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zazha

[2018甲岗峰] 2018厦大甲岗峰登山队抒情队记——马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22: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azha 于 2018-10-28 22:46 编辑

十三日
    早晨起来,七点。东晨客栈里头还是一片寂静,只有我们的人在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小声响。起床穿戴完毕之后,走出房门。
    即使是盛夏,拉萨清晨的空气中也依旧弥漫着寒意,像是金属一般的冷冽。装备都还在车上,一个又一个的大包从车上卸下之后,只剩下了需要归还的装备。由于我们的房间只睡了三人,空出的一个床位便用来放了装备,大包小包的,堆积在空床上,看上去比我宿舍还乱。
    客栈的隔壁就是两家面馆,虽然是两家,但菜单和味道却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是门口右边的那家老板娘总是笑眯眯的。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便去学校还了装备。之前有来过一次,就是来租借装备的时候。当时一进门就看到高高的岩壁立在路旁,中间是标准的速度道,左侧则是一个野外岩壁的模拟,让人看了羡慕不已。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这么好的岩壁啊......
    岩壁旁边,便是一面抱石墙,五颜六色的点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墙上。看着就有上去爬的欲望,可惜没带岩鞋.......
    虽说西藏的日出是会比厦门晚很多,但是九点多了,学校里依旧不见人影。我们只好把东西摆在仓库门口的路旁,然后离开。

    其实这些我都不太记得清了,那天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也忘记了,好像什么也没做,好像做了很多,只依稀记得忙来忙去,却始终记不住自己在忙些什么。
    也还记得大厅里的按摩机,还有大家坐上去的时候的各种表情。
    也还记得客栈出门左转二三十米的洗澡店(原谅我忘记到底是怎么叫了......),拿出自己的洗面奶和沐浴露,加上还装备回来顺路买的洗发水以及之前买的护发素,打了一遍又一遍,却总感觉身上脏脏的,浑身不舒服。
    本来就不多的沐浴露打完五六遍之后也慢慢见底,然后听到对门的马西则喊我名字借洗发水沐浴露......好吧,省着点用就行,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然后我就听到了铭远叫我借洗发水和沐浴露.......
    洗澡房里头是有两个喷头的,还有一个花洒,以及一张凳子......坐在凳子上,开起热水,让热水冲掉身上携带着脏东西的泡泡,像是蒸桑拿一样。
    洗完之后擦干身体,却总还是感觉身上有些许不自在。但总不能浪费水啊。然后一想,自己不已经浪费了吗,心里顿时有些愧疚,然后再一想,我TM都十几天没洗澡了,一天用完十几天的量有啥毛病?
    没毛病。

    穿上干净的衣服,感觉自己又重新变得帅了起来。走出去,大家这个时候已经都在外边吹头发了。
    之前在山上的时候,我们有在聊天聊到耳机,说着陈老师家里有一个beats的耳机,但他儿子就是不要。然后我开玩笑说:
    “那就给我呀,我要。”
    陈老师笑着说:“那你认我做爸爸,我就给你。”
    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怎么会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给打到呢?当然是果断地拒绝了。然后陈老师说:
    “认我做你爸你不会亏的,你看我是不是和你爸差不多大.......”
    然后星号,西则和铭远这几个就在旁边煽风点火,不停地说对啊柄然,快叫爸爸.......


