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46|回复: 8

张明明答复:关于星号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 0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丰 于 2017-9-16 23:29 编辑

星号的信(2007-2008学年第七任会长杨兴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封东西从雪山回来就想写的,可一直因为时间拖到了现在。希望也能在你们今后的协会生活里起到一定的作用。

      看看自己在协会已经晃过了3年,而第四年继续时总是有些犹豫。很多人都说一个老不死的,本该进棺材的人还在那罗嗦要死。可能是有点死不瞑目吧。特别是劲松马上要走之后,我不知道接下去大家是否能将这样的热情用在新的负责人身上。协会一直如此,负责人都是上一年大家的肯定,当然不是说新的不是。种种可能我就不去猜测,希望你们能在今后继续热情洋溢的为协会发展继续下去。而我这个老不死的只希望在这个来之前或者说在12.9风光结束后给大家一个提醒也可以说是个建议吧。

      协会成长7年,换了8个会长,出了5个负责人,几十名的部长,代代相传。这样的规模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开始逐步走上正轨的协会了。而一年年的人都在变化,一年年的性格都在变化,一年年的工作方式都在变化,而不变的是我们对协会的那片关爱,那么?有了这点我才能继续说下去。我们是一代代的人,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去走过前人没有走完的路,但并不是一个做不好事或者拖延工作还是不想做事的借口。我们可以以不同的形式去做每件事情,方法不同可努力、所用时间(或许好的方法可以减少使用时间)、所要处理事情件数......都是相同的。这才是走每届人自己的路,而朝着同一个目标继续前进。不知还能否想起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了,是不是同我形容如此?我希望不是。我现在在奥美广告公司实习。这里是个工作压力很大的地方,你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关乎公司的利益(其他公司也许不会让实习做这样的事)。我在里面是做完稿员,就是将所有稿件修改成印刷场用的格式,并修改里面的错误。这里面牵涉到很多细节,一个标点符号的偏移0.1毫米都要将整个稿件重新做过。很多人觉得在做工作时,特别是协会工作的时候都是抱着做完一件事情就了当的态度。不知道大家看过一本叫《细节决定成败》的书没。一份稿子也许一个标点偏移是不能造成什么阅读障碍,可确实,他象征这个品牌对待自己东西的一种态度。是啊。小者:我们的一份策划也许只要商家看的懂就可以,里面什么字体,什么排布似乎并没关系。更不用说里面的标点啥的了。大者:一个活动的每个角落。什么地方用什么东西,确实可以省略,确实可以节省工作人员,也确实可以帮自己的伙伴减少不少工作。可大家是否想过这些都是摆在协会以外人眼前的东西,他代表协会的形象。那么我们是否能将这种形象更好的发挥出来了。当然我们已经比以前好很多,当不是满足现状。04级的更我们说过“协会给大家的感觉都很稳重,活动可以不办,但办起来让人很满意。我想大家应该想想这话。活动其实不在于多,而更在于精细。每届人员都不一样,人员多时,可以多办活动,少时可以少办,一届届并不是在攀比,而是在不断继续

?? ? ?而第二假象就出在负责人身上,”负责“”负责“难道就是一惹上你就要负全责?其实这样的现象都怪我当年的蛮横、目中无人。以至现在就好像负责人就该扛着所有大梁,做所有要做的事,更是将这种思想种植到每个人的思想深处。其实我和很多人说过,在我前一级的负责人(希望别将这个发表到其他公开场合)并不是这样的,婷婷有很多学习任务,以至很多事情都分配给每个部长去做,只有2个大事,12.9\5.1她才出现带活动。这样的方式不知大伙觉得如何?以至小明上任时我还将”负责人“改成”副会长“来缩减大家的领导思想。其实负责人同部长一般,他同样是部长的一种,而不是什么全责守护者。(说到这可能很多人都会骂我,毕竟很多部门都在尽心尽力。当然你们值得赞许,一个部门要做好,是需要发出很大的力气的。)而我希望从你们开始改变,特别是劲松走了之后。

       一个很好的比喻,10101010,这就是现在我们学校社团的发展情况。没有2,更不能有3了。我们总是在0、1之间行走。我们是不是能不求安稳点将自己的经验一起分享了?每年大二的升大三后就像进了后宫,享清福。而自己的一年从早到晚拼出的经验并没有给新到来的人们一个交代。而固然又是一年盲目的摸爬滚打,更不用说事隔一年的12.9了。而部长们的积极取经是否已经足够?还是一味相信自己的能力已经足够?或是相信自己团队创造的奇迹?还是懒得......?反正种种可能。我只希望这样的可能不是因为后面说到”协会一家“之初衷。而年初新会员的加入更是需要老会员贯穿思想的时期,这样的过程是由自己承接不稳重担,还是让他们轻松自如解决?”经验交流讲座“我觉得是个可以实行在初期的方式,或许有更好的。但并不是盲目的。

