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858|回复: 23

[2015各拉丹冬峰] 2015厦大登协各拉丹东峰队长总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3-11 15: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吓大的小鹰 于 2022-3-12 01:16 编辑

2015厦大登协各拉丹东峰队长总结

前言

      马上协会二十周年,今天在老徐群看到有人发了五周年的一个电纸书,闲来无事就翻了翻以前的资料,恰巧翻到15年登山时候的一些资料,翻出这份鸽了七年的队长总结,简单整理了一下发上来。趁着刚好协会20周年,把这个总结补上,怕再久就都忘了。

一、摘要
      登山队今年一共15人,105女,69新。在经过前期长达半年多的筹备训练,且在陈老师的大力帮助下,第一次拿到校团委的盖章,得以顺利合法地取得登山许可证,而且获取了学校的三万元活动资金。7月22日从厦门出发前往拉萨,在拉萨采购物资、适应和准备,经过一周到达各拉丹东峰大本营。811日,A7名队员在3名教练带领下成功登顶海拔6621的各拉丹东峰,12日,B8名队员有6名成功登顶。最终我们全员安全下撤,登山活动顺利结束。

二、选山情况
       综合考虑了我们的攀登理念、以往的攀登经历、今年的队伍状况和学校的意见,最终将山峰定为青海境内海拔6621米的各拉丹东峰。在选择和确定攀登山峰的过程中,我们主要考虑了以下几个原则:结合当今大学生登山运动发展现状和我们安全第一、不盲目追求高度的理念,我们攀登的山峰高度限制在7500米以下,这也是我们近年来一直坚持的山峰选择原则。
1.  考虑到队伍实力、未来的经验技术的积累与传承,我们决定攀登地形有一定变化,需要一定的攀登技术,但没有(或很少有)雪崩等难以控制危险的山峰。
2.  考虑到天气因素,优先选择7-8月份适合攀登的山峰。各拉丹东地区气候干燥,年降水量仅200mm。
3.  考虑进山出山的方便性,选择的山峰离一般车辆能够通行的道路较近。此次攀登的各拉丹冬峰距离109国道九十余公里,从格尔木市出发需要一至两天到达。
5.考虑该山峰的攀登历史,选择的山峰应该是非未登峰,并且有国内登山队伍攀登过,而且能收集到一定的攀登资料。
  • 1985年,日本京都大学学术登山队到达江源,攀登各拉丹冬峰,有6人登顶成功;
  • 1986年,中美联合长江科学考察漂流队到达姜古迪如冰川,并竖立了“长江源头”石碑。
  • 1991年,清华大学登山队攀登该峰,未登顶
  • 1992年,台湾一支队伍,到达姜古迪如冰川;
  • 1992年,两支分别来自韩国及日本的队伍,未登顶;
  • 1994年8月,北京大学登山队,11人成功登顶,成为第一支登上长江源之巅峰的中国队伍;
  • 19948月,清华大学登山队,1人成功登顶;
  • 20025,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登山队,到达6500米高度;
  • 20047,清华大学登山队,到达5900米高度。
  • 20068月,中国人民大学登山队6名队员登顶。
  • 20107月,两岸清华大学联合登山队17名队员登顶。
  • 2014年7月,北京大学登山队17名队员登顶
山峰概况
      各拉丹冬峰意为高尖的山峰,海拔6621米,是唐古拉山脉最高峰。各拉丹东在唐古拉山中段,青海省西南部青、藏边境,位于东经91°,北纬33.5°,海拔6621米,在其周围还有20多座6000米以上的高峰。在第三纪时期,这里是古地中海的边缘,后来地面开始强烈上升,到第四纪晚期(约1.5万年以前)终于形成了现在的格局。各拉丹东地区地质构造异常复杂,冰川活动频繁,切割破碎。因而,山体山线破碎,地形条件恶劣。
      唐古拉山地处青藏高原中部,东西横亘600公里,平均海拔5400米,6000米以上高峰多达40座,其主峰各拉丹东雪山群,南北长达50公里,东西宽约20公里,冰雪覆盖方圆670平方公里,周围分布着40余条现代冰川。仅峰群西侧朵恰迪如岗峰四周就蕴育着19条冰川,总面积达150多平方公里。众多的冰川融水成溪流,汇合在大面积的沼泽地带,形成星罗棋布的湖泊,这些湖和沼泽就是世界第三大江——长江的生命之源。

