遇到紧急情况肯定用得着~~我是真的很没想到,斧子随便买的玩的,但是还能用的上。

不过正常情况协会还是不推荐去破坏植被的。除了我们这种情况~~~
发表于 2021-12-29 19:1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战术斧好像是我说的?(砍密林

点评

对呀  发表于 2021-12-30 01:14
发表于 2021-12-30 20: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what 疑问

点评

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于 2021-12-30 20: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31 16: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蛙牛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4 14: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才具体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好惊险
发表于 2022-1-4 14: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辣锅是真滴香!我现在都仿佛能闻到那味道,太好吃了,还有切成小块儿的火腿和土豆,呜呜呜,有后勤妈妈真幸福!

这次的火锅底料真的好好吃的!
后勤听到这句话超级感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2-5-24 17:20 , Processed in 0.13005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