      部长与部长间,这是个很奇怪的话题。我那天在海边和小璐这样说:以前04级,他们敢于表达,所以他们懂得别人,懂得怎么去照顾别人,去理解别人,帮助别人;我们不敢嘴上,于是我们用写的,用做的,让大家知道心里有你,而这却比前者来的慢了些;06级不想表达,没有共同的特点,不愿意去表达,更希望自己的思想付出自己的行动,这叫自主;而你们更觉得是不懂表达,我不懂你们是不是这样。人在一届届的变的内向,而更不喜欢把自己心里的东西放在行动上,更是嘴巴上。而语言表达确实最直接的行动,最快捷,大脑直接接受。呵呵,那你们懂得该怎么去做别人头脑里面想的事情么?我不懂。哈

       每届人都有每届人的特性,这是肯定的,婷婷他们很稳重,我们至今还想不出什么词形容,小明他们很敢想敢做,而你们让我觉得更想是历史的捍卫者,坚定的继承着过去的每个东西。呵呵,在小明那届我非常像让他们多往你们的思想靠近,可还是没成功。确实,历史是个根基,像精神血液贯穿每根筋脉,当然,以为的保留就代表没有创新,那么就没有提高。创新和传承,他就像一对不可或缺的东西,而左右拉扯。或者更具体的说,创新是建立在传承之后的基础上。你们有很好的传承意思,将协会的思想挖掘出来,传接下去,可在一定的时期,必须将这样的传接延伸到创新过程中去,当然必须是在传承完毕之后,也就是在足够人力和时间情况下进行,也就是像当年第一次在本部办起的定向赛和攀岩赛。其实大二一年在时间的正常分割里,上半学年就是传接状态,而下半学年就是创新状态,而12.9作为一个分界线,代表就是你们传接的成果。所以不知你们是否向这样一个目标执行,还是说这是一个部长们要完成的义务了?这个希望你们多思考。今年的12.9更像是你们部长们的成果,而不象去年那般部长带领着部下共同完成。传承很重要,把该传接的东西传下,该改变的同样需要改变,就像冬训、雪山章程,始终都是贯穿每届人的实际情况;但该留的必须留下,就像会歌,不知是否大家还记得?

       协会本身就是一家,不分漳州和本部。我记得我大二时在一次论坛上公告冬训名单时写了一个”漳州校区名单“就被张淼(当时理事长)骂的够呛,当时觉得很冤枉,觉得他非得没事找事干。可真的是这样,现在很多事情大一大二都分开处理,很多东西也两头各一。就连12.9,雪山报告会,都好像是漳州在独立举办,这样真的不好,协会是需要共同做事的,而并非大一大二之分,那么将来的将来当厦大分出了翔安,我们是否会变的四分五裂?当然有些是忘了去做了。

      安全意识,很多人觉得虽然重要,执行起来未必到位。很多人都很爱冒险,特别是我们这样的社团,很多人都冲这个而来,而特别是男生更为冲动。我们作为一个学生社团特别是这样经常触及”危险“的社团在学校一向是被领导”重视“的对象,也就是大家看到的雪山不批准。而年年似乎都有那么一些让觉得惊扎的事情,要不是自己在姜桑拉姆差点滑到悬崖下,我今天也不会那么迫切的说这个东西。而日常的活动又是由部长带领,是否真正考虑过危险,也许你不在乎你的生命(或许是你没有触及),但协会不能因为你的个人失误导致7年的辛劳毁于你之手。安全真的是重中之中,如果不是这样,雪山就不会出现3年未登顶的情形了

      我相信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大家力所能及的东西,哪怕什么装备的管理、维护人员不够,装备使用不当;事情没人帮忙这样的情况都似乎不在话下了吧。其实说实在很多东西都没啥好说,都重在行动。你在协会下来就会处在三种阶段:1、只做不想。2、又想又做。3、想多于做。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对,可这就是代表你的前3年(如果你们真的想坚持执着下去的话)。那么,你们的方式方法再怎么不一样,再怎么创新你们的思想,那样只会给协会增加光彩。可能我说的东西都是过于夸大部分事实,这不在主,主要是希望你们注意到这些情况。更良好的沟通、更稳定的进行