地理位置特殊性
      各拉丹东位于青海西藏交界处,因此会涉及到青藏两地的登山协会和当地政府部门交涉问题。按照地理分界线来说,各拉丹东所在的雁石坪镇在青海省境内,但是雁石坪镇隶属于安多县管辖,安多县却隶属于西藏管辖。意即各拉丹东虽然在青海省境内,但是所在区域实际管辖权属于西藏。可是按照往年惯例,都是向青海方面申请登山。这是前期非常纠结的一个点。吸取了北大去年的经验,今年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联系雁石坪镇政府和安多县政府,不过那边态度也很明确,要求我们出具西藏方面的相关审批文件。且不说西藏今年因为50周年大庆的缘故789月份暂停登山活动审批,即使放在之前,申请西藏的山也是很麻烦的。所以这个问题应该算前期最棘手的问题,不过好在最终这个问题是有解的。

二、队伍组成
      按照选拔标准,从协会中选拔登山队员,按照一定新老队员比例。按计划队伍构成人数为15人,老队员(即有冰雪经验的队员)6名,新队员9名。
       队伍设置队长1名,攀登队长1名,后勤队长1名,装备队长1名,队医队长1名,作为队伍核心骨干,都是由拥有雪山经验的队员担任。另外设置装备2名,后勤3名,队医2名,队记2名(可兼任),摄影2名(可兼任),摄像1名。
       聘请西藏雪鹰高山户外探险公司的教练3名,保证队伍的安全和正常攀登训练,对攀登拥有知情权和参与决策权。对于队伍中出现的可能危及队员安全的行为有一票否决权。     

三、前期筹备
(选拔)3月19日:                  论坛公布登山选拔条例
(外出)4月4-6日:                 戴云山外出
(会议)4月8日:                    第一次雪山筹备会议(全体理事会、林少雄、王栀子、黄德猛)
(会议)4月18日:                  第二次雪山筹备会议
(选拔)4月19日:                  雪山动员会(思明)
(选拔)4月21日:                  雪山动员会(翔安)
(讲座)4月31日:                  野外技能讲座
(外出)5月1-2日:                 野外技能训练——杉际内外出
(会议)5月9日:                     第三次雪山筹备会议
(训练)5月10日:                  技术培训(下降、单绳上升、上升下降过节点)
(会议)5月16日:                  第四次雪山会议(各老队员自说了一下后期计划,确定了第二天的安排)
(训练)5月17日:                  上午医疗技能实践+下午雪山队员面试。
(讲座)5月22日:                  野外技能讲座
(训练)5月23-24日:             小坪山外出(其间进行了基础户外技能考核)
(训练)5月30日:                  岩壁考核(营地建设、上升下降过节点、绳结、医疗操作)
(选拔)6月6日:                    笔试、训练讲座、确定最终名单

       3月份确定山峰之后,很多相应的事情就开始着手了。最初确定的老队员有我、叶毅成、黄德猛、王栀子。其中猛哥、栀子是前一年雀儿山的队员,我和小刚是13年姜桑拉姆的队员。这个老队员配置与前一年相比已经好不少了,但是考虑到这座山峰的难度以及想要得到更好的攀登效果,我还是努力地去号召更多的老队员加入。后来林茜、星号、少雄陆续都加入到队伍中来。这很大提升了我对于今年的信心,还有就是让我对于攀登有了更多的想法。我觉得对于协会目前状况来说,老队员永远都不嫌多,因此一定要尽早多去动员有实力的老队员加入。老队员一少,我们登山的计划几乎没有选择,只能跟着教练一路往上走,自己能够在山上做的事情会变得很少。
       鉴于今年队员在冬训的表现都还不错,而且有充足的老队员资源,其中星号的经验能很大提升队伍在山上的决策能力。所以我希望队伍能够更多地参与到登山中,在山上能有更多的自主性操作,让大家学习到更多的登山知识。前期有几点我觉得是一定要着重去做好的:
1、新队员报名结束就分好了初步的职务,让各自老队员带领新队员做职务计划。
2、增加前期技术培训,把最基础的绳结、上升下降、营地建设练熟。这样有利于小学期开展其它技术培训。
3、规范考核标准,提高对于大家的技术操作要求。
4、保证每1-2周有一次理事会+老队员的全员会议,阶段性的明确队伍的目标和计划。
5、外联赞助和宣传的事情要贯穿始终,努力去拉现金赞助
       尤其是技术培训和老队员会议,我觉得这两个在前期非常非常重要。所以计划一定要在开学前就拟定好,后期可以再调整。老队员要经常保持见面通气,多多互相聊聊,有条件尽量多找一些资深的老人去给大家提供一些意见。这样有利于提升大家对于协会登山的认识水平,同时避免队长思维窄化。毕竟我们的老队员大多数也都是只去过一次登山,而且体验也并不是特别完整,不同年份的体验带来的经验也会有差别,而我们的技术又是薄弱环节。所以为了尽量弥补这种经验上缺乏所带来问题。因此老队员多见面,多找更老的登山队员去聊天。

