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27|回复: 20

[往事追忆] 我与协会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0 23: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辰祥 于 2020-8-4 10:35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本文背景:

    最近,协会公众号发的一篇名为《登山队对同学关于我队队员负重爬楼训练过程产生困扰的回复》的文章在协会的老徐群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这件事情不是大事,但却一石激起千层浪,炸出的老徐们覆盖了几乎任何一个年份。也许就是这个契机,老大提出了他一直以来对协会问题的担忧,于是群里的讨论从这篇文章的措辞变为了协会未来的路在何方,我们作为老徐们能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引来了众多老徐们旷日持久的讨论,虽然现在还没有实际的举措落地,但是在接下来,老徐们将更多地关注协会应该已是势在必行。

    这件事情最先建立起来的就是协会前15年的会长交流群,我在群里看到老大说了一些协会近两年发生的事情和看法,感觉十分震惊,故也开始回忆当时做会长时候看到和思考的事情,准备分享给大家。但是我回想得越多,越觉得一言难尽。我搜索了论坛,这么多年,只有雨笛一个人写过会长总结,总结是抽象且阅读不友好的,所以在协会公共平台中,会长多少会显得比较神秘。那么我想,不如就在论坛里,讲讲我在协会的故事,主要是我对当年的回忆,同时也能让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了解一下一个曾经当过会长的人在协会成长的故事。


    附言: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何辰祥,2015年冬训队队员,2015~2017年三年的登山队队员,2019年登山队队员(临行前身体抱恙未能参与登山,但是参与前期组织);2015~2016学年度会长,一年会员担任会长(我是协会第一个一年会员会长,即第一年会员,第二年会长)。最近两年,协会总出现一年会员会长,我也想在这里仔细讲讲一年会员会长的酸甜苦辣。

下文为更新:
    在写了一部分内容后,发现跑题了。
    初衷是写一篇“政治文章”,能让新人知道会长是做什么的,能让初入部长会的人知道协会管理层某一年的历史,进而获得一些指导。但是现在我已经向“记录文章”的方向写,无法回头了……也好,也许可以给大一协会的新人看看,也许可以帮助他们思考一下大学应该如何度过,毕竟我当过班长,进过校会机构,还在龙舟队这种半社团半校队的机构呆过,也玩过大社团(登协),小社团(某文学社),经历还算是比较丰富。肯定可以给新晋管理层看,因为关于会长的部分,我不会有任何的偷工减料。





 楼主| 发表于 2020-7-20 23: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辰祥 于 2020-7-31 10:00 编辑

因工作,所以慢慢更新,应该会花比较长的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20-7-21 19: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辰祥 发表于 2020-7-20 23:18
因工作,所以慢慢更新,预计本周三写完

因为已经在会长群里写了简单的心路历程,所以这里不再有时间压力,所以详细写,慢慢更,希望多点可读性。
发表于 2020-7-22 13: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2 15: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三前来查更新
发表于 2020-7-23 11: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鸽声依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1: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会长群里已经汇报完了,这边不着急了嘛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1: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工薪阶级的悲哀
发表于 2020-7-24 21: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三前来查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22: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先说声抱歉,但是!不要说我放鸽子!本来是上周一(2020.7.20)想在“徐妈会长群”里发表一下我的个人看法,结果刚要打字,觉得要写的好多啊,干脆论坛开帖子写写吧,于是就有了这个帖子,并简单思考了下写些什么,就定了个周三。下班回来后一想,发现要写的东西好像也不少,写在论坛里面,太短了不详细,太长了罗里吧嗦不适合当“工作观点”用,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就在会长群里把我要说的汇报了,那论坛这篇就可以详细一点,罗里吧嗦一点了。
不要再说我放鸽子了

发表于 2020-7-29 10: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31 07: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鸽就鸽 其实也是一种不鸽