        像冰晖说的,该死的还不死,还拼命管。也许吧。我比较爱管闲事。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在走前能将以前拿来的东西,再放回来就是这样。哈。辛苦你们看完这么长的东西,只希望里面哪段对你们或许有那么点用。那就算今天没有白打这段话了。

                                                                                                                                          ———— 兴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答复(2008-2009学年第八任会长张明明

关于129的结束,关于兴昊的信,关于负责人的更替   

129刚结束,不知道大家心中是否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那就是你们不再惧怕了,你们已经彻底担起了协会的新一届。

对于部长会,每年的129都是个分水岭,想走的走,愿留的留。05,06两年都是,可以说06年体现到极致,但是你们这届暂时好像没出现,很不错啊。

但是这次129也体现出一点点问题。

129能体现一届部长会的行事风格,06届的人思维缜密,想的很周全,并且很会利用资源,几乎129那天只是要本部人过来玩的,完全不需要他们帮忙,我们的工作人员绝大部分是当时你们大一和大二的老会员,比如邓陈露,吴淑锦。。。;07届的喜欢部长们自己弄。特别是劲松一个人做了好多。那次周六我和兴昊过去漳州,晚上就看见劲松一个人在那比划啊,想啊。然后我们就帮他理,把要做的一件件事情写下来。我们都急的不行,问他为何老是一个人在那弄,不叫其他的部长帮忙和大一帮忙。他只是傻笑。部长们很团结,但是没有想办法去吸纳其他的非核心会员,没有去想办法让08级的参与进来。其实129的工作人员几乎日后都是协会的骨干,因为当他选择放弃参加比赛去玩而选择过来帮忙,他就心里选择为徐妈做事情了,就选择留在徐妈了。

这里面就涉及到兴昊所说的传承问题,那也是我大二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带你们外出去玩,哪怕是上后山,去偷杨梅。。。。。。的原因。特别是社庆,我没让一个其他部长参与,就是我和你们大一的,因为我知道06的部长们都有自己明确的追求,但这些追求之中没有登协,所以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你们身上,我希望把我所有在徐妈学到的和培养的渗透给你们。希望你们能明白徐妈家有一直坚守的人。

所以我希望你们大二的在未来的日子里,多陪陪大一的,多主动跟他们接触,多表扬他们,接纳他们。在心中你们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他们很崇拜你们,而且他们很想进去徐妈的这个家,想融进来,希望你们能及时打开这扇门,不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外人。

还有你们做事的一个问题,就是缺乏计划准备。不管是一次外出活动还是129大活动,这种都需要提前就做好计划,而不是等待到那一天。比如外出活动,应该提前一周就把队长和路线定好的,然后这样带活动的人才有充足的时间去看往年的计划,去请老队员。。。又如129,1个月完全没问题的,去年的趣味越野也只花了一个月时间,但是工作量比这巨大的多。我当时为什么说11月底办,就是不想冲到冬训,但是结果还是推迟了。你们经常事先不提前准备,事情来的时候匆匆忙忙,不知道你们是否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所以给你们接来的工作提2个建议,一是记得多向大一传承协会的精神文化,你们是哥哥姐姐,哪怕一言一行,二是,做事先前准备充分,计划妥当


关于兴昊的那封信,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也算是谆谆教诲。不过兴昊肯定不会离开徐妈的,只是目前他需要做好他的工作,走进他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但不管怎样他都会跟大家在一起的,只不过他不会再亲手参与那么多事情了。兴昊真的是为协会鞠躬尽瘁,大二我做负责人的时候就没少让他操心,他做会长的时候更是把协会前面整个东西整理了一番。哎,现在他也该休息了。

我也想跟大家说一说每届会长与负责人。

    老大当年创立协会的时候,过程的艰辛可想而知,到后来因为协会工作量很大,身为理事长的李阿姨因个人工作原因原因辞职请求离开的时候,老大,大师兄,伊涌(第二任会长)恳切挽留才留下来继续做理事长。这时起也开始铺垫了协会的艰辛之路。