四、日程和交通
  
周期
  
预计日期
行程安排
前站
大队伍

7月22
前站出发(07:00)
周三

7月23
到达西宁
周四

7月24
联系登协、办理手续、确定进山情况、办理证件。26号出发前往拉萨
周五

7月25
周六
Day 1
7月26
大部队出发
Day 2
7月27
到达拉萨
到达兰州
Day 3
7月28
联系好住处
到拉萨
Day 4
7月29
休整、确认装备、后勤采购
Day5
7月30
Day 6
7月31
前往那曲(海拔4500米)
Day 7
8月1
休整、适应、后勤采购、确认车辆
Day 8
8月2
休整、适应、后勤采购
Day 9
8月3
经安多到雁石坪(4900米),同日教练和星号随着运物资的货车从拉萨到达雁石坪
Day 10
8月4
到达大本营(海拔5200米),建营   

轨迹示意图

轨迹示意图

  • 进山周期比较长,主要是出于对于海拔适应的考虑,拉萨、那曲雁石坪、安多,我们沿着青藏线往北走。后来事实证明,这种效果对于海拔适应确实不错。
  • 这次选择从西藏进山,是在出发前几周才讨论决定的。出于物资准备、手续、以及省钱的考虑。而且,额外的一个好处是,重回西藏能为大家积累今后在藏登山的经验,和西藏一些老朋友联系不至于断层。

交通
      各拉丹东峰地处青藏交界,距离最近的的公路还有100多公里的山路。而所处的雁石坪镇无论距离拉萨还是青海格尔木市都有500多公里,因此进山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最后我们选择从西藏方向进山,沿途经过拉萨——那曲——(安多县)——雁石坪镇。主要考虑几点,
  • 教练公司,雪鹰户外的的物资都在拉萨,所以物资肯定是要从拉萨运出的,这样我们在拉萨采购后勤也更为方便。
  • 从拉萨进山,海拔上升合理,沿途补给充足,交通方便。而从格尔木进山,全程坐卡车,沿途补给少,海拔上升剧烈。因此从拉萨进山会有较好的适应。
  • 交通支出更少。从拉萨到雁石坪,交通灵活,队员可以坐火车+大巴到达,而从格尔木必须全程包车,费用较高。这也是得益于各拉丹东的进山路越来越好,普通越野车型即可到达本营。
     从结果来看,这样进山,与全程包车相比确实省下了不少钱,而且队员普遍适应较好,未出现较大的高反症状。不过战线拉长之后大家抵抗力容易下降,当时在山里感冒被多次交叉传染。

五、手续
1. 学校手续
       由于今年顺利拿到了学校团委的同意书,各方面手续我们都准备齐全了,所以前站在西宁很快就办理好了登山手续。这里我要特别提一下,在向青海、西藏的登山协会申请登山时。会要求队伍提供法人代表同意函、保险、体检证明以及其他攀登相关资料。而今年是我们手续最全的一年,这使得我们很顺利就办理下来,而且获得了登协一些其他方面的帮助。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一下厦门大学、厦门大学体育部、厦门大学校团委对于我们今年登山活动的大力支持和理解。今年因为得到了官方的支持,解决了队伍很多方面的问题,谢谢,也感谢到场的老师们。