    过了一会,陈老师也出来了,边付钱边和老板聊天。聊着聊着突然指着我说:
    “我带我儿子们出来旅游的,这个是我大儿子,”然后指锋一转,指向西则“这个是我二儿子。”
    我擦当时我就不服了,你怎么能这样占我便宜呢?但是既然被占了便宜,那就不能就这样,不作反击岂不血亏。      然后我灵机一动,想到上边写的在山上的那件事,目光中闪过一丝机智:
    “耳机耳机!”
    陈老师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大手一挥:
    “行,没问题,回去就给你!”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十四日
    早上托运完了所有的装备,然后便是大厅按摩椅十二元套餐爽一波。
    中午的时候出去找吃的,看到一家俞锦记,哦不,渝景记,然后顺着招牌就上了楼,发现走错路了.......人家虫草大厦不让进的,不过好心的小哥哥给我们指了路,就在隔壁的酒店楼上就是。
    一进酒店大堂,我的心里和嘴上想说的都是“卧槽”。这尼玛太豪华了吧,我开始担心我们是不是一不小心误入了腐朽的资本主义老巢。但是旁边走在前边的赵老师让我冷静了下来,虽然我们没钱,但是赵老师有啊。
    坐下之后,打开菜单,发现真的只是多虑了,虽然不能说是便宜,但也不贵,估计光吃菜吃撑也才一人七八十。
    当然,这是把唐铭远同学排除之后得到的结果。
    最后当然是吃的很开心,不吃辣的纳纳专属的清汤锅里烫的菜永远吃不完,而辣锅里的菜永远活不过一句骚话的时间。大家还点了啤酒,然而,像我这般烟酒不沾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只是点了一杯果汁。
    可能是报应吧,辣锅烫青菜然后直接吃虽然爽了一时,但让我在接下来几天狂拉肚子......

    晚上开了会,说了很多,尤其是星号。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是最早的一批会员,为协会做过很多。说了很多,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开完之后大家都很困,尤其是田园,然后都不是那么的开心。
    回到房间,准备睡觉了,然后杨洲晚一步回来,问我:
    “去不去吃烧烤?”
    烧烤?!我擦,那必须的啊。
    我以为只会是几个人的,没想到一出房门,我擦七八个。然后在店里坐下不久,困意十足的田园也来了。最后只差了赵老师......
    谁让他一个人一个房间呢,然后估计大家都懒得去叫他了......

    忘记了烧烤店里的灯光是白是黄,只记得街上不见行人踪迹,冰箱里只剩下一些残余的青菜,连肉都不剩多少。
三张桌子拼在一起,却依旧坐得很挤,但却显温馨。
    西则和铭远从开始就一直在说故事,陈老师则时不时插上两句,往往引得全场大笑。星号则坐在旁边,时不时拿西则开玩笑。
    每一次上菜,一人一串盘子就已见底。嘉舜就贤惠地把每一串分开,然后大家用竹签叉着吃。
    雪山队集训的时候是有说十二点之前必须睡觉的,但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大家却仍然没有要睡觉的意思。就像是一起做贼一样。
    很多东西我记得不太清了,可能是因为过去太久了,也可能是因为太困没有好好去听。
    隐隐约约,记得点了啤酒,我忘了喝了一杯,还是没喝。但田园一杯下肚滴酒不剩倒是记得很清楚。
    看过书上有说,黄色的灯光是最能让人放松和感到舒适的。记忆里,这段回忆总是渲染在黄色的灯光下,也许不是因为灯光是黄的,只是因为太过美好,太过让人难忘,才变成了温暖的黄色。

    回到房间,已经有三点多了吧。算是放纵了一把,自己脱下鞋,往后一倒,就睡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22: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偷偷更新一波,应该没人发现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22: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攀岩手皮又磨掉一层,打字手都疼......
发表于 2018-10-28 23: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抓住你了,妈的,明明是我被占了便宜好吧,你莫名其妙就做了哥,我莫名其妙就多了个爹
发表于 2018-10-28 23: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铭远当时没跟我们去洗澡
发表于 2018-10-28 23: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小子就顾着看女生去了,我【哔】对着吹瓶子你咋不记得....
发表于 2018-10-28 23: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烧烤这事真的是不谋而合。。。。(除了赵老师,嘉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弓长西则 发表于 2018-10-28 23:45
铭远当时没跟我们去洗澡