第三任会长吴琪带队去雪山的时候,那个时期是协会处期最艰难的,连队员都找不齐,装备更是凑的相当辛苦,用的都是军包,那一年登山队只有8位队员。

阿培做第四任会长的时候,恰好那个时候是漳州校区的第一年,然后协会的活动主体也移到了漳州校区,凭借罗昊(第五任),张淼,魏冬他们的辛苦耕耘,协会在漳州校区扎问了根。04罗昊做会长。牧天担任漳州校区负责人,后来不久出国,同一年婷婷接任负责人,(跟你们这届有点像)。05年大灰狼做第六任会长,兴昊做负责人。06年兴昊做第七任会长,我做负责人,07年我做第八任会长,劲松做负责人,接下来赵凯接替劲松。这7年来的历史不长不短,但是真的是辛酸史,上千名会员中,一部分因此而升华,知道徐妈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另一部人与之过往而未体味到其中真正的意志。

做会长也好,做负责人也罢,都是巨耗时间和精力的。大一大二还好,当时可以放手去做,没有太多顾虑,也是为协会最奔波的时候,所以负责人都是协会忙碌的写照。而到了会长,因为学业和地理环境等等现实因素,肯定做事方式不能像大一大二了,但是其焦虑程度不亚于以前。至少我现在很操心。

先我顺便给大家说说我要做的事情吧。接任以来,先整理上一年的资料,然后做出全年计划。接着就是一系列出现在纳新,会员大会,雪山报告会,社联大会,四大类委员会,冬训动员会,理事会,129这些上面。然后11月份写了一个星期全年总结(十佳评定就看那个),协调漳州和本部事务,通知本部新会员参加活动,11月中旬到现在一直在做和中大联合的事情,包括外联策划,联合细节,期间还有选山(正在持续进行),然后就是冬训安排。下周本部十佳评定。安排好演讲及答辩。明年接下来就是4,5月份的本部定向和攀岩赛,山鹰挑战赛,然后就是雪山的更为细节的东西,包括准备各个文件,联系西藏,选拔队员,外联赞助。。。。。。

自我做会长以来,我很抱歉不能想在漳州时那样带各位弟弟妹妹玩了,关心大家的也不多,真的很对不起。每次你们问我去不去干嘛,我说没空,我都很惭愧,我经常想要是自己会分身之术就好了。

对于本部情况

04年本部有罗昊和张淼,魏冬,05年本部有大灰狼和二六,06年有兴昊和小强,永辉。而我这年男丁实在少,很多东西我只能一个人做。前面这些都可以被称为黄金搭档吧,一人主持协会内务,做雪山,一人做技术。而我实在顾不来,所以连倩文都被拉进来弄攀岩了。

我想大家应该觉得会长应该跟做负责人时一样,要经常的出现,也许兴昊给大家这样的印象了。其实前几任会长与大二大一的联系因为条件限制其实都达不到那么频繁,兴昊情况特殊,因为他是美术系,时间比我们其他会长多,而且他家庭条件比较好,他热爱这些户外活动,但就我个人而言,我的专业限制及家条件实在让我达不到他那种和大家的联系程度,前几任会长也是,我也就见过罗昊两次,大灰狼去漳州时间也很少,只能在本部见到。要是我是其他系比如经管类文科类就好了,而不是这种基础理科类。(或者家里是大款,不用我操心怎么养活老爸老妈,哈哈!)我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说了那么多,希望后面人不要吓到。在协会做了多,收获也是巨大的。尽管我选择了协会而没有去学生会,没读双学位,没有考G考T出国,甚至某天可能报不上研究生,我想我肯定不会后悔。协会恩赐给我们那么多兄弟姐妹,教会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去承担,这就够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你们从大一到大二,也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学会了去付出,去做决定,去成为一个战士。你们是协会的白金一代,一定会将协会的做的更好的。一转眼,赵凯成了老大哥,小冰晖也从以前的惊惊咋咋变得考虑周全,饶拉也变成课装备部的大姐,处世有原则。。。。。。各位弟弟妹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说了这么多是想告诉大家,你们长大了,而我也在和大家在一起努力做好协会,本部可没在偷懒,或者不理大家了呢!协会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哪能离开,我们一起共勉。最后希望各位部长129以后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迎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牵你们的手,你们也牵起08级的手。


关于劲松的离开,我想很多人都舍不得他,他也舍不得大家。当时选负责人的时候我心里就很清楚他迟早要走的,但是我们知道他非常渴望带着下一届部长会向前走,也知道他会努力做,所以还是让他做了。就我个人而言,每次看见他在那一个人做事情,我心里很难受,甚至有时会觉得不应该当时让他担下来,因为那些是我自己经历过的,那些滋味我很清楚。不过劲松是一个勇者,他受得起这些,我相信他这半年也学到很多,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他不会后悔。他腼腆的笑脸会印在每一个人心中。

聚散离合,人之常事,该走的路还是要走的,我们这边商量决定接下来赵凯接任漳州校区负责人,带着大家继续。相信这也是众望所归,大家一起努力吧。


看了兴昊的话,感觉说的虽无章法,但真的很透彻,很感动我!小明的话则带给我莫名的感伤,并令我萌发出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感觉!在这儿,我就作为第三个人说点我想说的,没稿子,也就想到那儿说那儿吧!