2. 进山手续
       由于各拉丹东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手续颇为复杂。当然若一路上未遇到什么阻拦是最好的,万一遇到就会比较麻烦。今年过程比较曲折,但结果比较顺利。从北大14年的报告书中得知,他们雁石坪镇遇到当地的阻拦。由于各拉丹东所处的唐古拉山脉地理上位于青海,但其实际管辖权是属于雁石坪的,而雁石坪隶属安多县(西藏所辖的一个县)。在现实中这可以说是个无解的问题,从青藏两地的登山协会角度来说,各拉丹东需要从青海办理登山申请。但是,雁石坪当地只认西藏方面的文件。
       实际操作过程为,我4月份开始联系雁石坪镇长,但是对方态度明确,只认西藏的相关文件。同时青登协秘书长,那边是只要我们手续齐全,办进山没问题。但是雁石坪的问题给我的建议也只能是前期多联系去讲通,毕竟他们也属于不同省份的不同单位,谁也管不了谁。于是也只能再去联系西藏登协,希望他们那边能给我们开相关的证明手续。但是实际上西藏体育局方面不可能给我们开登山的同意书。一来是我们只向青海申请;二来今年是西藏大庆五十周年,出于大家都懂的安全方面的考虑,西藏789月份的一切登山活动都停止了。后来在张明兴主任帮助下找了安多县驻拉萨办事处的官员,希望能出具同意书,未果。给的建议是直接去安多县找公安局开证明。从张明兴主任那里了解到,西藏一些地方的山峰进入时,他们也是要和当地的政府部门去协调,因为可能涉及到地方利益。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最好提前给青藏两边都发登山的申请,然后西藏体育局的登山运动管理中心通过体育局请求安多县予以通行。同时,进山前到安多县公安局备案。
       一直到进山前我都是忐忑的,生怕突然又有人冒出来拦你。所幸的的是,我们顺利到达雁石坪,第二天趁早进山,在进山途中的哨卡还没人的时候我们就顺利进去了,沿路畅通无阻。
       当营地建设好了之后,我悬了很长时间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了。

3. 插曲
       不过在山里呆了几天后,却有几个警察闯进来了,后来知道是雁石坪警察,据说是接到当地牧民举报。但是在详细盘问我们之后,了解到我们不是来偷矿或者偷猎的,也可能知道我们是学生之后,对我们态度缓和了很多,登记完每个人的身份证就走了,走的时候还送了些水果给我们。
       自此,各拉丹东的与手续相关的神奇历程结束了。与14年北大进山比起来,我们算是幸运的,但是真的不得不感叹在中国“合法”登山的不容易啊。

六、攀登情况
攀登日程
Day 10
8月4
到达大本营(海拔5200米),建营     
Day 11
8月5
运输部分物资到换鞋处,
Day 12
8月6
本营下雪,教练讲授氧气罐和牛尾的知识,晚上老队员开会确定接下来计划
Day 13
8月7
所有人上换鞋处的冰川末端训练,司机留营
Day 14
8月8
男生(除星号)和栀子以及2名教练上C1运输,星志到达换鞋处之前身体不适,由次顿教练接回本营;其余人留营;当日星号、刘琳、橙橙到雁石坪补充物资
Day 15
8月9
本营休整
Day 16
8月10
A组(斌、陈华、祺望、橙橙、栀子、翔宇、戴)上C1,教练先行出发,探路至垭口撤回C1
Day 17
8月11
A组全员登顶,星号带B组上C1,A组下撤至本营,教练留C1
Day 18
8月12
B组(星昊、猛、林茜、宁致、扬宪、辰祥、星志、刘琳)冲顶,林茜、宁致未登顶;A组(戴、祺望、斌、翔宇)上C1接应
Day 19
8月13
本营整理装备,傍晚教练讲授裂缝救援
Day 20
8月14
上换鞋处训练,星号、栀子留营。清理物品,出山到达雁石坪
Day 21
8月15
早上出发,晚上12点左右到达拉萨
Day 22~24
8月16~18
整理装备,开会,写总结
Day 25
8月20
正式解散,各回各家!

攀登路线和地形
  
  
BC-换鞋处
换鞋处-C1
C1-Summit
路段
草地、河谷
碎冰川大雪坡
雪坡、山脊、雪檐
主要地形长度
约4.5km
约3km
约3km
通过方式
单独通过
单独通过
结组、修路800m,单独通过
时长
1.5h
4h
5-10h