点评

慢慢更,最近比较忙乱  发表于 2020-7-31 10:19
 楼主| 发表于 2020-7-31 09: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辰祥 于 2020-8-16 23:58 编辑

我的故事,还要从我没有进入协会的时候说起。

与徐妈偶然间的缘分
       2013年,怀揣着充满高中生特质的憧憬和雄心壮志的我来到了厦门大学,在专业课程还没有开始之前,就一直在思考着,大学阶段,学习之外到底要做些什么。彼时的我还不懂得刷知乎,不懂得天涯论坛,手机里面的QQ群和群邮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什么都不知道,空抱有一腔鸡血,于是报名了班委,报名了厦大青协(厦门大学青年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报名了学院的辩论队。后来,在学院给新生开设的大学生生活的教育课上,我看到了校龙舟队的照片,当下就给辩论队发了拒绝的短信,意欲加入学校的龙舟队,正巧,就在教育课开完的第二天中午,我就在海韵看到了龙舟队纳新的摊位。那时候的海韵还没有塑胶跑道,也没有海韵十六十七,当时海韵十六十七的位置是篮球场,烈日之下,只有龙舟队一个摊位,有点简陋,也有点不羁,扎眼,也耀眼,我去了,就成为了龙舟队的一员。
       龙舟队是个雷厉风行的团队,九月底就开始了稳定、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加上入选了班委,入选了校青协,我心里没再有过再参加其他活动的想法。十月初,百团大战来了,龙舟队要求我们要去百团大战现场摊位报名,就在那里,是我和徐妈的第一次相遇。
我和舍友结伴去百团大战会场,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我们两个都目标明确,他直奔吉他协会,我直奔龙狮龙舟协会,在还没找到龙狮龙舟协会摊位前,我被登山协会摊位前摆的装备吸引了。那时候,登山在我心里的印象还是初中时候的一篇语文课文——《他们登上了世界之巅》,文章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荣誉感,暴风雪,氧气管,国旗和死亡……。在我看来,登山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竟然有一个学生社团说自己就是要带人登山的!听起来像吹牛,但是装备都已经摆出来了,棉衣棉裤防毒面具,(冲锋衣裤,雪镜)好像有点那么个意思!
       我刚走近摊位,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就主动迎了过来,问我:“有兴趣加入吗?”我:“你们真的会去登山吗?”“会。”“是去攀登雪山?”“是。”“都什么时候去?这就是登山的装备吗?”“每年暑假都去,这些就是登山的装备,要加入吗?”“先算了吧,我已经加入龙舟队了,没时间参加这么多活动。”听我这么讲,这位高高瘦瘦的人也没在我身上费太多的口舌作说客,我便与登协擦肩而过。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这个协会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如今看来,我已经完全记不清楚当时接待我的是谁,根据唯一记住的“高高瘦瘦”特征,也只能猜测是栋俊或马彪。
       大一的时光如午后的阳光,平平静静,波澜不惊地流逝。我的生活就在日复一日的学习、训练和校青协断断续续的工作中度过,半年过后,我觉得这不是我当初期望的大学生活的模样。龙舟这项运动很酷很热血,但是每次训练,都觉得再怎么划也出不了情人谷,也出不了围着情人谷的这片山;加入校青协初衷是为了志愿者活动,进入后才发现做的东西和志愿工作没半毛钱关系,总是整一些我弄不清意义的工作。我从高中时候就有比较强烈的骑行的愿望,再加上大学相对自由的时间和仍旧有些闭塞的生活,我开始慢慢地想走出去,走出楼宇之间,走出情人谷,于是,当初百团大战时候看到棉衣棉裤防毒面具,开始偶尔地出现在我的潜意识中。

发表于 2020-7-31 10: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是总结,故事是故事。正经的听过了,传奇曲折的更想听。我也催更+1,码字累,码出来后就是永不磨灭的文字啦。
发表于 2020-8-7 18: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7017633号-1|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2-6-30 08:59 , Processed in 0.11905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