那应该是杨洲了~懒得改了,这样子写效果也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3: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离开拉萨的那一天,是八月十六日。
    我还记得司机把车停在青旅前的时候,摇下车窗向我示意的右手。还记得拉萨站前站岗的士兵向我们示意从另外一端进站。还记得过安检时前方的两袭僧袍脸上挂着的那种从容不迫和淡定。也还记得在候车室里等待时的那股躁动不安。
    右前方的大妈带着她的女儿也在等车,女儿似乎不太喜欢和她妈妈说话,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她妈妈只能是在自言自语,半天换来女儿的一句漫不经心的“恩”。左手边的大叔在和他的朋友大声地吹着牛逼,戴着耳机都能听到那股眉飞色舞。
    直到上车了,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放好了东西,才最终是感觉放下了心。我之前有问过嘉舜来着:
    “既然我们去的雪山大家都没去过,那老队员和新队员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呢?”
    “没什么区别。”嘉舜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
    现在,我当了冬训队队长,才发现,抛开技术上的差异和那些环境下的经验,的确是没什么太大区别。
    只是,每一个决策,都需要自己亲口说出来,亲自执行或者派人执行。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队伍里的每一个人一起承担后果。
    一支队伍就像一个完整的身体,以前我是手臂,现在我是大脑。若是哪一天我抽了,进水了,吃苦的先是其他队员,然后,疼痛才会顺着神经传到我这。
    离开拉萨后,我知道之后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把协会扛在肩上,也知道我们这一届会比较不一样,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快得我还没来得及成长到与之匹配的高度,那股重量就已经压压到了我的肩上。
    看了我的队记的人可能会觉得前边的内容总是那么空洞和缥缈,缺少内容,只是复述和简单的情感表达。其实一开始的队记我并没有倾注那么多的感情和精力,一是记忆不太清楚,二是还没想好该怎么写。
    慢慢地,自己一边写一边摸索那种感觉。后来开始对自己加上了一点限制,比如必须写到多少字才行。可能对于有的人来说,过多的字数限制只会让文章充满空洞与虚假,而对我而言,这样反而能让我静下心来,思考怎么才能把自己的内心感情表达得最真切。
    因山而来,因人而留。
    登顶之后,彩赟问我登顶是什么感觉。我回答,没什么感觉啊。
    我真的一度以为我会很开心,甚至会像《登山之路》里的那位老徐一样,哭出来,泣不成声。
    但我没有。
    心里只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平静。苍白得像雪,缥缈的像云。
    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或许是训练对我而言还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对我而言,没有那么的刻骨铭心。
    没有刻骨铭心的痛苦,也就换不来深入骨髓的快乐。
    记得的是长泰拉练,拉肚子,然后爬台阶的时候,低血糖加中暑直接倒在了路边,从领队变成了被收尾。
    也还记得冲刺完之后,全身湿透,然后一个人穿过漆黑的网球场。
    也还记得每一次爬楼梯爬上一层就报一个数时的那份斗志昂扬。
    或许我天生如此,注定不该享有那份奋斗得来的喜悦。在奋斗之时,痛苦吃遍,委屈与疼痛在内心积攒。那股不安与躁动像气球一样膨胀,但到最后,针扎上去,才发现它没有一下炸开宣泄出来。
    本以为是个气球,到最后才发现是个皮球。
    针扎上去没有炸,只是泄气,一切都烟消云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3: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队记完结汇总


队记.docx

125.69 KB, 下载次数: 3

发表于 2018-12-25 19: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登顶之后,彩赟问我登顶是什么感觉。我回答,没什么感觉啊。

很真实
发表于 2018-12-25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登顶的时候,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点评

这才是登顶的正常情绪嘛  发表于 2019-5-11 10:28
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9-5-11 10:28
老顽童  发表于 2018-12-25 20:44
发表于 2019-5-11 11: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以为是个气球,到最后才发现是个皮球。
    针扎上去没有炸,只是泄气,一切都烟消云散。

哈哈哈,这个比喻绝了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为啥在我论文刚看完,ppt还没做,明早就要课堂展示的情况下看完了这篇队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19-5-21 19:45 , Processed in 0.1385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