六、总结讨论

官方版
      因为学生登山同专业登山运动员直接一直存在着客观上的经验、技术、装备、资金等方面的欠缺,而如今的民间登山活动已经发展非常壮大了。环境在变,人也在变。现在高校攀登主流的观念认为,我们的攀登活动更多是一种过程体验。我们不盲目去冒险,学生登山的最大目的和意义并不在于培养多少优秀的职业登山家,而在于向更多人去推广登山以及其他一些户外运动,同时向身边的人传播勇于挑战自我的精神、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贴近自然的生活理念。
      而对于队伍自身的影响来说,体能的提升不需要多说。对于学生暑期登山来说,其实更多的锻炼和意义在于活动的准备上,我们前期需要制定攀登、装备、医疗、后勤、交通等诸多计划,还有体能训练,赞助联络,媒体联络等等事情,而在攀登过程中,山区的变化需要我们具有足够的能力储备去应对种种变化。这是一个漫长而且细致的过程,我们需要确保活动的安全和顺利。
      队员们在一起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大家朝夕相处、生死相托,而且对于自己的体能,以及对于恶劣环境的忍耐能力很多人都会突破极限,而这种亲密感情和突破极限所带来的能力提升,在下山之后还会继续保留,所以有的人也就成了一生的兄弟姐妹
      2002年3月16日,厦大登协成立。7月,创始人张宏宇带队成功登顶启孜峰。不经意间,我们创造了一个第一——福建省第一家学生登山社团,中国南方地区第一支学生登山队伍。登顶成功后,国内主要媒体纷纷报道,当时在南方高校中引起强烈反响。
      而到如今,我们已经连续14年攀登雪山。直以来我们坚持用行动来证明:厦大浪漫、温馨、但觉不安逸,我们攀登、探险、但绝不冒险。
      作为一个学生社团,厦大登协有着更多的意义。协会每周二、四体训人次平均百人左右,每个周末都会有各种户外活动,每年厦大有数百人通过厦大登协第一次接触到野外徒步、露营、攀岩、定向、骑行等户外运动,而且我们还会提供所有这些活动的基础培训。此外我们寒假进行冬训,暑假有登山和骑行。寒来暑往,年复一年。许许多多的人都将在协会的大学记忆中留下不同寻常的回忆。

私货版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很多细节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回想起来都是美好的,但是其实当时那支队伍也有矛盾,有人就有矛盾,我还记得前期训练时,我对于队伍的凝聚力不足十分头疼,总觉得不是我理想中的一个整体的感觉。第二周周末的下午我直接取消训练,召集大家开了个谈心会。会议开了一下午,大家畅所欲言,我也谈了我的很多想法,想起很多东西,后面我都低头偷偷抹眼泪了,不过现在想起我也能会心一笑,也不觉得尴尬。
       我当时一心想着带领队伍完成攀登,也确实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过于严格遵循规则,忽略了很多人和事。比如林茜和宁致没有登顶的遗憾。虽然我们说着一人登顶,全队光荣,但是没有登顶的人肯定会有失落和遗憾,帐篷里开总结会时,听着她俩诉说着被关门的经历,我除了心里不是滋味儿,也做不了什么。而且从林茜和宁致的视角,她俩没有去运输,除了训练那次,上C1冲顶那是她们这趟登山第一次上雪线。准备了半年,经历了痛苦的集训和前期艰难的适应,最后却只能止步垭口,尤其是自己觉得状态还行,但是因为教练认为时间不够时。这确实是登山的残酷的一面。还有比如前期集训时刷掉了李余、陈荔、宝盖头、玉晴,这是为了队伍不得不做的决定,但这也是当事人的一个痛苦。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只能机械式地通知。还有因为栀子体能好,安排她运输,但也忽略了她是个女生,也有情绪。
        还有一个插曲是,A组下撤时,B组到达C1,而A组忘记把所有的旗帜给B组了,导致B组只能拿着纪念衫拍照,没有能在顶峰留下跟会棋的合影。A组到达换鞋处的冰川末端,已经是晚上八点,经过了一天的日晒,融水变大,冰河变宽,最后我们抹黑,手拉手淌水过河。虽然知道我们已经安全,但从来没有觉得最后5KM的路那么漫长,漆黑的山谷中偶尔看到远处的光亮,可能是本营司机师傅索朗点亮的灯光。当天我们接近凌晨12点才到达本营。我们是从凌晨2点起床连续行走了20个小时,大家已经精疲力竭,栀子橙橙还有兴致做饭,而翔宇斌哥太困直接睡觉。我们还要几个人等了一下晚饭才睡去。而第二天我们三人本来有继续上C1接应B组下撤物资,但是大家实在太累了,我们四个人一直拖到中午才出发。当天下午刮了一段时间的暴风雪。我记得我在雪坡时,漫天飞雪,隐隐还能看到一点儿阳光,看到坡上的星号和教练,背上背满了物资,身后像拉雪橇一样,还拖着几个背包。心中既有感动也有自责,还是没能赶上协助他们撤营。
       下山总结时,星号非常生气地指出了旗帜和撤营的问题。B组在精疲力尽又遭遇风雪的情况下,却没能看到A组的队友,多少有一些失落。而我们四个人跟B组又沟通不及时,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十二点才回去。不过后来大家说开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我当时自主攀登的意愿非常强烈,觉得能给我们修几段路,哪怕像北大一样山里待上半个月一个月的也在所不惜。所以训练上我提前非常多,以往在集训期前是没有登山训练的,考核也是在集训后期。前期也跟教练说好,在山上给我们修几段。但是我们队伍里面除了星号在07年念青唐古拉中央峰修过几段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经验。而且到了冲顶那天发现,我们的体能和判断能力不足以支撑我们修路,只有我和斌哥给教练打了几段保护。
       为了实现自主攀登的目标,在山里我也安排了几次的实地技术训练,在出山当天,为了利用一切机会,我甚至上午还安排了到换鞋处训练,当时我是真的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给新队员训练的机会。想让大家多练几次冰上建站和结组。事后证明我确实在太着急了,也安排太满了,忽略了大家的情绪和心理。斌哥在过河时滑倒,肩膀脱臼,而且差点儿被河水冲走。猛哥在砸一个疑似带有金矿的小石头时砸伤了自己的无名指。在听到本营说附近又看到熊时,大家虽然没说太多,但是我能感觉到一种焦虑和迫切返回本营的氛围了。好在一切有惊无险,我们顺利出山,斌哥的肩膀也在走路时候神奇的自动复位了。晚上可能快十点,顺利到达雁石坪镇。终于尘埃落定,从乌托邦的世界回到现实。