          劲松,和他的熟悉应该是在冬训时的桃源仙谷吧,我们在一间屋内同食同寝,于是有了“蜘蛛侠”的叫法,于是知道了他的细心,留意到他那独有的充满着真挚的傻傻的笑......初识到相识,相识到熟知,朋友,兄弟...雪山集训时,记得他说过四个字:朋友,一生。我非常认同,真的,尤其是雪山归来,想想不长的日子,环视自己身边,有那么一群真正称得上是生死与共的朋友,“一生”这两个简单的字眼会变的非常的有深意,当回首往事时,自己会心的笑着,了无一丝遗憾。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到了分离的时刻了,我心里的确很难受,总是感觉自己跟他最亲,他这一走,真的就好像是在心上揪肉一样,痛是痛的,但总不能拉住不让吧,那是属于他自己的路,也许光明似锦,也许遍布荆棘,也许...我劝自己别太小家子气,对于劲松,对于我们,好玩的才刚刚开始,精彩的还在后头呢,比起自己的难过我更多的是想祝福他吧,不管怎么样,希望他都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我希望大家也都把他当作是个离家的游子,走得再远,家在这里,劲松是会回家来的!

         劲松走之前,小强和小明曾问过我,是否有意接下他这个担子,当时我没明确回答,原因在这里说明一下,我不像兴昊是学设计的很仔细,很理性,懂很多的高科技,自己是个纯绘画的艺术生,也许是养成的,也许是天性使然,我总是懒懒散散的,对高科技电脑什么的也没什么兴趣,更多的是泡在种种图书史志里,我觉得自己履行不了这么重大的职责,为了协会大家庭的更好发展,我客观的评价自己是不适合任这个职位的。如果说劲松是个帅才的话,我顶多称得上是个将才,我缺乏对全局的控制力和了解能力,并且这些能力由于自身的原因是明知道有也不能提高的...这点我很无奈,甚至在一段时期为此而忧郁过,反思自己,从成为体训部长之后,我尽力改变自己,大家平日里也许感觉我嘻嘻哈哈,善辩能言,其实当我自己独处时,我往往沉默寡言,我想,这才是主导我的真正的人格,但负责带训练后,总是平坦的应对是不可取的,他们需要感受得到大家庭的温暖,得到照顾与关心,我需要改变,我努力使自己变得有责任心,有责任心之外的责任心,通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终于勉强步上正轨了!现在,我又需要改变了,我被告知,劲松走后我要接班,思想准备不是没有,但还是有些突然,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这可能是劲松,但绝不可能是我!我已经对我自身的缺点有过粗浅的剖析,但肯定还不全面,既然接下了,自然不能让好朋友好兄弟失望,自然不能让本部的一些老家伙失望,自然不能让大家庭失望,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我自身必然会有很多缺点暴露出来,在这儿我希望我们一起共同奋斗过的人接着挽起手来共同奋斗,有什么不足,我们及时改正,有什么问题,我们群力解决,小明说我们是白金一代,那好,我们就是白金一代,就作出对得起这个称谓的成绩,让大家的情谊在为同一个目标团结奋斗中升华,这需要我的努力,你们的努力,我们大家的努力。当然,包括劲松,因为他从不曾离开,过去,将来!
——张明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源于协会资料部硬盘(朱凯峰)


发表于 2018-10-3 1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好多东西都值得学习。
协会的形象,创新和传承。

“聚散离合,人之常事,该走的路还是要走的。”

点评

我也来啦  发表于 2018-10-18 10:16
开始翻看历史的时候,你已经深爱这里了  发表于 2018-10-3 16:37
发表于 2018-10-18 11: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莫名流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3 11: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四段文字应该是赵凯的回复吧
发表于 2018-12-23 10: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凯峰搬运
发表于 2018-12-28 09: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大二的升大三后就像进了后宫,享清福。而自己的一年从早到晚拼出的经验并没有给新到来的人们一个交代。而固然又是一年盲目的摸爬滚打,更不用说事隔一年的12.9了。

来翻老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1-22 22:09 , Processed in 0.1301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