       这次登山15人共13人登顶,至今还是协会登顶的最高纪录。当时我认为可能只达到了预定训练目标的50%左右。不过后来也证明我是多虑了,技术训练这个没法强求,只能是发掘出那些本身就有兴趣的,加以培养。而且得有足够多的人,才能形状整体的技术传承和氛围。令人欣慰的是,队伍的几乎所有人在后来协会的发展中都继续贡献着力量,大部分都加入了部长会或者理事会,有的不在部长会也仍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辰祥一个本来奔着骑行加协会的人,也被“忽悠”来登山,后来欲罢不能,当了会长,也继续登了很多山。星志后来在协会也继续登山,当了会长带领协会挑战阿尼玛卿峰,翔宇后来也继续带了几次骑行,目前应该是协会骑行团体的灵魂人物了。斌哥也是继续在协会热情洋溢地坐着贡献,直到大四毕业。猛哥开学也要忙论文和研究生毕业的事情了,后来去了深圳又重拾攀岩。林茜之后也仍在翔安发光发热,是中期翔安人民的大姐大。祺望这个沉默的美男子,后来和李余结为攀岩“伴侣”,推动了协会的攀岩事业。扬宪由于研究生学业繁忙,没有加入部长会,但是还是经常参加活动,是几代人心中当之无愧的“暖男”。刘琳和栀子后来也做过一段时间理事,后来我们一起图书馆考研备战了。橙橙这个大学霸在登山后开始读研究生,但是也还留在协会做了一年部长,可给她操心坏了。星号继续开他的公司去了,之后又跟协会登了一次山。陈老师更不用多说,一年一年,陪伴协会登山从不拉下。可惜在20年意外摔伤了腿,那次我也在,想不到第一次和近期的最后一次登山都是我跟陈老师一起的。教练们的雪鹰户外探险公司也是蒸蒸日上,次顿后来还参与过电影的拍摄。
       现如今队伍的十五人,已经有一半结了婚,还有一对是队内消化,还有的可能领证也快了。有的还在读书,有的当了老师,有的做疫苗去了,有的正在大厂内卷,还有的正在为国家和人民服务。时光确实飞逝,不过也无须感慨。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经历和记忆无法复制,但是可贵的是我们经历过。记得,是最好的礼物。



发表于 2022-3-11 16: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大鸽时效性拿捏的稳稳的
 楼主| 发表于 2022-3-12 0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吓大的小鹰 于 2022-3-12 00:42 编辑

因为保护区的缘故,据说各拉丹东峰早已封闭不让登山了。最近看到日本导演竹内亮的纪录片,看到青藏公路上的风景,感觉还是那么美。
十年长江之约,寻找6300公里源头的第一滴水【再会长江 ep01】


发表于 2022-3-14 09: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ane 于 2022-3-14 09:08 编辑

最后一段仿佛有BGM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点评

很恰当  发表于 2022-3-16 17:14
发表于 2022-3-14 10: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指着看私货版总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